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读博的各位,最绝望的莫过于自己的研究不被接受。

David Penman这位大爷就告诉大家:读博失败没关系,给我$24刀,我能建立一个一年入账$5亿的公司。

说起这位“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系列”的澳洲大爷,你一点都不陌生,墨尔本各个角落都是他。

官方Logo里他长这样:

邻居的院子里经常看见这家公司的人在工作:

马路上这样的拖车到处都是:

Google一搜,出现在首页的就是他:

所有熟悉这个Jim‘s Mowing公司的人,一定会觉得,这么大规模公司,它的创始人肯定正开着豪车,住着豪宅,在全世界各种吃喝玩乐。

 

但事实上,Jim‘s Mowing的创始人David Penman表示:“我其实就开了辆$8000的车,我不太爱度假,而且我的衣橱里除了工作装,什么都没有…”

“当我和我太太出去吃东西的时候,只吃每餐$60的印度菜。

“我觉得奢华的生活不太健康。”

奢侈生活不太健康…这竟然就是澳洲最著名除草公司的创始人的日常。

难以想象对吧?

但这还没完!

Jim‘s Mowing这家公司的创立史,也和David Penman的日常生活一样,传奇得令人难以接受!

1982年刚刚成立时,David只投了24刀进去…

当时,他正在读博。

身为La Trobe大学历史学博士的他,在大学里并不受待见。因为David的学术观点过为激进。

他的研究方向是:生物决定论下的历史。

他认为,人作为一种生物,行为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被预测,如果从人的生物性角度来解读历史的话,人类的历史可以以另一种方式解读,甚至被预测。

可是历史学非常在意人的主观能动性,研究内容一般放在社会建构的事件之上,比如政治史、社会史、思想史、外交史…这些才是历史研究的主流。

而且在1980s,学科风气比现在更保守。

怀着违背主流的研究观点,David作为一名历史学博士的人生,可算是,非常灰暗了…

没人给资助研究,更没人愿意给奖学金…

David不得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于是在1982年,他花了24澳币,买了除草工具,开始了自己的兼职生涯。

一年…两年…边工边学的道路并不顺畅…

加上一系列的个人选择失误…David渐渐欠下了$3.5万的债务。

这让David的个人生活难以为继。

结婚以后,David彻底放下了自己的学术理想,专心致志地从事起自己的除草事业。

结果,博没怎么读好,自己的除草生意倒是一天天的红火起来了。

慢慢地,Jim‘s’ Mowing开始在澳洲声名远扬,甚至将业务拓展到了英国、新西兰、加拿大…

截止到2019年,Jim‘s Mowning公司,已经有了55个分部,超过4000家特许经销商,每天服务超过3,5000顾客,Jim‘s Mowing已经积累成了年收入$5亿的公司…

今年67岁的David老大爷,早都是一个亿万富翁了!

但被问起他对自己的人生是否满意的时候,David摇了摇头。

“我一点都不想做个富人啊!我之所以还开着公司,是因为我搞研究需要钱。现在,我正在一些老鼠身上实验我的课题。”

这让小微想起了不知妻美刘强东,一无所有马化腾,悔创阿里Jack Ma…

当记者问道:“您觉得您和马斯克像么?”

David回答道:”我当然也想像他那样搞研究,但照他那个科研规模,我还需要在现在的公司多花点时间。不过我现在研究老鼠呢,估计马斯克想不到。”

目前David正在自己赞助一个研究项目,方向是:荷尔蒙变化对老鼠社会行为的影响…

好吧,学霸学霸…

一些好奇的人还问:Jim’s Mowing的Logo和David本人很像哎。

David表示,那就是我,几十年前花了几百块钱请人画的,不改了…

不想当学霸的亿万富翁不是好Logo模特,这就是David大爷的传奇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