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亿澳元能干什么?对于现在的新州政府来说,20亿澳元的支出意味着能够将悉尼奥林匹克体育场和悉尼足球场焕然一新。

而对于那些生活在悉尼的人们来说,这20亿澳元可能大大改善教育和医疗,而不仅仅是坐在奢华的体育场内观看一场2个小时的比赛。

 

2017年,新州政府决定斥资20亿澳元拆除和重建悉尼奥运会体育场和悉尼足球场的计划一经公布,体育评论员、前橄榄球联盟球员 Peter FitzSimons就在Change.org上启动了一份请愿书,呼吁新州州长自由党的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stop wasting money(别再浪费钱了)”,截至上周,已收集了超过22万个支持者的签名。

而到底是怎样一个计划,能让民众有着如此剧烈的反应呢?

2个历史悠久的体育馆

澳大利亚体育场,也被称为ANZ体育场或悉尼奥林匹克体育场,坐落于悉尼奥林匹克公园。于1999年3月建成,耗资 6.9亿澳元,次年在这此举办了2000年夏季奥运会。同时,该体育场以超过8万的人的容量成为全澳第二大体育场,仅次于墨尔本的墨尔本板球场(MCG)。

(2000年夏季奥运会期间的田径比赛)

而在其相隔不远的 Moore park,有着比澳大利亚体育场更为历史悠久的悉尼足球场,超过4.5人的场地容量,使得无数场澳式橄榄球(澳式足球)和板球的比赛在这儿举行,只不过如今的悉尼足球场已经开始拆除,丝毫看不出昔日的辉煌。

2017年11月23日,

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证实澳大利亚体育场将被拆除,新建的75,000座长方形体育场将替代它的存在。

同一天,还宣布悉尼足球场也将在澳大利亚体育场之前重建。澳大利亚体育场的最初计划是2019年开始拆除,新体育场将于2021年完工。

2018年3月29日,

在众多的质疑声下,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自由党的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不得不宣布澳大利亚体育场的拆除和重建计划已被取消。该体育场将改成翻新和重新配置,成本被迫缩减至8亿澳元,比之前重建成本减少5亿澳元。而悉尼足球场将继续完成重建,成本预计为7.3亿澳元。

即便如此,新州州长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仍受到许多的反对和批评。包括悉尼市长Clover Moore都在其中。

如今,悉尼Moore park的悉尼足球场周围环绕着大型栅栏和脚手架,拆除场地的工程已经在进行,不过看起来似乎并不顺利。

由于当地社区组织Democracy Matters 和 Waverley Council 联合向新州政府提起法律诉讼,认为该项目设计存在缺陷。司法部长Nicola Pain 2月26日下令,建筑商暂时停止悉尼足球场的重大拆迁工作。

新州工党领袖戴利Michael Daley表示,体育场的拆除不应该在选举之前开始。因为如果当选,工党政府不会重建它。

 

新体育馆未必是人们真正的需求

相比花20亿澳币翻修体育馆,成就那些竞技运动,其实这笔资金能做的还有很多。也许是数十所崭新的学校,也许是更高效的医疗设施。

在新州,还有那么多的孩子并不能拥有足够的学习资源,还有那么多病痛正在折磨着病人,对于更多的新州民众而言,这些比新的体育馆更重要!

新州工党领袖戴利Michael Daley承诺,如果当选,将要把这20亿花得更值得!

我们的孩子在炎热,闷热的环境中无法正常学习。

工党承诺在其领导下,新州每所公立学校都将安装空调,项目将从贝姬莲政府22亿澳元的悉尼体育场开销中收回3亿澳元,并将其加入国家预算中拨款5亿澳元,使总额达到前所未有的8亿澳元。

新校舍的修建,也已经纳入新州工党的计划中。

根据预计数据显示,到2036年,新州公立学校学生注册数将达到100万,这一数字比现在增加20万,原有的校舍已经远远无法跟上学生的增长数量!但是目前执政的自由国家党却忽视这一现象,把宝贵的预算用于拆除和重建体育场馆。

戴利承诺,如果当选,将兴建超过50所新学校。所有的新学校将包含一个多功能教育区。

自由党一直忽视的悉尼儿童医院儿科心脏病服务。

医务人员一再表达这些担忧,但自由党却未能倾听。自由党没有投资于悉尼儿童医院改善服务,而是斥资22亿澳元重建体育场馆。戴利和工党将投资570万澳元,用于支持Randwick悉尼儿童医院的儿科心脏病服务。

 

相信对于每一个在新州生活的人来说,对于是否需要花费20亿澳币翻修体育馆的项目都有了自己的答案。新州是我们生活工作的地方,这里的每一次改变与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

而这一切的结果都会于3月23号的新州大选后给出!你的答案是否也和我们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