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今年夏天澳大利亞有多熱嗎?

南澳Port Augusta曾在1月創下49.5℃的高溫記錄

各州均出現了嚴重的山火

Townsville 破紀錄的連續十天暴雨成災

90天內,全澳就打破了200多項極端天氣記錄

澳大利亞氣候委員會公布

這是澳洲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個夏天

就連在墨爾本舉辦的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也不得不為了躲避極端高溫天氣,推遲比賽。

過去的50年間,澳洲的火災季節年年增長,愈發難以控制。“澳大利亞正在因燃燒化石燃料和清理土地而處於長期的氣候變暖中……我們必須立即減少排放,否則子孫後代勢必要經歷嚴峻危險的氣候變化。”氣候委員Greg Mullins說。

01
2050年,澳洲再無冬日

一項最新研究甚至顯示,如果情況持續惡化,到2050年,澳大利亞將再無“冬季”,轉而出現一個更加高溫的新季節,專家稱之為“新夏季”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氣候變化研究所的專家同澳國立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的學者經研究,創立了一個名為“我的氣候2050(Myclimate 2050)”的網站。他們藉助澳大利亞氣象局的溫度數據,預測了全澳數千個地區在未來30年將會出現的氣溫變化。

你可以登錄該網站查看澳大利亞數千城鎮每個季節的歷史平均氣溫及未來30年,各地平均氣溫將會上升多少,全年又會有多少天的氣溫高於30℃或40℃。

30年後,如今這樣的冬天將不復存在。除了塔州少數幾個地方之外,全澳各地將再無冬季,”項目學者Geoff Hinchliffe博士說,“圓環的顏色、圖形和大小被用來呈現氣候變化給地方帶來的影響。”

02
告別雪山 影響生態

不難想象,全球變暖將直接打擊滑雪度假村的生意。早在2017年,澳大利亞滑雪協會(Australian Ski Areas Association)首席執行官Colin Hackworth表示,他們早就意識到了一個道理:沒有雪,就沒有生意。因此從20世紀80年代已開始投資人工造雪。

如今,澳洲滑雪業的前景更加不容樂觀。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以及氣象局的報告顯示,過去半個世紀出現的降雪減少情況主要源於氣溫升高而非降水減少,因溫室氣體大量排放,例如Mt Buffalo這樣海拔較低的積雪地,預計到2050年其積雪都將消融

想人工造雪,造出一個滑雪場?別想了……未來,隨着人工造雪成本的增長,自然條件的不斷惡化,澳洲滑雪業將很難維持

同時,雪域生態環境也正面臨威脅。那些棲息在積雪之中的動植物對溫度變化和降雪量變化十分敏感,一旦沒了積雪,它們勢必會無處可去。新州自然保護理事會就曾指出,積雪消融嚴重影響了瀕危的高山侏儒負鼠的生存環境,它們的活動範圍已縮小到少於10平方公里。

03
全球變暖 極端天氣頻現

不僅是澳大利亞,聯合國一份報告顯示,2018年是全球有記錄以來,第四熱的一年。去年12月,澳大利亞氣象局與澳大利亞科工研組織(CSIRO)聯合發布了《氣候現狀包括》,其中科學家們預測,2030-2040年,全球氣溫將再升高0.5℃

要知道,在過去130年間,全球升溫0.85℃。而未來短短一二十年就要升高0.5℃,地球如何才能守住升溫1.5℃的控溫線呢?

升溫1℃意味着什麼?
  • 升溫1℃

溫度上升1℃後,北極圈全年將有半年處於無冰的狀態,而通常不知颶風為何物的南大西洋地區沿岸將飽受颶風侵襲,美國西部居民也將面臨嚴重的長期乾旱。

  • 升溫2℃

冰河逐漸消融,北極熊掙扎求生,格陵蘭島的冰河開始融化,珊瑚礁也逐漸絕跡,全球海平面上升七公尺。

澳洲處於酷暑的同時,赤道另一半的北美則被籠罩在極寒天氣之下。美國多地氣象局的監測數據顯示,東海岸多地創下有數據記載以來最低氣溫,零下20℃已成這個冬天的“新常態”,而美國東北部最高峰華盛頓山的氣溫曾於6日當天跌至零下38℃,在大風中的體感溫度低至零下69℃。美國氣象部門對東北部大約1.1億人發出了寒潮預警。

據英國《每日郵報》1月9日報道,有撒哈拉“沙漠之門”之稱的艾因塞弗拉小鎮迎來了40年內第三次降雪。這場降雪持續了數小時,成片的白雪覆蓋在“全球最熱”的黃沙之上,成為當地奇觀。

04
極端天氣打亂經濟增長

法國可持續發展和國際關係研究所所長特雷莎·里貝拉認為,氣候問題無疑是2050年前全球面對的最大挑戰之一。“發展中國家最脆弱群體的情況尤為危急。”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2018年新年致辭中突出強調氣候變化對人類的重大威脅,認為“氣候變化的速度已經超過了我們的行動速度”。在他看來,儘管人們不能把孤立的天氣事件與氣候變化聯繫起來,但科學家發現,極端天氣的出現的確與氣候變化有關,並將成為全球變暖後的新常態。

極端天氣對正常經濟生活造成巨大影響。嚴寒嚴重衝擊了當地的交通、能源、零售、商業及服務等行業,高溫也致使澳洲農業損失數百億澳元。作為全球第四大小麥出口國,2018年澳大利亞的收成不容樂觀。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指出,過去30年里,每年與天氣相關的災害數量增加了兩倍,造成的經濟損失增加了四倍,海平面自1870年以來上升了25公分。

此外,氣候變化和與此相關的環境退化可能導致更多的人流離失所。據統計,全球每年平均有2640萬人因自然災害而背井離鄉,到2025年,這個數字將有可能達到2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