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的涨跌始终是头条新闻。但是,房地产市场的波动对我们日常行为的深刻影响所得到的关注却要少得多。

住房是一项巨大的开支,对我们的福祉至关重要,它影响了我们最基本的选择,包括什么时候生孩子,甚至是否要生孩子。

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一些国家的研究人员发现房价和出生率之间存在很强的相关性。

悉尼大学经济学家阿塔利(Kadir Atalay),李(Ang Li)和魏蓝(Stephen Whelan)研究了2001年-2015年澳大利亚房价变化对出生率的影响。

在房主中,房价上涨鼓励了生育。对他们来说,房价每上涨10万元,生孩子的可能性就增加9%。

为什么呢?因为对于房主而言,房价上涨带来的财富增长意味著有更多资金支持他们的生育目标。这可能促使他们选择更早生育或者生育更多孩子。

经济学家指出,孩子有点像一种我们看重的商品,我们拥有的财富越多,我们能负担得起的孩子就越多。

但对那些没有房子的人来说,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在租赁私人房产的人中,当地房价的上涨会降低生育意愿。房价上涨导致他们推迟生育,甚至可能完全放弃这个想法。

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研究已经确定了相似的模式。

悉尼大学对40岁以下职场女性的访谈显示,许多人担心无法平衡买房和人生中其他重要的选择,包括生育。

它表明,住房在女性对生育的考虑中起着重要作用,特别是在澳大利亚的大城市。

澳大利亚的出生率趋势表明,大城市住房的高成本促使女性推迟生育。

在过去三十年中,35-39岁女性的生育率增加了一倍以上,40-44岁的女性生育率增加了两倍。

相比之下,30岁以下女性的生育率在此期间一直在稳步下降。

二十年前,25-29岁的女性生育率最高,但现在已经变成了30-34岁年龄组,澳大利亚女性的生育中位数年龄持续攀升。

麦格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人口统计学家帕尔(Nick Parr)的研究表明,在房价较高的城市地区,晚育的趋势特别明显。

他分析了2011年至2015年间悉尼郊区的出生率,发现在该市北区、东区和内城的几乎每一个城区,70%以上的新生儿都是30岁以上的女性所生。这些地区的房价相对较高。

帕尔说,在该市大部分地区,生育这件事都被“压缩到了育龄期的后期”。

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总体出生率较低,因为许多20多岁时不愿生育的女性会在30多岁时迎头赶上。

帕尔发现,在许多郊区,即使大量女性推迟生育,但总生育率仍然相当高。

上述研究意味着墨尔本和悉尼近期的房市下滑将有助于提高无房族的生育率。随着市场继续疲软,进入房市的首置业者比例也出现了令人鼓舞的增长。

即便如此,民调显示年轻人十分担心住房成本。

益普索要求受访者说出他们社区面临的最重要问题,结果显示在35岁以下人群中,住房是继生活成本之后的第二大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