无论中国和美国之间时好时坏的贸易战将何去何从,中国和澳洲之间的政治关系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往更加糟糕的方向。

今年,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只会加剧。

本周,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数据中,中国对澳洲投资的大幅下降仅仅是转变的一部分。澳洲决定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的全球电信巨头华为参与5G移动网络也一样。

在中国去年大部分时间禁止澳洲部长访华之后,处于保持外交关系状态的愿望,堪培拉没有人想要过于具体地提及中国。

冰冻三尺的外交关系主要是因为中国在2017年底被时任总理谭保的激烈言辞所激怒。针对工党前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与中国商界领袖的金钱联系,谭保宣布立法减少外国对澳洲政治的影响力。

尽管莫里森上台后重启了澳洲部长对北京的访问,而中国对澳洲铁矿石和煤炭等主要出口的需求依然强劲,但这种关系中的毛刺只会变得更加难以控制。

在过去十年中,澳中关系出现过几次紧张时期。例如,陆克文某次访华时触及人权问题,引发北京强烈不满。但是,艾伯特政府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标志着两国关系的一个高点,双方热烈赞扬了这种关系中的互惠与互信,支持了这个高点。

现在的差异在于,接受对中国将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更加开放的乐观主义已经蒸发的现实。相反,人们恐惧情况会向相反的方向发展,而中国人对澳洲的批评往往很激烈。

堪培拉最近关于澳洲政党和国会遭到网络攻击的警告,并没有直接提及中国,而是说幕后黑手是“国家指使的狡猾黑客”。怀疑是显而易见的——马上引起了中国的抱怨。

澳洲当然不是唯一一个对中国的投资和意图更加谨慎的国家,特别是考虑到习近平积极扩大中国在国外的影响力,并在国内实施严格的党派控制并镇压持不同政见者。

无论是中国对德国工业的投资水平,还是对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贷款影响的担忧,传统上欢迎中国资金的国家都开始反对日益增长的过度影响力。

美国对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不公平竞争的指责也不仅仅是特朗普政府的极端做法。这种新的、更加激烈的情绪现在普遍存在于美国的政治、商业和学术机构中。

其他国家纷纷效仿

澳洲阻止华为进入5G的决定得到了美国安全机构的强烈推荐。但堪培拉的举动只是一个开始,多个国家随即效仿,包括新西兰——虽然英国现在暗示可能继续允许华为参与5G。

然而,澳洲经济尤其依赖于我们的主要贸易伙伴。重要的不仅仅是资源出口的收入。国际教育——主要是愿意支付大笔资金来澳读大学的中国学生——现在也是澳洲一个巨大的出口收入来源。

中国旅游业也处于超速发展状态。然后,所有澳洲企业都迫切希望向日益扩大的中国中产阶级出售服务和产品——同时也面临被中国人的怒火烧到的风险。

吸引了大多数公众关注的是中国对澳洲房地产市场的投资。但这在逻辑上未必前后一致。人们从前担心中国买家不公平地推高了悉尼和墨尔本公寓的价格,但现在又担心房价下跌得太多了。

中国需求下降

根据FIRB的报告,上财年拟议的住宅房地产投资批准额从2016-17年的300亿元降至125亿元。这些数字不只是中国投资,而且尽管中国需求大幅下降,但中国买家仍占房地产审批的大部分。

但澳大利亚法规和融资的收紧恰逢中国当局决定限制资本外流。房价的持续下跌和房地产的潜在资本损失也对潜在的中国投资者以及澳大利亚买家产生了抑制作用。

中国投资的下跌速度远远超过房价。FIRB年度报告显示,中国上财年的总投资额从2016-2017年的389亿元减少至237亿元。这可以部分解释为能源和基础设施等领域的重大项目的不稳定性。但在主席欧文(David Irvine)的领导下,FIRB也明确表示,国家安全评估将“承认出现的风险和威胁”,并且已经阻止了一些中国人对澳大利亚基础设施的竞标。

美国的贸易制裁不过是接下来的几年里澳大利亚与中国那更加微妙却又尴尬的双边关系的一个代表而已。

 

本文译自《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Jennifer Hewett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