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未能对出口商倾销大麦做出让步之后,澳大利亚农民担心中国将受到严厉的贸易制裁。

据了解,澳大利亚未能动摇中国当局关于食品工业补贴和减税的不满,这是一周来主要对华出口部门遭受的第二次重大打击。中国分析人士警告称,这是北京利用贸易作为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报复的另一个迹象,但同时也是基于对市场上充斥着廉价产品的真正担忧。

该案件也引起了竞争监管机构的注意,业内的老行家能够在信息公诸于众前就了解到中方的担忧。分析师表示,澳大利亚对华的大麦供应紧张推高了大麦的价格,而大麦用于制造啤酒中的麦芽。

周一,中国声称澳大利亚出口商以人为压低的价格出售大麦,而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出口商和生产商必须对此作出回应。

上周,据报导,中国东北的大连港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引发了人们对北京将利用贸易来惩罚堪培拉外交争端的担忧。

协调粮食行业反应的机构担心临时制裁迫在眉睫,因为中国官员已经对由CBH、Glencore和Archer Daniels Midland为首的出口商提交的反倾销索赔进行了两周多的初步评估。

谷物产业市场准入论坛(GIMAF)执行董事罗素(Tony Russell)表示,外交和贸易部官员的负面反馈是为了避免不断升级的争端,这些争端威胁着数十亿元的出口。

中国分析师也支持他们的担忧,称中国对煤炭的限制表明它将毫不犹豫地对大麦和其他商品征收关税。

北京东方农业谘询有限公司的高级分析师马文峰(音译,Ma Wenfeng)也就农业政策向官员提供建议。他说,他还认为澳大利亚大麦面临5-10%的关税,北京即将作出决定。

“反倾销调查将对中国的大麦进口产生影响。然而,今年澳大利亚大麦价格的大幅上涨将抑制中国的大麦消费。即使没有调查,中国的大麦进口量也将大幅下降。”马先生说。

其他中国贸易消息人士称,大麦案是中国对澳大利亚不满的另一个迹象,并将利用大麦关税作为对堪培拉政府网络安全和华为政治问题的警示。上周,澳大利亚和中国都否认对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的限制与政治有关。

分析师预计,由于限制进口澳大利亚的大麦,今年麦芽啤酒的大麦价格将上涨20%。加拿大是澳大利亚在大麦出口方面的竞争对手,但它目前也面临与中国的政治问题。

大麦争端也引起了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的注意。西澳今年取得了创纪录的510万吨大麦收成,但在出现贸易问题之后,向西澳农民支付的大麦价格从每吨约400元暴跌至不到300元。

东部各州的需求支撑了价格,因为广泛的干旱导致粮食短缺并阻碍了出口。

从2014年到2017年,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年度大麦增加了67%,达到640万吨,价值12.8亿元,平均价格从每吨198.05元下降到每吨188.7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