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有个别称叫象牙塔,代表了学术的最高殿堂,也代表了学生时代的终结,无数人才在这里完成最后的学习,步入社会,为各行各业输送新鲜血液。可是你见过负债199亿澳元的象牙塔吗

现今时代,科技爆炸式发展,很多人都萌生了一个疑问,大学真的还有用吗?澳洲媒体用非常直白的话语做了注解:大学生后悔了,花了上百亿澳元,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

日前有一项税务局的统计,2017-2018财政年,新州的学生贷款账单已经膨胀到199亿澳元

学生们在借钱上学,这笔钱他们要在毕业后,薪资满足一定标准时开始偿还。

但是,有一半以上的学生对于自己的专业并不满意,很多人在学习期间曾经多次更改自己的专业,未来这个趋势还会变的更加频繁。

一切都是因为社会因素影响,学生们需要为自己的未来做出更好的打算。

人工智能的出现就是一个决定性因素,大批工作岗位在人工智能的威胁下,变的岌岌可危。

时至今日,澳洲四大银行依然代表了行业的最领先水平,但只是针对盈利而言,针对普通员工,四大银行可能会成为一场噩梦。

四大银行之一的澳洲国民银行NAB,突然宣布进行大幅度裁员,

裁员人数为:6000人。

分为三个阶段进行。

消息一出,全澳媒体哗然:澳洲的经济主要支柱之一,铁饭碗的银行业,竟然要裁员?

(Herald Sun)

(悉尼晨锋报)

(Financial Review)

然而,这只是暴风雨的前奏。就在NAB决定裁员不久,CLSA的分析员Brian Johnson表示,Commonwealth,ANZ和Westpac等其他四大银行,也开始大幅度的裁员。计划中,澳洲四大银行将削减共计20000个职位

20000个职位,占到了四大银行雇佣的全部的员工数量的12%,这是从1817年,澳洲成立第一家银行以来,史上最大的一次裁员。

也许对于我们来说,20000个职位不过是个数字,可是对于那些在四大工作的澳洲普通人来说,这是他们梦碎的声音。仅仅一夜之间,自己曾经以为的牢固无比的铁饭碗,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裁员的是20000人,可他们背后,却是20000个家庭,瞬间没了工作没了收入,面临重大压力,等待他们的,甚至可能是流离失所…

四大银行依然保持着巨量的盈利,绝非养不起员工,为什么会裁员?


别了,银行!


是的,银行业,真的不行了。澳洲四大银行裁员,并不是他们经营不善,而是因为大势所趋。

世界众多银行都相继开始了裁员:

日本最大银行三菱日联,宣布裁撤大约1万名银行员工; 

苏格兰皇家银行:将关闭259个分支银行及网点,并裁员680人;

德意志银行:年终奖泡汤,裁员数千人;

日本瑞穗银行:会削减三分之一的员工,近万人将丢饭碗;

瑞信银行:将在2018年底前,在全球范围内裁员5000人;

花旗银行:预计十年间欧美银行将裁员30%,波及170万人。

而这些银行裁员的原因,我们可以从NAB总裁Andrew Thorburn的话中,略知一二。他在宣布裁员后接受了澳媒《AFR》的采访,他表示,“因为新的技术的应用,我们必须要重新评估他们的员工。很多工作可以由AI完成,我们今后需要的员工数量将会减少。与此同时,我们还会关闭一些分行和ATM。”

如果非要一句话总结的话,那就是由于技术的发展,银行低端员工,已经没有生存的空间了!

银行为什么要裁员,为什么撤离ATM机,取消分行?因为现在基本没人取现金了,没人去ATM机和分行转账了全部被网上银行、手机银行替代了。一个网站、一个手机软件,抵过几千号人。

这样的情况,不禁让我想起1994出版的《失控》,作者凯文•凯利的在书中预测:“二十年内,传统银行会消失。”现在看来,这份预言即将成为现实。

接下来几年,你会发现曾经经常去排队的澳洲银行网点,突然不见了。以前常去取现金的ATM机,也说没就没了。对银行来说,曾经引以为傲的大量线下网点已成为它们最大的累赘。而那些遍布各地的ATM机,正沦为“废铜烂铁”!货币去现金化或数字化,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银行可能不会倒闭,但一定会“面目全非”!

澳洲20000人失业的结局,无论是忧是喜,我们都无力阻挡其发生。新时代的洪流已至,你我皆被裹挟其中。


新的失业潮来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次被澳洲四大银行裁员的,都是拥有较为低端技术的银行员工。这样可能会让不少人松了一口气,“以我的知识水平,绝对不会被替代。”但真的是这样的吗?

人类唯一战胜阿尔法狗那个寒夜,疲惫的李世石早早睡下。世界在慌乱中恢复矜持,以为人工智能,不过是一场虚惊。然而在长夜中,阿尔法狗又和自己下了一百万盘棋。是的,一百万盘。第二天太阳升起,阿尔法狗已变成完全不同的存在,可李世石依旧是李世石。从此之后,人类再无机会。

人工智能,不再是科幻小说,不再是阅读理解,不再是新闻标题,不再是以太网中跃动的字节和CPU中孱弱的灵魂,而是实实在在的宿命。我们已身处大时代的革命之中,科学家将现今阶段,定义为弱人工智能时代。

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人工智能正在快速超越人类。这也意味着,大批“高技能”职业,都可能在不远的未来,失去自己原来的工作。

君不见,交易算法已成为华尔街标配。美国顶级量化对冲基金已经开始大量使用机器学习技术进行策略建模,而他们使用的技术和Alphago背后的人工智能技术是类似的。2000年,高盛在纽约总部的美国现金股票交易柜台雇佣了600名交易员。但今天,这里只剩下两名交易员“留守空房”。

君不见,美国已经有十家律所聘用了Ross,一个背后由IBM人工智能系统支持的虚拟助理。Ross可以同时查阅数万份历史判决,并勾画重点。它能够听懂普通人所说的英文,并给出逻辑清晰的答案。以前需要500名初级律师完成的工作,它数分钟内就能够解决。

君不见,在珠三角,富士康厂区外,那些多愁善感的年轻人,来不及抒发乡愁,就得争抢为数不多的机会。工厂流水线两侧,100万台精密机器人正逐步填满他们站过的位置。

对此,斯坦福教授卡普兰做了一项统计,美国注册在案的720个职业中,将有47%被人工智能取代。在那些以低端技术、体力工作为主的国家,这个比例可能超过70%。正在成长的人工智能,它们一旦出现于赛道,人类终将望其项背。

过去用几代人命运承担的大变革,我们要在未来十几年时间内,独自面对。失业大潮即将开始,并没给我们留太多适应的时间。

一日千里的科技,正在使一切坚固的,变成脆弱的;使一切岿然不动的,变成变动不居的。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你处身的行业,会正如大地坍塌,最终只剩下熔岩中的廖廖孤岛。我们能做的,只是在洪流中,尽量抓住一切带有想象和创造元素的稻草,尽量逃避被淹没的命运。

从今日起,尽量让自己的工作更多创造性内容,尽量掌握一门以想象力、创造力为核心的技能,尽量观察信息的风口,并不断迭代自己的认知储备。

旧职业的消亡,只是开始讯号,在新时代的巨震中,每个人都将被重新判断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