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全澳失业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仅为5%,但年龄较大和较年轻的澳人仍在努力寻找工作。

62岁的前医疗接待员卡琳(Caryn Hearsch)已经失业7年,被雇主拒绝了743次。这名墨尔本祖母认为她的年龄是主要因素。

卡琳说,她曾申请Aldi,Bunnings和教学助理的工作,但都没有成功。她告诉7News,这些雇主白白错过了一个好员工。“一个不会怀孕,而且从来不请病假的好员工。”  

但她并非个例。18岁的珀斯护理学生克洛伊(Chloe Elphick)就是那年龄超过25岁而且无法找到工作的11.2%澳人之一。

自去年11月以来,克洛伊申请零售业和酒店业的工作已经失败了40次。

她告诉《西澳大利亚人报》,你总得从某个地方开始,可没有工作经验就很难找到工作。“我参加了一个咖啡师的课程,但没有帮助,因为他们说我需要一年的经验。”

卡琳和克洛伊加在一起,共计783次求职失败。

卡琳说,她已经还清了房贷,现在就靠每两周539元的找工津贴(Newstart)勉强维持生活,她呼吁总理莫里森和社会服务部长弗莱彻“清醒一点,要明白人们无法靠这些福利金生活下去”。

她告诉澳大利亚《每日邮报》:“老年金领取者一辈子都在工作纳税,但现在却不得不荒谬地在买吃的还是买药还是付账单之间作出选择。澳大利亚没有人应该面对这样的选择。我希望部长们停下来思考一分钟,如果他们无法带吃的回家,或者得告诉家人他们会失去房子,那他们会有什么感受。”

1月份澳大利亚的全国失业率仍为5%,按历史标准衡量,这是1991年经济衰退的最后一半。

然而,全澳青年失业率是这个数字的两倍多,11.2%。

在澳大利亚的一些郊区,青年失业率甚至更高,珀斯西北区的海滨郊区,青年失业率达16.7%,是全澳第十高的。尽管该地区相对富裕,但青年失业率甚至高于西澳的小麦地带,那里有15.9%的年轻人待业中。

西澳的总体失业率为6.8%,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5%,仅次于塔州的7%,是全澳第二高的。

英国圣公会慈善机构圣劳伦斯兄弟会估计,2018年12月,西澳有34,900名年龄在15至24岁之间的失业青年。

该慈善机构发现,尽管澳大利亚经济28年不间断增长,但青年失业率目前处于自21世纪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澳大利亚内陆地区的青年失业率最高,为25.7%,25岁以下的人中有四分之一无法找到工作。

新州中北部海岸也是青年失业的热点,Coffs Harbour和Grafton有23.3%的年轻人无法获得工作。

位于布里斯班以北的Wide Bay地区包含了Hervey Bay,,其青年失业率为19.8%。

而州府城市也未能幸免,在布里斯班北区的Moreton Bay,青年失业率为18.8%。

墨尔本西区的青年失业率为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