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是一个高福利的国家,

老人和残疾人等弱势群体

在澳洲可以说是最受眷顾,

因为他们可以全额享受不同类型的政府津贴。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能享受津贴“吃皇粮”的

不只是这些群体,

那些边缘化的人——

罪犯

也是澳洲福利颇为眷顾的人群之一…

1.真香牢饭,牢饭真香

《肖申克救赎》告诉过我们:

监狱牢饭吃惯了,

就吃不惯别的了。

(图片来源:网络)

一般人想到的是:

难道监狱里条件太差,

出来以后反而吃好的吃不惯了?

毕竟在我们的印象里,

狱中生活=

阴暗潮湿+残羹剩饭+孤独无助…

但在澳洲,

你的“幻想”将被全部打破!

 

近日,有知情人士爆料称,

罪犯因为在监狱中卫生水平太好、

加上吃的太好,

出狱之后,水土不服时常生病…

 

“澳洲空气实在是太污浊了!

人这么多,饮用水不卫生,

卫生间居然有蟑螂?”

强忍着“杀意”,我看了下澳洲的监狱,最古典的监狱应该是这个——塔斯马尼亚亚瑟港监狱——感受一下那时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环境,突然觉得衣食住行全包圆的罪犯们,不适应外面的花火情有可原。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你打开GOOGLE地图,你甚至能看到墨尔本这个黄金地段的监狱是带星的,好评超过一般酒店…不少住户都发表过“蹲后感”。

(图片来源:googlemap)

我们微报之前也报道过澳洲监狱Brisbane Women’s Correctional Centre,这里面的犯人居然还有免费的瑜伽课,所有犯人都有自己的空调小房间。

(图片来源:7News)

还有的人想在监狱里面洗心革面,“以身试法”的他们曾经奋斗在法律的反斜坡,争取出来之后做个律师…

(图片来源:7News)

有些犯人组织了慈善机构,用弃置的旧婚纱来资助贫困儿童。还有人缝制外套,救助流浪动物(有猫撸)。

(图片来源:7News)

多少穷人都过不起这些犯人的生活,人们必须辛辛苦苦地交房租和供养家庭…

政府曾经斥资一个亿澳币,来建造了这么一个“网红监狱”,有gym,有游泳池,还有厨房…

(图片来源:7News)

罪犯们在这里还能学习烘焙,获得证书,以便走出去之后能够找到好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

新州还有这么一个Hunter Villy的劳教中心(Hunter Correctional Centre),画风是这个样子的:

(图片来源:A current fair)

没有紧锁的房门,狱友们和谐地打成一片,还有个触摸屏,以便犯人网购、追剧,甚至是办理银行业务,表现好还可以叫外卖…

(图片来源:A current fair)

同样,他们接受非常好的教育,这个监狱的安保也十分的到位。

(图片来源:A current fair)

一名25岁的4进宫老人Charlie无恶不作,在这个监狱他格外的老实,生怕得罪隔壁的人,然后跳过来给他杀了,因为这个监狱刮胡刀什么的每天都提供…

(图片来源:A current fair)

作为除却公务员外政府直接管理的这一批人,自然是能够接触到政府核心的一些技术,譬如说是最新的膳食体系等等。

为了让这些曾经吃不饱穿不暖,走向社会歧途的编号们过上正常的生活,澳州监狱煞费苦心,有24小时待命的医疗团队。

(图片来源:7News)

去年红遍大天的“窃·格瓦拉”告诉我们:“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所里面的人个个都是人才,说话也好听,进去了和到家一样。”

当时不理解精神领袖的话,现在终于释怀了…

(图片来源:网络)

人才都在监狱,这话在澳大利亚就格外的应验,先不说RMIT那后面旧监狱中的“澳洲罗宾汉”,单说现代,就出过这么一位“绅士大盗”——高利·罗伯兹。

(图片来源:网络)

这名“墨大最有前途的文学教授”(人家真的是个教授,真的是墨大的)生活所迫抢劫银行,“谈吐优雅,举止不凡”的犯罪过程给银行人员留下来了深刻的印象,被抓后越狱逃亡印度。

然后写下了著名自传体畅销小说——《项塔兰》。

(图片来源:网络)

小编对于城市建筑有着特别浓厚的兴趣,来到墨尔本之后发现老房子的结构特别有意思。

 

维多利亚时期的公寓排楼占据了大部分市中心和边郊的土地,让我十分怀疑那个淘金热的时候,墨尔本就已经人口过剩了?

