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驚慌!BIS Oxford Economics稱,澳大利亞的經濟增長將再延續兩年,創下連續30年增長的記錄,因為宏觀經濟波動性較低,而且澳大利亞能夠妥善處理債務問題。

然而,經濟學家將未來兩年內全球經濟衰退的可能性提高到25%,這可能會帶來一些挑戰。

在分析了來自世界各地的78次經濟擴張後,BIS Oxford Economics全球宏觀研究主管斯特恩(Gabriel Sterne)周二在《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上寫道,雖然越老牌的經濟體往往會表現出更大的經濟衰退風險,但澳大利亞的經驗可能會重寫規則手冊。

「澳大利亞宏觀經濟的低波動性始於20世紀90年代中期,那個時候,澳大利亞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波動幅度僅僅是G7國家平均水平的一半。」斯特恩指出,「根據對關鍵驅動因素的評估,全球宏觀穩定的前景仍然與1990 – 2006年所謂的大穩定期間一樣好。」

他說,澳大利亞獲得拯救的關鍵是更好的宏觀政策,更靈活的商品和勞動力市場,以及好運氣。

然而,澳儲行(RBA),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生產力委員會(PC)都警告過經濟面臨的風險,除非一波重大經濟改革能夠像20世紀90年代那樣引發生產力繁榮。

澳大利亞將於周三公布的去年第四季度GDP數據預計將弱於澳儲行的預測,其中一些數據存在「人均GDP衰退」的風險。

周一澳盛銀行(ANZ)的澳大利亞招聘廣告數據連續第四個月下跌,年度下跌4.3%,是2014年2月以來的最大跌幅。

壓力測試

周一公布的商業庫存數據在12月季度下跌0.2%,是一個小小的「下行意外」,低於市場預期的增長0.3%。但多數經濟學家表示,這不會對GDP數據產生影響,儘管澳盛銀行指出GDP在四季度可能下跌。

鑒於房價下跌及其對消費的影響,澳大利亞出現了經濟衰退的警告,但BIS Oxford表示,澳大利亞成熟的經濟也更有能力負責任地管理家庭債務水平。

他指出,自21世紀初以來,當局通過定期壓力測試加強了金融監管,這使得政策導致的貸款增長冷卻不會造成銀行壓力。

「儘管房地產市場低迷,但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證據表明銀行陷入困境或家庭債務水平不可持續。」

更有爭議的是,斯特恩稱讚澳大利亞在過去十年實施反周期的財政政策,當時政府採取了大規模的基礎設施支出計劃。

但同樣,IMF和澳儲行都警告說,必須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堅定地維持財政紀律,因為創紀錄的低利率幾乎沒有給儲行留下多少刺激經濟增長的空間。

BIS的斯特恩以及該論文的共同作者,經濟學家唐納利(Callum Donnelly)和亨特(Sarah Hunter)把未來兩年內全球經濟衰退的可能性提高到25%。

「澳大利亞可能會受到全球經濟衰退的拖累,但最可能的結果是經濟擴張能夠再存活一段時間。澳大利亞的經濟擴張若能再延續紀念,便足以將歷史證據的重要性牢牢地轉移到這樣一種觀點上,即它是最強大的成熟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