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房价在最近两年持续低靡,房子便宜了,但并不代表有更多人买得起房子了。

经调查发现,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有房一族也越来越少了,那么房子究竟都去了哪了?…

1.澳洲年轻人的呐喊,“我的房子呢!”

最近,澳洲经济似乎有回暖的迹象,

低靡的房市终于迎来了要触底反弹的消息,

澳洲也已经避免了27年来的最严重经济衰退。

但最近的调查研究显示,

这些“战利品”并未平均分配,

老年人占据了该国财富的更大份额!

根据Grattan研究所的数据,2015  –  16年间由65-74岁人口组成的家庭,相较12年前,平均富裕了566,000澳元。增长的幅度要远远超过其他年龄层,而25-34岁年龄段组成的家庭仅富裕了38,000澳元。

(图片来源:msn.com)

(图片来源:msn.com)

来自墨尔本的智库经济学家Danielle Wood表示,澳大利亚老年人的这种财富集中可能会损害实体经济!

(图片来源:grattan.edu.au)

例如,对于年轻人来说房价依然是让他们负担不起的昂贵,因此不得不选择住到郊区去,但因此被延长的通勤时间加之澳洲的交通状况,就更不可能找第二份工作来贴补生活了。

“住房负担能力显然是过去十年中澳大利亚年轻人的首要经济问题!”

虽然如今房价已经从2017年中期的峰值下降了12%,但悉尼的房价中位数仍然超过90万澳元,而且这个城市是世界上第三个经济适用房最低的房屋市场。

(图片来源:msn.com)

经调查,澳洲 25-34岁的人中只有45%拥有自己的房屋,这比20世纪80年代下降了16个百分点。

(图片来源:msn.com)

由此可见,年轻一代的澳大利亚人因房价过高而被挤出房地产市场,并对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感到失望。

这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同样也引发了很多社会矛盾,因此,这样的状况也影响了即将到来的大选。

(图片来源:daily express)

拯救年轻人的买房梦也成为了工党拉票的利器。

在民意调查中,莫里森政府的中左翼政党承诺遏制房地产投资者的税收减免,这有助于推动房价超出许多澳大利亚人的能力范围。工党领袖Bill Shorten也承诺废除每年价值50亿澳元(36亿美元)的股票投资者退税 – 这项政策激怒了富裕的退休人员,但更受35岁以下人群的欢迎。

(图片来源:ABC News)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政治分析家Jill Sheppard表示,“较年轻的选民错过了前几代人所享有的政治和经济利益,而Shorten已经足够明智地将其作为选举问题。”工党“正在向年轻一代传播信息,即需要进行公平的改革。”

(图片来源:ANU)

2.澳洲房市现状一览——近四十年最大降幅

一边年轻人买不起房,而另一边最新出炉的澳洲房市报告却也再次表明了房价还在跌!

(图片来源:网络)

根据研究机构CoreLogic的数据,2月份全国房价再次下跌,悉尼的年度跌幅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首次突破10%,墨尔本也不甘落后。

(图片来源:The Australian Business Review)

然而,由于紧缩的贷款条件和紧张的消费者对市场造成压力,市场疲软,房价下跌的步伐正在放缓。

CoreLogic的2月房屋价值指数显示,8个大城市中有6个的月度价值下降。

只有霍巴特本月上涨0.8%,而阿德莱德与之前持平。

(图片来源:SBS)

在悉尼,过去一个月的房价下跌了1%,使去年的跌幅达到10.4%。墨尔本的房价月下跌了1%,年下跌9.1%。

(图片来源:The Australian Business Review)

布里斯班房价本月下跌0.3%,年度下跌0.5%,而珀斯的短暂房屋反弹结束,该市本月下跌1.5%,年度下跌6.9%。

(图片来源:The Australian Business Review)

从CoreLogic给出的数据可以看出,虽然房价在过去一年半里一直在下降——过去12个月中下降了6.3%,但全国住宅价值仍比五年前高出18%。

(图片来源:The Australian Business Review)

Lawless表示:“我们看到,在房价此前以可持续速度上涨、经济状况相对健康的地区,房地产市场状况不断恶化,这一事实表明,信贷环境收紧正对购房活动产生广泛的抑制作用。”

(图片来源:CoreLogic)

与此同时,市场正在停滞不前,全国结算销售额同比下降12.8%,悉尼(-20.6%)和墨尔本(-22.1%)的结算销售额下降幅度更大。

(图片来源:The Australian Business Review)

横向比较来看,地区住房市场价值的表现强于首都,过去12个月住宅价值下跌1.4%,而首都住宅价值下跌7.6%。

“这些地区中的许多地区在经济增长期间看到了更大的资本收益,但通常也显示出住宅价值相对于家庭收入的比率更高,这意味着这些市场的负担能力已经拉长。”

(图片来源:CoreLogic)

悉尼内西区(全年下跌10.8%),西南(下跌10.8%),Parramatta(下跌11%)和内南区(下跌13.4%)受价格下跌影响最大。在墨尔本,东部(下降11.2%),内部南部(下降12.4%)和内部东部(下降15.1%)也无不例外。

(图片来源:网络)

总体而言,Lawless将信贷紧缩归咎于经济衰退的主要驱动因素,预计这种环境将成为“新常态”。另外,对公寓供过于求和缺乏外国买家的担忧也令市场感到沮丧。

(图片来源:The Australian Business Review)

3.本周清盘率

悉尼:清盘率65%,售出总价:$214,124,000,中位价$1,277,000

墨尔本:清盘率53%,售出总价:$212,582,326,中位价$777,000

布里斯班:清盘率25%,售出总价:$5,968,000,中位价$SNR

阿德莱德:清盘率37%,售出总价:$9,494,600,中位价$758,000

堪培拉:清盘率38%,售出总价:$22,349,000,中位价$813,000

最后,不同于国内子女买房,父母多少会“帮一把”,澳洲的年轻人更加的独立自主,因此也会面临更多的压力和负担,房产泡沫的现下也更让他们离买房梦越来越远。而工党在给出承诺后也赢取了更多选票也足以说明了澳洲年轻人对于房市转好的迫切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