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拒绝了华为提出的建立一个网络安全评估中心的提议,这家中国电信公司声称,这个提议将允许当局审查其设备以确保其安全。

多家消息人士证实,这一提议旨在缓解华为参与建设澳大利亚5G移动网络的担忧,但澳方担心华为的参与将使中国政府有机会对澳大利亚进行网络攻击和间谍活动。

然而,这个提议并没有说服澳大利亚政府,后者去年8月禁止这家中国制造商参与5G移动网络,理由是网络安全问题。

根据英国的类似举措,网络安全中心可以由政府或独立的第三方组织直接派人管理。而这家中国电信巨头将为该中心提供资金,这意味着不必动用纳税人的钱。但当政府宣布禁令时,华为放弃了建设该中心的计划。

当被问及为什么华为的要约遭到拒绝时,政府发言人表示:“政府没有发现任何能够充分降低风险的技术安全控制措施。”

一个突然的决定

华为对设立某种网络安全中心的支持可以追溯到几年前。2012年,在华为参与被禁止建设国家宽带网络(NBN)之后,华为澳大利亚董事长罗德(John Lord)提出建立“国家网络安全评估中心”的建议。

他说,该中心将“测试正在实施的关键基础设施项目技术的安全凭证”。

去年6月,在宣布华为禁令前两个月,RMIT大学网络工程副教授格雷戈里(Mark Gregory)写信给政府,呼吁采取类似的举措,但要测试所有设备,而不仅仅是华为生产的设备。他称该倡议为“电信安全保障中心”。

三个月后,政府回复拒绝了他的建议,并指出已经宣布禁止中国设备的事实。

在美国进行了激烈的游说之后,堪培拉突然决定将华为从5G技术中排除。一个月前,来自“五眼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情报机构负责人在加拿大碰头讨论对付中国间谍活动的方法,之后,反对华为的运动加剧。

格雷戈里教授说,在他看来,澳大利亚政府“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其他人听了这话都会反问‘证据在哪?’,可美国人要我们跳,我们只会问‘要跳多高’。”他嘲讽道,“十年来我一直提议设立[电信安全中心],因为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上周[美国设备制造商]思科不得不关闭其设备的三个后门。问题不仅在于华为,而在于每个制造商。”

他指出大多数电信设备都是在中国生产的。

然而,新南威尔士大学堪培拉网络的主管菲尔(Nigel Phair)支持政府的决定,称5G概念“与华为目前所做的一切完全不同”。“从前的电信网络有核心和边缘组件,你可以让一些供应商做边缘,一些做核心,但5G没有这种区别,它彻底改变了游戏规则,你必须非常小心限制谁可以访问网络。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他说。

澳大利亚政府对华为的主要反对意见是,它受到中国政府的“法外指示”,可能允许北京监控澳人。禁令的批评者认为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规则,但菲尔反驳了这点。“如果是澳大利亚政府,他们必须有法律文书,例如搜查令,他们必须去一个独立的司法机构,在那里他们必须证明怀疑发生了犯罪行为,”他说,“我们三权分立,中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