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疲弱的经济增长数据之后,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担心失去工作,因为消费者信心的下滑与商业信心和营商条件的恶化相符。

根据最新的西太银行-墨尔本研究所数据,消费者信心现已降至2017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失业预期指数增长8.9%,表明更多消费者预计未来一年失业率将上升。

未来12个月整体经济前景指数下跌6.9%,而住房信心指数跌至历史最低水平,认为房产是最佳储蓄方式的人口比例下滑至区区9%——自197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负面情绪可能过火了,上周公布的去年12月季度经济增长率减弱至2.3%的数据对人们的消费意愿造成了严重影响。

联邦银行(CBA)经济学家艾尔德(Gareth Aird)问道:“我们是想自个儿把自个儿诅咒进经济衰退吗?”他还说,澳大利亚消费者需要一个“断路器”。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周二公布的2月份商业状况和信心调查显示,盈利能力下降,交易条件有所放缓,但就业指标仍高于平均水平。

实质性恶化

“在评估劳动力市场是否处于转折点时,劳动力需求指标将非常重要。”NAB调查称。NAB的就业调查指标仍高于平均水平,意味着每月就业人数持续增长1.9万人。

然而,最新的西太银行-墨尔本研究所调查表明,尽管失业预期回到了长期平均水平附近,但仍然表明2018年整个劳动力市场出现了实质性恶化。

西太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哈桑(Matthew Hassan)表示,2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中的任何乐观情绪都是“短暂的”,消费者信心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上个月的主要发展是12月季度的经济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在2018年下半年放缓至1%的年增速,媒体报道普遍描述为‘人均GDP衰退’。细节表明这对信心产生了显著的负面影响。”

ANZ经济学家普朗克(David Plank)周三表示担心,称GDP数据不是货币政策的最佳指标,澳储行今年将维持利率不变。

“我们预计储行将在2019年和2020年按息不动。GDP一直是澳储行行动的糟糕指南,我们认为失业率在横盘整理。加上预算中的更多刺激措施将使澳储行按息不动。”

CommSec的詹姆斯(Craig James)表示,消费者信心状况属于“警惕而不是惊慌”。

但也有少数积极因素。越来越多的购房者认为,现在是寻找便宜货并购买房屋的好时机,这一情绪反应处于5年来的最高点,比2017年中期的低点上涨30%。去年悉尼的房价下跌了10.4%,人们担心所谓的财富效应,即房价下跌开始抑制支出。

然而,最新指数显示消费者对大型家庭购买的态度已经稳定,“购买大型家居用品的时间”分类指数仅下降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