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couriermail.com.au報道,一份讓人震驚的新研究顯示,越來越多的澳洲學生在學校遭到了霸凌。

McCrindle Research周五公布的數據顯示,59%的學生(近230萬人)都遭到了學校霸凌。

五分之一的學生表示,他們每周都會遭到霸凌。

8成受訪的學生指出,霸凌是他們學校存在的一個問題。

McCrindle社會研究員費爾(Ashley Fell)說:“在澳洲,霸凌的普遍是一種全國性的危機。精神健康是年輕人現在面臨的頭號挑戰之一。每個學生都有權利獲得安全的學校體驗,這項研究也說明,學校的霸凌危機已經達到了很嚴重的程度。”

正好最近也舉行National Day of Action Against Bullying and Violence,澳洲5000多所學校已經註冊加入該活動。

費爾說:“研究結果令人震驚。我們知道霸凌是很嚴重的一個問題,但是近6成學生都在經歷霸凌,這說明了澳洲校內該問題的嚴重性。”

這其中,口頭侮辱是最常見的,半數學生都遭遇過。另外,五分之一的學生遭遇過肢體霸凌。

13%的學生曾在社交媒體上遭到過騷擾,11%則收到過霸凌的短信。

“我們現在面臨著10年前沒有的新挑戰,那就是跟數字設備有關的霸凌。這就意味着霸凌可以從校內時間一直延伸到學生們的家庭生活,甚至在他們躺在床上的時候遭遇霸凌。”

近60%的遭霸凌學生表示,這件事讓他們非常沮喪,但很多人還是選擇默默承受。

費爾說:“對學校來說,管理這種全國性危機的問題在於,很多霸凌事件都沒有上報到校方那裡。七分之一的學生沒有對任何人講述過在學校遭遇的霸凌。“而在那些傾訴出來的學生之中,27%將此事告知了父母,24%選擇向朋友傾訴。”

在接受調查的692名學生中,五分之一承認,他們曾霸凌過其他人。

但研究同樣發現,提出這個問題對改變學生的行為有很積極的影響。在那些曾騷擾過其他孩子的學生中,77%表示他們不太可能再這樣做。83%的學生表示,他們可能會介入並阻止霸凌新聞給。

四分之三的學生表示,他們對之後處理霸凌問題很有信心。

費爾說:“這就說明孩子們一旦看到霸凌產生的影響就可以改變他們的行為。”

Make Bullying History Foundation執行長莫雷(Brett Murray)說:“我在反霸凌的論壇上和年輕人有過無數次對話,分享霸凌給他們的生活帶來的痛苦。很不幸的是,這種傷痛每年都在澳洲上千名年輕人身上上演。”

關鍵是要讓孩子們改變自己學校的這種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