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澳洲最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纷纷对现有的移民计划表示支持,称这对于引进他们所需的技术工人并支持经济增长至关重要。

联邦政府预计会在下个月的联邦预算案中削减移民配额,《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在最近的公司财报季中,向近50位商界领袖提出了关于移民对经济影响的问题。

超过一半的商界大佬——包括Telstra,Woodside,澳洲航空(Qantas),Suncorp,GPT和澳洲邮政(Australia Post)的领导人——都强调了引进技术移民工作者(从软件工程师到科学家到电焊工)的重要性。

虽然他们对移民问题的评论非常积极,但一些人承认,澳洲未能建成足够的基础设施来容纳不断增长的人口,这导致某些方面出现“逆转”。

Woodside首席执行官科尔曼(Peter Coleman)说:“移民对澳洲极为重要,我们是一个移民国家,我们是由移民建造的。我们需要为国家的未来建立以技能为基础的移民。只为移民而移民是不行的。但总是我们总是会以其他原因接纳移民,如难民或人道主义原因,而这需要保持。”

科尔曼补充说,他“不希望看到基于技能的移民数量减少”。

Telstra首席执行官潘恩(Andy Penn)强调了移民的潜力,以帮助解决该电信巨头技能需求的作用。

“我们需要更多的软件工程能力。我们在这个领域需要1500名新员工。但去年澳洲只培养出了大约1200名新软件工程师。这就是两难选择。移民是潜在的解决方案之一。”派恩说。

Mayne Pharma首席执行官理查兹(Scott Richards)表示,澳洲是一个“小国,我们需要技能”。他说,澳洲“制药领域的科学家并不齐全”,如果专家科学家选择搬到这里工作,整个国家都会受益。

其他首席执行官也强调了新技术工作者的重要性,包括:AGL首席执行官雷德曼(Brett Redman);a2 Milk的赫德利卡(Jane Hrdlicka);Fortescue Metals Group的盖恩斯(Elizabeth Gaines);本迪戈和阿德莱德银行首席执行官贝克(Marnie Baker);Stockland的斯坦纳(Mark Steinert)和APA集团的麦科马克(Mick McCormack)。

Harvey Norman董事长哈维(Gerry Harvey)表示,“从事任何业务的任何人都会从移民中受益”,因此削减人口“只会导致经济放缓”。

Suncorp首席执行官卡梅伦(Michael Cameron)说:“我不愿意看到我们的人口增长停滞不前,我不愿意看到失业率上升,从这个角度来看,移民是我们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出生于爱尔兰的澳航首席执行官乔伊斯(Alan Joyce)表示,高技能工作者为经济带来了“巨大利益”,移民继续支持经济增长。

澳总理莫里森在12月发出信号,打算在预算中将永久移民人数从19万减少到16万,称“道路已经堵死,悉尼和墨尔本的公共交通已经满员”。

一些商界领袖也认识到了这些问题。

GPT集团的首席执行官约翰斯顿(Bob Johnston)表示,澳洲应意识到移民的重要性,但“我们必须确保投资基础设施,而不是制造瓶颈”。

澳洲邮政首席执行官霍尔盖特(Christine Holgate)表示,要实现“平衡很难”。许多欧洲国家对“移民过多产生敏感”,但总体而言,引进澳洲需要的新人才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