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新的報告發現,千禧世代仍在努力追求自有住房的大澳洲夢,但能夠實現這一目標的人更少了。

根據《2019年澳大利亞千禧世代報告》,對於19至36歲的澳大利亞人來說,生活費用是今年聯邦大選前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報告發現,緊隨其後的是對經濟、住房負擔能力和買房首付款的擔憂,該調查採訪了全澳1200多名千禧世代年輕人。

據千禧世代人口統計學家兼該報告的共同作者麥吉利克(Tom McGillick)說,傳統大學畢業然後從事全職工作的人生道路已經不再能幫助千禧世代取得成功。

「這不再是通向人生巔峰的直接道路……每天出現在單位上班並不意味着你將在這個經濟中取得進步,」他說,「我們正面臨更大的工作不穩定性。」

麥吉利克說,年齡在30到36歲之間的年齡較大的千禧世代感受到的生活成本壓力超過較年輕的群體,這是一個令人驚訝但又令人擔憂的趨勢。

「即使到了36歲,你獲得可支配收入的可能性也不會高於24歲,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現在25歲左右的人在五年後的生活會有所改善。」他說。。

報告發現,自有房產的前景是千禧一代自身唯一保持樂觀的方面。

所有千禧年代群體都把個人財富的增加視為成功的表現,但難以省錢或存款,是他們面臨的最大財務挑戰之一。

「如果擁有房產,你更有可能認為自己的未來是成功的。」麥吉利克說,「就年輕人和年輕家庭的生活而言,這是一件大事。」

「千禧一代就像其他每一代人一樣,」麥吉利克補充道,「他們想要同樣的東西。偉大的澳洲夢仍然存在。我們看到我們父母那一代的嬰兒潮時代專註於財產投資,以創造財富和保障退休生活。」

澳大利亞首都領地(ACT)、維州和北領地的千禧一代對首置業目標最為樂觀,昆州和新州最不樂觀。

但麥吉利克表示,過去一年房價下跌意味着千禧一代更專註於為買房攢錢,這令人鼓舞。

與伴侶一起抵押貸款的千禧一代人數略微增加了1.58%,而那些自行抵押貸款買房的人則增加了1.37%。

為了積攢首付,7%的千禧一代搬回父母家中生活,比2018年增加了5.31%。

今年約有13%的千禧一代在租房並儲蓄首付,高於2018年的4.1%。

「你看到更多人回應這個[軟化的市場],他們已經準備好抵押貸款了。有更多人說他們有抵押貸款或準備抵押貸款。」麥吉利克說。

該報告還發佈了一個「牛油果泥指數」,這是一個預測千禧一代買房機會的指標。

「如果你是那種經常外食的人,那會影響你的買房機會。」麥吉利克說,「那些抱怨住房承受力的人實際上是在作出犧牲,而不是放縱自己去咖啡館吃飯。買房的容易程度和在咖啡館裏享受牛油果泥之間存在非常明確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