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couriermail.com.au报道,一份让人震惊的新研究显示,越来越多的澳洲学生在学校遭到了霸凌。

McCrindle Research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59%的学生(近230万人)都遭到了学校霸凌。

五分之一的学生表示,他们每周都会遭到霸凌。

8成受访的学生指出,霸凌是他们学校存在的一个问题。

McCrindle社会研究员费尔(Ashley Fell)说:“在澳洲,霸凌的普遍是一种全国性的危机。精神健康是年轻人现在面临的头号挑战之一。每个学生都有权利获得安全的学校体验,这项研究也说明,学校的霸凌危机已经达到了很严重的程度。”

正好最近也举行National Day of Action Against Bullying and Violence,澳洲5000多所学校已经注册加入该活动。

费尔说:“研究结果令人震惊。我们知道霸凌是很严重的一个问题,但是近6成学生都在经历霸凌,这说明了澳洲校内该问题的严重性。”

这其中,口头侮辱是最常见的,半数学生都遭遇过。另外,五分之一的学生遭遇过肢体霸凌。

13%的学生曾在社交媒体上遭到过骚扰,11%则收到过霸凌的短信。

“我们现在面临着10年前没有的新挑战,那就是跟数字设备有关的霸凌。这就意味着霸凌可以从校内时间一直延伸到学生们的家庭生活,甚至在他们躺在床上的时候遭遇霸凌。”

近60%的遭霸凌学生表示,这件事让他们非常沮丧,但很多人还是选择默默承受。

费尔说:“对学校来说,管理这种全国性危机的问题在于,很多霸凌事件都没有上报到校方那里。七分之一的学生没有对任何人讲述过在学校遭遇的霸凌。“而在那些倾诉出来的学生之中,27%将此事告知了父母,24%选择向朋友倾诉。”

在接受调查的692名学生中,五分之一承认,他们曾霸凌过其他人。

但研究同样发现,提出这个问题对改变学生的行为有很积极的影响。在那些曾骚扰过其他孩子的学生中,77%表示他们不太可能再这样做。83%的学生表示,他们可能会介入并阻止霸凌新闻给。

四分之三的学生表示,他们对之后处理霸凌问题很有信心。

费尔说:“这就说明孩子们一旦看到霸凌产生的影响就可以改变他们的行为。”

Make Bullying History Foundation执行长莫雷(Brett Murray)说:“我在反霸凌的论坛上和年轻人有过无数次对话,分享霸凌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痛苦。很不幸的是,这种伤痛每年都在澳洲上千名年轻人身上上演。”

关键是要让孩子们改变自己学校的这种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