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澳大利亚最大的电信公司的首脑们是可信的,那么澳大利亚的宽带网络正酝酿着一场重大危机。
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警告称,NBN公司把批发价格定得太高:最受欢迎的套餐价格高达每月45澳元。
零售商们表示,高昂的批发价再加上分销成本,他们不可能以低于每月60澳元或70澳元的价格转售这些套餐,而他们声称,按照这个目前的这个零售价,他们几乎或根本没有利润可图。
目前各零售商间的竞争非常激烈,这使得零售价格不断下降。但未来,随着市场稳定下来,零售价格很可能会上涨。那么,最大的问题将是,是否有足够多的用户愿意或有能力每月支付80澳元的网费。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没问题。但如果不能,电信公司将开始提供NBN以外更便宜的无线服务,这可能会摧毁NBN公司的商业模式。
Vodafone首席执行官Inaki Berroeta今年2月开始批评NBN批发价过高。他说:“不管你卖出了多少,你从当前的零售价格中几乎得不到利润。”

Optus和Vocus更喜欢用行动表达自己的不满。Optus已经开始为客户提供一种选择,让他们可以不用NBN的固话宽带,而是选择通过向家庭发送超过5G频谱的无线服务。该电信公司预计,其利润率将远高于转售NBN宽带。与此同时,Vocus也计划效仿Optus的做法。两家公司都希望这些高速无线替代品将吸引消费者不用NBN。
但目前,Telstra的Andy Penn和其他首席执行官们的不满是基于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NBN公司非常明确地表示,目前,该公司正实现其目标,即一旦2020年该计划完成,将有73%至75%的澳大利亚家庭用上NBN。
这73%至75%的比例至关重要。如果NBN公司的利润率很低,该公司将无法实现3.2%的内部回报率目标。如果不能实现这一目标,那么它的整个商业模式都将处于危险之中。风险在于,它将不再是一家商业企业,而联邦政府将不得不为其纾困。
确保用户增长到73%至75%的目标的一个方法就是降低批发价格。但同样,这将意味着该公司无法达到目标回报率,也需要由纳税人承担纾困费用。
但NBN公司表示,就目前而言,有足够多的澳人愿意以目前的价格购买NBN。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NBN公司将没有必要降低批发价格。

如果零售价格上涨……
New Street Research的电信分析师Ian Martin表示,随着电信运营商竞相吸引从旧的ADSL套餐向NBN套餐转移的源源不断的客户,NBN零售市场正在进行一场地盘争夺战。
Martin先生说:“显然,Telstra、Optus和TPG之间正在进行某种市场份额的博弈。我认为,现在的情况是,在建立客户基础的同时,这些电信运营商们愿意以微薄的利润运营,然后寻找利润产生的最佳方式。这样做更利于客户的增加。虽然短期内有一些痛苦,但从长远来看,这么做可能会改善业绩和回报。”
Martin先生表示,现在的问题是,零售商是必须提高价格来产生利润,还是寻找其他方式来实现利润。假设他们必须提高零售价格,就像Penn声称的那样,问题就是是否有足够多的家庭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比如每月75澳元或80澳元,或者是否有大量家庭选择完全放弃固话宽带。
ACCAN(澳大利亚通讯消费者行动联盟)政策主管Una Lawrence表示,问题不在于是否有足够多的人愿意支付高价的NBN宽带费,而在于他们是否能够负担得起。她很清楚他们不能。

她说:“我们真正担心的是,如果价格继续上涨,将有很大一部分人无法获得NBN服务。”
Lawrence女士坚称,如果不做出改变,由于零售价格上涨,NBN公司将无法实现其用户增长到73%至75%的目标。有太多的家庭根本买不起。
如果ACCAN的提议没有被采纳,这意味着对NBN以外更廉价的替代品的需求将会增加。这就是固定无线网络技术的用武之地。如果电信公司能把业务模式做对,就会有很多的用户转而使用固定无线网络技术,电信公司也将赚更多的钱。
目前,澳大利亚约有10%的家庭没有宽带。NBN公司将允许15%的家庭采用移动或无线替代方案。剩下的73- 75%要使用NBN宽带。
Martin先生表示,这是不现实的。Optus已经在积极尝试从NBN中吸引客户,并预计Vodafone-TPG也将效仿。如果成功,这将给NBN公司带来损伤。
但无论你站在电信零售商这边还是NBN公司这一边,这都是预测。Martin先生说:“如果人们最终愿意支付这一高价的话,NBN降低批发价格是没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