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和前财相科斯特洛(Peter Costello)警告说,如果中美之间的冲突变得不可避免,澳大利亚有可能陷入新的冷战,迫使其遭受经济痛苦以维护国家安全。

他们认为,由于中澳在华为和有争议的南海等问题上的战略和技术竞争加剧,澳大利亚真的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支持美国。  

“这一直是澳大利亚的战略困境——如果澳大利亚必须在经济繁荣与其安全之间作出选择,它将选择安全。”科斯特洛说。

哈佛大学教授弗格森在悉尼举行的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商业峰会的第一天发表讲话,指出中国增加了对能够摧毁美国航母集团的国防技术的投资。他说,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在这个炎炎夏日,我能告诉你们的就是,冬天来了。”他说。

在这场冲突中陷入困境的澳洲如果想要生存下去,就得承受对华出口减少甚至禁止华为这类公司带来的政治痛苦。

“事关国家安全,以及你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诚信,你将不得不做出经济上的牺牲。”弗格森说。

「特朗普不是中国最糟糕的噩梦」

随着中美有望在本月底达成贸易协议,美国市场下跌,而中国和美国经济疲软的迹象导致亚洲股市下跌。

一如市场预期,中国周二将其官方GDP预测下调至6%-6.5%,低于去年的6.6%。这是该国三十年来的最低增长率,其基础是北京方面需要避免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多关税。

一位与中国政治精英关系密切的著名经济学家不赞同弗格森教授对中美两国无法在贸易上达成一致的警告,他表示,特朗普对中国来说是一份“战略礼物”,因为他会给予中国更多的时间来壮大经济实力。

“特朗普不是中国最糟糕的噩梦,中国最糟糕的噩梦是一位能干的美国总统能够加强与盟友的关系。中国最糟糕的噩梦是在贸易战中被全球经济体系赶下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经济学教授金克宇(音译,Keyu Jin)在峰会上说。

贸易战是给中国的「战略礼物」

“我认为做出一定的贸易让步符合中国的利益。习主席不希望与美国发生真正的冲突,至少不是现在。它需要更多时间。美国要求的许多事情并非与中国的长期目标不符。”他说。

“习近平主席认为,中国正处于转型过程中,如果管理得不好,很可能会出现不稳定因素,甚至是危险因素,导致社会不稳定,从而导致紧缩。”

金教授表示,中国将从华盛顿的外部压力中受益,改革其金融体系,并收紧措施,防止强制技术转让,这是贸易谈判的关键点。

“虽然世界可能认为贸易战正在给中国带来巨大的麻烦,但我认为这是对中国的战略礼物。特朗普是给中国的战略礼物。中国一直在努力承担并推动其中的一些改革。当改革长期停滞不前,中国需要外部压力,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就是这样。”

她表示,中国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实施华盛顿所鼓励的改革,包括金融自由化、欢迎外国对冲基金和实施金融机构新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