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与网购竞争,各大购物中心纷纷斥巨资进行翻新,但他们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如果说亚马逊(Amazon)扼杀了书店,Netflix扼杀了音像租赁店,那么UberEats和Deliveroo就是在试图保护自己免受网购冲击之际,在购物中心背后捅刀子。
在过去的几年里,Westfield、Mirvac等附近地区等公司投资了数百万澳元,将它们陈旧的美食街改造成了时髦的“餐饮区”。
这种对娱乐和体验式零售(像健康和美容这样的生活方式服务,而不是像书籍和衣服这样的传统零售店)的重视旨在吸引客流量,并鼓励消费者逗留更长的时间。
只有一个问题,这些举措好像不管用。
瑞银(UBS)对14个亚太国家的逾1.4万名消费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018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购物中心客流量同比下降15%。

澳大利亚的购物中心仍是该地区客流量比例最高的地方,通常是因为每个购物中心都有一两家大型超市,但瑞银(UBS)表示,澳大利亚购物中心客流量的大幅下降实在是出人意料。
对澳大利亚购物中心运营商来说,最令人担忧的是,当消费者被问及他们最想要什么时,答案竟然不是餐饮和生活服务。澳人最想要的是什么?停车场。
3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想要更好的停车设施、更多的停车位以及更低的停车成本,而只有25%的人想要更多的生活服务,24%的人想要更多的餐饮服务。
3月14日,瑞银分析师Grant McCasker在圆桌会议上说:“在人口密度较高的亚洲,购物区集中在重要的交通枢纽,在东京,人们购物通常都不用开车。”
“所有的购物中心运营商都在娱乐、休闲、餐饮服务等领域进行了投资。而澳大利亚的调查数据表明,消费者对餐饮和娱乐的关注度,可能没有购物中心运营商们所想的那么高。他们似乎不太关注顾客们要求的低回报投资——停车。”

调查显示,澳大利亚的消费者不常去购物中心吃饭。他们正越来越多地使用UberEats和Deliveroo等外卖服务,瑞银认为这是这些购物中心餐饮领域的一个关键威胁。
瑞银(UBS)表示,调查结果表明,购物中心运营商们应更多地专注于削减表现不佳的百货商店和打折百货商店,增加品种和服务,同时在停车方面加大投入,改善交通状况。
McCasker先生说:“但投资停车场并不会给购物中心带来多少好处。这可能意味着,房东必须对停车场进行更多投资,而且还不能立即获得回报。”
在澳大利亚,有93%的受访者都知道亚马逊(Amazon), 22%的人在上面购买过一件商品,约40%的人表示计划购买。重要的是,每当亚马逊进入一个国家,通常都会有更多的人去网上购物。
McCasker先生说:“尽管亚马逊的营业额很低,但由于亚马逊正逐渐澳大利亚加大打折力度,其渗透率正在上升。”

DGC Advisory的零售业分析师Geoff Dart表示,购物中心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与独立商店或Home Consortium的超大型超市模式相比,它们收的租金较高。
他说:“你无法回避的事实是,购物中心每平方米租金高达600澳元,而相比之下,像Home Consortium这样的大型超市里租金每平方米才收200澳元。”
“这些地方太贵了,我想这一点有时会被人们遗忘。所有租户都在说:‘我们付了那么多的房租,那么客流量怎么样了?’”
Dart先生表示,购物中心倾向于投资一些电影院、娱乐场所和餐厅等设施,目的是证明高成本结构的合理性,吸引更多的人走进购物中心。
他说:“但是商店不能营业那么长时间,无法从这些客流量中获益。他们负担不起午夜营业的成本。购物中心的租金太贵了,它们正在失去租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