(图片来源:网络)

后来我发现这两名当年墨尔本的城市总设计师和建筑师是两位牢饭吃多了小偷和强盗…没咋见过大房间。

2. 自由可贵(了)!

墨尔本Ravenhall,一名重刑犯,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带着他的满腹踌躇,迈向了自由的大门。

呼吸着自由的空气的他,吃饭时候终于不用看狱警脸色来说话,洗澡时候也可以用手弯腰来捡肥皂了。

在稀里糊涂走上大街之后,他想品尝一下澳大利亚自由的咖啡豆,于是乎他走向了7-11。

“super—$3”

一个简单的标识就把这位重刑犯拉回了现实。

(图片来源:网络)

与此同时,监狱内外都乱成了一锅粥,重刑犯穿着的衣服都和普通犯人不一样,不知道狱警是个色盲还是色弱。

(图片来源:9News)

监狱对他的评级是“极度危险”以表示对他重刑犯身份的尊重,这事捅到了惩戒署,署长脑壳十分疼痛,先是正反抽了这名狱卒——Jan Shuard十个大嘴巴子之后革了职…

 

然后他拨通了警察的电话“您好,是警察么?我是监狱,我要报警。”

 

“也许你不相信,但是真的是咖啡先动的手。”

刚刚重获自由的极度危险“重刑犯”,居然败给了7-11的$3咖啡杯,抽起来咖啡杯想缅怀一下久违的自由,然而自由却无情地用金钱的冷屁股迎接了他。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在监狱的咖啡都是每周现磨的咖啡豆,铁窗的计划经济下,他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他们甚至已经忘了硬币的背面刻着的是谁,自然也无从知道5块钱的纸币已经改版成这个鸟样了…

(图片来源:网络)

“何不食肉糜”这种问题如果让一名40年狱龄的老人说出来,完全不要惊讶。

在监狱呆的时间过于漫长,让这名放浪不羁的男子忘记了自己的老本行,面对这简简单单的$3大杯咖啡,他忘记了偷,忘记了抢,甚至忘记了街头去乞讨。

“教练,我想找个工作…”

可是这个时候,墨尔本的正常人们已经被整的鸡飞狗跳,这位当事人却毫不知情。

(图片来源:网络)

警察署接到了隔壁的报案,无奈地对真个墨尔本大地区实行了全城戒严。

荷枪实弹的西利托格子花们冲向了街头,那一天,墨尔本的交通出奇的通畅,大部分时间就是看拿着M4的警察指挥交通,治好了很多人的路怒症。

看着各个路口驻守的警察们,重刑犯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时如果没有手机的他去银行激活一下自己的TFN(税号),有可能都会被认定为抢银行,瞬间击毙。

没有银行账户,打黑工?澳洲出生的他没有“黑工”的概念,每周在监狱白吃白喝领60多块钱的他,只想找一份$18.95一小时的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

严密监控下,他回不了家,租不起房,重刑犯监狱可是单人间,靠窗的独立卫浴,这个房型价格在墨尔本可是$550一周。

 

这名淳朴的汉子发现,人生而自由,但是自由并不美好,醒悟的他,自己走回了与世隔绝的Ravenhall温柔乡,完成了他长达一天的例外放风活动。

最后,

惩戒性司法和修正性司法都是各有利弊,根据不同的国情,对待监狱这项重要元素的态度也不太相同。

澳洲政府在看到惩戒性司法导致的大批暴乱之后,决定用修正性司法来“花钱买放心”,但是预算批的过高,监狱设施太好,总会有纵容犯罪的嫌疑

而数据也是这么说的,澳州监狱的“回头客”,一年比一年多,也是联邦政府的一大心病…

当然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澳洲监狱条件再好,

也没人想进去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