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今年夏天澳大利亚有多热吗?

南澳Port Augusta曾在1月创下49.5℃的高温记录

各州均出现了严重的山火

Townsville 破纪录的连续十天暴雨成灾

90天内,全澳就打破了200多项极端天气记录

澳大利亚气候委员会公布

这是澳洲有史以来最热的一个夏天

就连在墨尔本举办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也不得不为了躲避极端高温天气,推迟比赛。

过去的50年间,澳洲的火灾季节年年增长,愈发难以控制。“澳大利亚正在因燃烧化石燃料和清理土地而处于长期的气候变暖中……我们必须立即减少排放,否则子孙后代势必要经历严峻危险的气候变化。”气候委员Greg Mullins说。

01
2050年,澳洲再无冬日

一项最新研究甚至显示,如果情况持续恶化,到2050年,澳大利亚将再无“冬季”,转而出现一个更加高温的新季节,专家称之为“新夏季”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气候变化研究所的专家同澳国立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学者经研究,创立了一个名为“我的气候2050(Myclimate 2050)”的网站。他们借助澳大利亚气象局的温度数据,预测了全澳数千个地区在未来30年将会出现的气温变化。

你可以登录该网站查看澳大利亚数千城镇每个季节的历史平均气温及未来30年,各地平均气温将会上升多少,全年又会有多少天的气温高于30℃或40℃。

30年后,如今这样的冬天将不复存在。除了塔州少数几个地方之外,全澳各地将再无冬季,”项目学者Geoff Hinchliffe博士说,“圆环的颜色、图形和大小被用来呈现气候变化给地方带来的影响。”

02
告别雪山 影响生态

不难想象,全球变暖将直接打击滑雪度假村的生意。早在2017年,澳大利亚滑雪协会(Australian Ski Areas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Colin Hackworth表示,他们早就意识到了一个道理:没有雪,就没有生意。因此从20世纪80年代已开始投资人工造雪。

如今,澳洲滑雪业的前景更加不容乐观。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以及气象局的报告显示,过去半个世纪出现的降雪减少情况主要源于气温升高而非降水减少,因温室气体大量排放,例如Mt Buffalo这样海拔较低的积雪地,预计到2050年其积雪都将消融

想人工造雪,造出一个滑雪场?别想了……未来,随着人工造雪成本的增长,自然条件的不断恶化,澳洲滑雪业将很难维持

同时,雪域生态环境也正面临威胁。那些栖息在积雪之中的动植物对温度变化和降雪量变化十分敏感,一旦没了积雪,它们势必会无处可去。新州自然保护理事会就曾指出,积雪消融严重影响了濒危的高山侏儒负鼠的生存环境,它们的活动范围已缩小到少于10平方公里。

03
全球变暖 极端天气频现

不仅是澳大利亚,联合国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是全球有记录以来,第四热的一年。去年12月,澳大利亚气象局与澳大利亚科工研组织(CSIRO)联合发布了《气候现状包括》,其中科学家们预测,2030-2040年,全球气温将再升高0.5℃

要知道,在过去130年间,全球升温0.85℃。而未来短短一二十年就要升高0.5℃,地球如何才能守住升温1.5℃的控温线呢?

升温1℃意味着什么?
  • 升温1℃

温度上升1℃后,北极圈全年将有半年处于无冰的状态,而通常不知飓风为何物的南大西洋地区沿岸将饱受飓风侵袭,美国西部居民也将面临严重的长期干旱。

  • 升温2℃

冰河逐渐消融,北极熊挣扎求生,格陵兰岛的冰河开始融化,珊瑚礁也逐渐绝迹,全球海平面上升七公尺。

澳洲处于酷暑的同时,赤道另一半的北美则被笼罩在极寒天气之下。美国多地气象局的监测数据显示,东海岸多地创下有数据记载以来最低气温,零下20℃已成这个冬天的“新常态”,而美国东北部最高峰华盛顿山的气温曾于6日当天跌至零下38℃,在大风中的体感温度低至零下69℃。美国气象部门对东北部大约1.1亿人发出了寒潮预警。

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9日报道,有撒哈拉“沙漠之门”之称的艾因塞弗拉小镇迎来了40年内第三次降雪。这场降雪持续了数小时,成片的白雪覆盖在“全球最热”的黄沙之上,成为当地奇观。

04
极端天气打乱经济增长

法国可持续发展和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特雷莎·里贝拉认为,气候问题无疑是2050年前全球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发展中国家最脆弱群体的情况尤为危急。”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2018年新年致辞中突出强调气候变化对人类的重大威胁,认为“气候变化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行动速度”。在他看来,尽管人们不能把孤立的天气事件与气候变化联系起来,但科学家发现,极端天气的出现的确与气候变化有关,并将成为全球变暖后的新常态。

极端天气对正常经济生活造成巨大影响。严寒严重冲击了当地的交通、能源、零售、商业及服务等行业,高温也致使澳洲农业损失数百亿澳元。作为全球第四大小麦出口国,2018年澳大利亚的收成不容乐观。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指出,过去30年里,每年与天气相关的灾害数量增加了两倍,造成的经济损失增加了四倍,海平面自1870年以来上升了25公分。

此外,气候变化和与此相关的环境退化可能导致更多的人流离失所。据统计,全球每年平均有2640万人因自然灾害而背井离乡,到2025年,这个数字将有可能达到2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