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主义专家和警方内部人士表示,极端激进分子在澳洲构成了越来越多的暴力威胁,并且在基督城大屠杀之后将成为当局更加关注的焦点。

一些受人尊敬的专家表示,澳洲的右翼极端主义分子因移民、种族和犯罪等问题的主流政治讨论基调而更加胆大妄为。所有人都说,极右翼暴力是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

警察和情报机构继续筛选基督城清真寺大屠杀的枪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背景。据了解,他在东欧的旅行是调查的一个特别重点。 

极右翼团体在东欧拥有强大的影响力。目前尚不清楚塔兰特与澳洲的极右翼团体之间有什么联系。

自2015年反伊斯兰的“光复澳洲”(Reclaim Australia)举行集会以来,极右翼势力稳步增长,并分裂成数十个中型群体,主要通过Facebook传播他们的信息。

重要的团体包括联合爱国者阵线(United Patriots Front)和澳洲抵抗运动(Antipodean Resistance)。一些极右翼的Facebook页面,例如“民族主义起义”(Nationalist Uprising)——由埃里克森(Neil Erikson)经营——拥有超过10万名粉丝并经常发表反伊斯兰内容。

星期一,一个名为The New Guard的团体在其Facebook页面上支持基督城大屠杀。

内政部长达顿周一早上在接受澳广(ABC)采访时强调,塔兰特过去三年只在澳洲度过了45天。他说,从他开始领到内政部的那一刻起,安全机构就一直在讨论极右翼的威胁。

一名执法消息人士称,他一直认为,澳洲的下一次大规模恐怖袭击将是一名右翼极端分子发动的。

“从逻辑上考虑,右翼分子发动的攻击通常会导致最大的伤亡人数。”

例如,美国的大多数恐怖袭击都是极右翼成员发动的。

他说,澳洲当局没有做出足够努力来追踪极右组织。但他补充说,塔兰特除非犯下错误,否则当局也很难发现他图谋不轨。

大多数专家和内部人士表示,塔兰特跟挪威极右翼恐怖分子布雷维克(Anders Breivik)最为相似,后者在2011年杀害77人,他们都是独行侠。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除非澳洲当局能够全面监控“暗网”——互联网的极端边缘,将许多极端分子和罪犯联系在一起——否则他们很难找出像塔兰特这样的人。

一名前极右翼光头党成员说,他曾经警告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必须更加关注极右翼主义。“这在澳洲是一个大问题。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只担心伊斯兰恐怖分子。这留下了很大的真空。可悲的是,我实际上一直在等待这种情况发生。”

他说,据他了解,澳洲约有100个极右组织。

专家们质疑澳洲当局对极右翼极端主义的关注是否不够充分,因为当局主要关注伊斯兰极端主义。

但安全机构经常将右翼极端主义视为一个问题。ASIO负责人刘易斯一再告诉参议院听证会,这是一个威胁。

迪肯大学的格罗斯曼(Michele Grossman)是世界著名的迪肯大学激进化专家,曾与州和联邦警察合作,他表示,极右组织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但最近变得更加有组织,并且受到当前可以发表极端观点的“宽容环境”鼓舞。

她说,基督城大屠杀表明“基于全球右翼极端主义分子正在传播的观点,出现了开始采取暴力行动的新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