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人士表示,中国进口商正在避开进口澳大利亚的热煤,这让外界对澳大利亚和中国政府的保证产生了怀疑。中国政府表示没有禁止澳大利亚的热煤进入中国港口。
被积压的多数热煤是由Glencore、Yancoal和必和必拓(BHP)生产的。在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3月18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分析师表示,澳大利亚的煤炭价格下跌表明,中国正在特别限制澳大利亚煤炭的进口。

分析师说:“与竞争对手相比,澳大利亚煤炭商向中国出口的动力煤价格受到了冲击,这与中国和澳大利亚政府的有关澳大利亚煤炭在中国港口不受限制的保证相左。”
他们清楚地意识到,如果这些煤炭无法进入中国,就只能被困在一艘艘货船上。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分析师表示,因此,澳大利亚煤炭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可能正在下降。

最大的赢家是印尼的煤炭公司,印尼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表明,他们可能正在夺取原属澳大利亚的市场份额。
分析师们表示,澳大利亚的炼焦煤价格依然强劲,因为中国钢厂别无选择。
有趣的是,中国钢铁制造商承认,澳洲炼焦煤通过中国海关的通关时间会变慢,可能需要6至7周,但是他们能接受这个时间,因为他们别无选择。由于中国缺乏优质低硫炼焦煤,这些钢厂最终还是会购买澳大利亚的炼焦煤。

分析人士表示,澳大利亚煤炭的降价可能意味着这些煤炭可能会被转卖给印度。
继中国之后,下一个买家可能是印度。以前,印度通常不会考虑澳大利亚的煤炭,因为澳大利亚的煤炭要比印尼的贵得多,而且印度发电站的设计中使用的是低热值煤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