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周五(15日)连环血洗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大批回教徒惨死乱枪下。白人施袭者塔兰特(Brenton Tarrant)事前在互联网上载73页的公开声明,他自称是法西斯主义者及新纳粹分子,声称为了驱逐入侵白人土地的侵略者、替死于恐袭的欧洲人复仇;他受挪威连环恐袭案凶徒、右翼分子布雷维克启发而施袭,扬言要反回教、反移民及外来文化,保护白人小孩的未来。

“移民是对白人的屠杀”

在塔兰特的推特账号中,他曾多次转发仇视伊斯兰与“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言论,并贴出为这次袭击准备的武器与装备,上面涂有许多仇视伊斯兰的历史符号,以及此前发动大规模枪击的凶手姓名。

塔兰特的脸书账号,已被封禁

“自述书”表示,自己作案的目的是“威胁并从物理上移除抵达欧洲的移民人口”。由于新西兰、澳大利亚均属于英联邦,故而也被他视为欧洲的一部分。

文中将近年来大规模涌入西方发达国家的移民形容为“对白人的种族屠杀”。

“只要白人还有一口气,他们(移民)永远别想征服我们的土地,取代我们的民族。”

社交媒体整理,塔兰特所持武器上涂装符号的意涵

这份“自述书”的标题为“大轮替”(The Great Replacement),是一个在欧美右翼人士中十分流行的概念。

该理论认为,由于人口基数与生育率的差别,欧洲白人基督教人口正被非欧裔人口所取代,特别是来自中东、非洲的大规模移民。

认同特朗普,欲借枪击触发美国内战

作者在这份“自述书”中宣称,自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但不是支持他作为一个领袖或是决策者,而是认同他“重新定义了白人身份和使命的一种象征”。

在发动袭击时,塔兰特还惦记着此事对美国的影响——他希望借此促成“第二次美国内战”。

“…最后,为美国国内控枪问题制造两种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推进美国国内的社会、文化、政治与种族分裂。

这场捍卫宪法第二修正案与试图剥夺持枪权的冲突会最终引发一场内战,从而使美国巴尔干化。这不仅会导致在美国出现种族隔离,还将确保北美大陆上白人种族的未来。种族大熔炉就是痴人说梦。”


2017年8月,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曾打出“大轮替”的口号

塔兰特在名为「大替换」(The Great Replacement,暂译)声明中详细交代施袭动机及计划,自称出生在澳洲新南威尔士省格拉夫顿(Grafton)一个低收入的工人家庭,父母有爱尔兰、苏格兰及英国血统。他指二战前夕英国法西斯同盟发起人莫斯利是他最有共鸣的历史人物,承认在白人身份认同上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更声称与布雷维克有联系。

塔兰特用了两年时间策划袭击,但在3个月前才决定选址基督城。他称:「新西兰的袭击,可引起人们对(白人)文明遭到侮辱的关注,只要有入侵者在我们的土地,世上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即使是最遥远的地方。」又指基督城是一个容易施袭的目标。

对于犯案动机,塔兰特称要向「入侵者」展示「我们的土地永远不会属于他们,我们的家园仍然是我们」、「只要白人存在一日,他们无法征服我们,且无法征服我们的人民」。他更指要为历史上成千上万沦为回教徒的欧洲奴隶报仇,特别是欧洲的恐袭死难者,他提到前年瑞典斯德哥尔摩恐袭的11岁女死者阿克尔隆德(Ebba Akerlund) 。

塔兰特又称想利用枪械引起大众关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法案保障美国民众合法拥枪,他指一旦美国废除该法案便会引起冲突,从而触发第二次内战。

澳洲广播公司(ABC)报道,在塔兰特家乡格拉夫顿任职健身经理的格雷(Tracy Gray)证实,塔兰特曾于2009至11年任职健身教练。她指塔兰特不但专注工作,亦是一名优秀员工,他当时负责向社区的儿童提供免费训练。格雷指当时不觉得塔兰特是一名枪械发烧友,认为他是在离职后外游才出现变化,对于他涉及恐袭大为震惊。

格雷续称,塔兰特当年因买卖虚拟货币Bitcon而获利,他其后便离开澳洲出外旅游,目的地包括东亚、东南亚及欧洲等国家,并踏足北韩。格拉夫顿当地报章一篇刊于2010年4月的讣闻显示塔兰特的父亲于当年病逝,终年49岁。

網傳槍手塔蘭特的照片,他稱:「要趕盡入侵歐洲土地的人」。(互聯網)

以下为Tarrant“袭击宣言”的节选:

我写这篇宣言想让大家记住一件事情,白人的出生率必须得到提升。即使我们在明天便驱逐所有的有色人种,欧洲国家照样会逐渐腐烂直至死亡。

现有白人的年纪越来越大,白人的数量越来越少,白人的势力就会越来越弱。但尽管白人的生育率越来越低,欧美国家的人口却出现了上涨。为什么?因为大量的移民涌入,而他们正在疯狂繁育子孙后代。

如果情况不发生改变,我们的文化、种族终将被他们所替代。对于白人来说,这无异于种族灭绝!但提升生育率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在此之前,必须对付那些已经生活在我们家园里的入侵者,以及试图闯入我们家园的入侵者。

我是谁?

我是一个28岁的白人,出生在澳洲一个低收入家庭。我只是一个出生在普通家庭的普通白人,但我决定为了白人的未来挺身而出。”

我为何要发动此次袭击?

