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2036年,澳大利亚需要建造100多万套社会保障房和经济适用房,以遏制数十年来缺乏投资和工资增长乏力造成的短缺。

到2036年,现有的65.13万套社会保障房和经济适用房的缺口将爆发至近102.4万套,其中近三分之一的缺口发生在新州。

这些数据基于2016年人口普查中显示的租金压力数据,预计社会保障房(租给领取福利金的人员)和经济适用房(以市场价格的8折提供给低收入者)的总比例从目前占澳大利亚住房存量的4%提高到12%。

首席研究员特洛伊说:“最近的房地产繁荣导致陷入困境的家庭数量剧增,但这种需求实际上是因为长期缺乏对社会保障房和经济适用房的投资,这可能会持续二三十年。”

“上一次对这个领域投入大笔资金,还是在惠特拉姆政府时代。”

反对党抓住低工资增长,在今年的联邦大选前承诺立法提高工资,而这也是租金压力的一个因素——许多家庭把30%以上的收入用于租金。

新南威尔士大学整理的单独数据显示,全澳十大租金压力最大的联邦选区,有八个位于新州,两个位于昆州。

由工党的海耶斯(Chris Hayes)持有的Owler名列榜首,其次是影子财相鲍文(Chris Bowen)的McMahon,以及工党艾略特(Justine Elliot)所在的Richmond,工党克莱尔(Jason Clare)所在的Blaxland,工党博克(Tony Burke)所在的Watson。第六名是国家党吉勒斯皮(David Gillespie)所在的Lyne,然后是国家党的皮特(Keith Pitt)所在的昆州Hinkler,国家党霍根(Keith Hogan)所在的新州Page,自由党乔博(Steve Ciobo)所在的昆州Moncrieff,以及国家党哈苏卡所在的新州Cowper。

住房研究组织AHURI去年的另一份报告称,澳大利亚缺少727,300套社会保障房。

AHURI在2017年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超过130万户家庭无法负担私人出租房屋,或者需要租金援助。

新南威尔士大学/ CHIA报告称,在新州,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二人口的住房短缺最为严重;但塔州和南澳的社会保障房需求增长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