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主席欧文(David Irvine)已表示,这个收购监管机构可以跟随美国采取更严格的国家安全规则,以阻止敏感资产最终落入外国人之手,例如,中国可能会收购新兴技术。

但与此自相矛盾的是,欧文在FIRB的年度报告中指出,FIRB还希望“简化”政府的外国投资审查程序,以更好地促进批准海外买家收购澳大利亚国内资产。据了解,联邦政府一直在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讨论如何在复杂的合并交易中实现这一目标。

但FIRB的年度报告显示,欧文及其同事一直在密切关注美国和英国如何打击外国收购敏感资产(如双重用途技术)。这些新兴技术可以被国防部队使用。  

去年,欧文曾前往华盛顿,了解这些变化的“第一手资料”。

“委员会也对海外的外国投资发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欧文写道,“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正在对其外国投资制度进行重大改革,特别是在国家安全问题上。”

“虽然澳大利亚拥有有效的外国投资规定,但重要的是,我们得了解其他国家正在做什么以及我们可以从中学到什么。董事会将继续研究简化和加强外国投资审查程序的方法。”

更强硬的立场

在前任驻华大使、前澳大利亚国内情治机构负责人欧文的领导下,FIRB对中国投资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

自2012-13年以来,由于美国审批数量增加和中国审批数量下降,美国首次超过中国成为批准拟议投资的最大来源国。FIRB表示,美国在2017-18年度获批365亿元投资,其中,房地产和制造业、电力和天然气行业的投资大幅增加。

中国是第二大来源国,已批准的拟议投资额从2016-17年的389亿元减少至237亿元。

西方国家正在重新评估其外国投资法规,特别是在中国企业疯狂购买战略部门之后。

不是澳大利亚的优先事项

保护敏感技术一直不是澳大利亚的优先事项,因为美国拥有更加知识产权密集型的经济,是许多世界领先的成熟科技公司和硅谷初创企业的所在地。

然而,澳大利亚正在推进创新,包括澳大利亚大学与国防部、美国科技公司和国防公司,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中国实体合作开发量子计算。

必和必拓(BHP)和力拓(Rio Tinto)等矿业公司拥有世界领先的采矿技术,而资源公司过去一直是外国网络黑客入侵的受害者。

专家认为,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审查过程缺乏连贯的规定,对华强硬的国家安全机构与财政部和外交事务和贸易部的亲投资官员之间常常事到临头才开始争辩利弊。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负责人汉森(Fergus Hanson)表示,“国防出口管制法案”规范了国防和两用技术的出口,需要加强解决中国人民解放军与本地大学合作开发敏感技术的问题,如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

“外国对手也可以通过网络方式窃取技术,因此应该有网络安全标准,以确保公司保护敏感技术。”汉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