我要告诉那些侵略者们,我们的家园永远不会变成他们的家园。只要还有一个白人活着,他们就永远不会征服我们的家园,他们永远不会取代白人。”

历史上,那些外国入侵者在欧洲国家造成了成百上千万的死伤,我要为他们报仇。而那些发生在欧洲国家的恐怖袭击也造成了数千人死亡,我要为他们报仇,

我要为Ebba Åkerlund报仇!(译者注:Ebba Åkerlund是一名11岁的瑞典女孩,她被穆斯林恐怖分子驾驶卡车碾压惨死。)

我要降低欧洲国家的移民数量,要把那些入侵者全部清除掉。我还要煽动报复行为,加深白人和入侵者之间的冲突与分歧。

我的目标是什么?

我们必须保证白人的生存空间,为我们的后代提供更好的未来。

促使我发动此次袭击的具体原因是什么?

2年前的一段经历彻底地改变了我,在2017年4月到2017年5月底,我游历了法国、西班牙以及葡萄牙等国。在旅行的过程中,瑞典斯德哥尔摩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一位名叫Ebba Åkerlund的瑞典女孩被穆斯林恐怖分子驾车碾死,这件事情深深地触动了我。我再也无法对这类恐怖袭击事件视而不见,这帮恐怖分子在残杀我的同胞,践踏我们的信仰和文化。

随后,我又前往了法国,那里的所见所闻进一步刺激了我。在此之前,我便多次听说法国有许多有色人种。但当我真正到了那里,才意识到有多少入侵者生活在法国的土地上。不管我去的地方多么偏僻,都能看到入侵者的身影。

为什么要让入侵者征服我们?为什么没有人开枪还击?为什么没有人挺身而出?

所以,我决定站出来做些什么,我要独自与那些入侵者战斗。

你是否属于某个党派?

我不是任何政治组织或党派的成员,但我为不少民族主义团体捐过钱。

是否有组织指示或鼓动你发动袭击?

没有,我自己做出了发动袭击的决定。

你发动袭击是为了出名吗?

不是,为了名声而发动袭击简直太可笑了。试问谁能记住911事件袭击者的名字呢?我很快就会被人忘记的,但我不在意,因为此次袭击所产生的影响会持续多年。

你为什么要袭击这些人?

很显然,穆斯林是入侵者的重要组成部分。穆斯林的生育率更高,试图侵占我们的土地,以达到最终取代白人的目的。

此次袭击策划了多久?

我策划此次袭击大概2年了,3个月前才确定要在基督城发动袭击。

为什么要选在此时发动袭击?

实际上最好的袭击时间应该是昨天,今天只能算是我的第二选择。

为什么要选在新西兰发动袭击?

我一开始并不想在新西兰发动袭击,但我来到新西兰并安顿了下来,随后我便在此进行策划和训练。没过多久我便意识到,这里也很适合发动袭击。

为何选择那些清真寺发动袭击?

一开始,Dunedin的清真寺是我的主要目标,因为我在Facebook上看到了他们的宣传视频。但随后我参观了基督城和Linwood的清真寺,那里的入侵者更多。实际上,我还计划在Ashburton的清真寺发动袭击。

我是否承认自己是恐怖分子?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就是个恐怖分子,我发动了恐怖袭击。但我相信,这是一次对入侵者的抵抗行动。

我是否会为此次袭击感到悔恨?

不会,我恨不得多杀几个入侵者。

我个人是否讨厌穆斯林?

对于那些生活在自己国家的穆斯林,我一点都不讨厌。但对于那些入侵我们领土的穆斯林,我非常讨厌。

我是否讨厌外国人或其他文化?

并不。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我曾游历过许多国家,体验到了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化,那里的人都待我很好。我希望不同民族和国家的人能够友好相处。

但是,如果那些人试图闯入我们的家园,取代我们的人民,与我们开战,那我绝对毫无保留地予以还击。

我是否认为那些死者是无辜的?

侵略者根本谈不上无辜,入侵他人的家园都是有罪的。

我是否想在袭击之后活下去?

是的,但我的确有可能死亡。不管如何策划,袭击开始后的情况都是不可控的。活下来是个更好的选择,这样就能更好的传播我的观点。

此次袭击是否属于反移民性质?

当然,我非常反对移民,反对种族入侵和文化入侵。

我是否意图杀害新西兰警员?

没有,新西兰的警员都很好,他们和法国、英国、挪威的警员不一样,他们依然忠于自己的人民。我会尽力不去伤害新西兰警员,除非他也是一名入侵者。

如果我活了下来,是否会接受审判?

当然,而且我会进行无罪抗辩,此次袭击是针对那些入侵者的。

我算不算法西斯主义者?

是,我是一个真正的法西斯主义者。我同意奥斯瓦尔德·莫斯利(英国政治家)的观点,我是一个天生的法西斯主义者。

实际上,和我理想的政治和社会价值最接近的国家,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TIM截图20190315151127.jpg,0

我是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在重新定义白人身份和使命上来看,我是他的支持者。但从一个领导人的方面来讲,我不支持特朗普。

对于新西兰人来说,我自己算不算一个移民?

实际上并不算,澳洲人住在新西兰不算移民,澳洲人哪怕住在巴伐利亚(德国)都不算移民。我们都是同一个种族,也不存在文化入侵一类的事情。

期望自己何时被释放?

我期望自己被关押27年,然后被释放出狱。这个服刑时间与曼德拉相等,我们俩的罪行也一样。

我明明是澳洲人,为何反复提及欧洲?

澳洲,和其他欧洲国家前殖民地一样,都住着欧洲人的后裔。我们都是欧洲的一部分。我们说的语言来自欧洲,我们的文化来自欧洲,我们的信仰来自欧洲,我们的样貌和欧洲人一样,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流着欧洲人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