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翼的昆州参议员安宁(Fraser Anning)去年带家人全澳旅行所花费的纳税人资金,超过其他任何政客。

安宁因在基督城恐怖袭击后责怪穆斯林移民而遭受抨击——他手下工作人员的差旅费用也是非部长或影子部长的议员中最高的。

独立议员开销管理局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联邦政客在2018年为各类费用报销了1.39亿元– 比上一年增加约1000万元。  

1月至12月期间,安宁参议员为44次旅行报销了34,672元的家庭旅行费用——超过任何其他国会议员。

所有议员都可以在成本限制内以公款带家人前往堪培拉或在他们的选区周围旅行。他们每年还有权参加三次州际家庭团聚旅行。

然而,去年只有另外两名政客在家庭团聚旅行上花费超过3万元,分别是金融部长科曼(Mathias Cormann)和普莱斯(Melissa Price)——他们都来自与其他州孤立的西澳。

安宁参议员拒绝回答有关他如何使用纳税人资金的一系列问题,其中包括去年花费了21,483元的22趟航班,而目的地既不是堪培拉,也不是他的家乡。

这位参议员的发言人表示,“这些州际旅行符合议员权利要求,而且都是为了昆州的选民”。

安宁证实,他前往墨尔本参加右翼集会的一些旅行开销是由纳税人支付的,尽管他在维州根本没有选民。

在上周末的这次旅行中,安宁参议员被一名17岁男孩“扔鸡蛋”,抗议他将清真寺枪击事件与穆斯林移民联系起来的言论。

安宁告诉记者,这次墨尔本之行的费用“当然”是纳税人出的,不过因为当前的费用报告只统计到去年12月,所以没有出现这次旅行。

去年安宁的工作人员花掉了24万7128元的差旅费——比来自西澳的斯特勒(Glenn Sterle)或布罗克曼(Slade Brockman)等参议员的费用还高一倍多。

安宁手下有6-9名工作人员出差,在没有担任部长或影子部长职责的议员中是最多的。7月至9月期间,他的七名工作人员每月向纳税人报销近3万元的差旅费。

参议员安宁在2018年总共报销了55万6472元——超过大多数其他参议员,包括韩珊(Pauline Hanson)55万3064元,辛奇(Derryn Hinch)53万6804元和汉森-扬(Sarah Hanson-Young)39万554元。

但昆州自由党参议员麦克唐纳(60万8096元)和参议员布罗克曼(66万7657元)的报销总金额比安宁还要多。

在所有类别的支出上,反对党党魁肖顿去年申报的费用超过其他任何议员——318万2385元。但这包括他手下36至40名员工的225万4569元。

这些报导还显示,总理莫里森去年11月在昆州的“巴士之旅”中花了2000元租用豪华轿车。

这次“巴士之旅”广受媒体报道,但在《悉尼晨锋报》和墨尔本《时代报》发现他实际上是乘坐空军的VIP飞机完成大部分旅行以后,莫里森受到了抨击。

国防部最近发布的记录显示,VIP飞机每小时的飞行费用约为46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