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7年起,澳大利亞就出了件大事——有人揭露:一個女律師竟然是警方的線人!

按說:幫助警方,將自己的客戶——罪犯——繩之以法,這不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嘛。但在澳洲卻成為震動全國的醜聞,而且還促成了一個獨立的反腐敗機構,對警方展開調查,還要披露這一女律師的名字!

這算“反腐敗”?

政府幫着黑幫,去挖“告密者”?

出事的維州公安廳,當然拚命保護自己的“線人”,就申請法院封嘴:不準披露女律師是誰!

法官未判決前,一時間,全社會都知道有一個“X律師”(Lawyer X ),卻不知是誰。只知道故事情節,堪比好萊塢大片兒,算是澳洲的“無間道”:

她是一位資深的刑事辯護律師,長期為毒販、黑幫代理案件。但卻從2005年起,秘密登記成為警察線人,代號為3838, 搜集自己當事人的犯罪證據,成功幫助警方,破獲了許多轟動一時的案件。

但是,法官的態度,也很“不講政治”,也批判警察召募律師(做線人),是對”法治的嚴重破壞“,還說警察和女律師,沒一個好人!

聽了這話,人民群眾可能會問:這是人話嗎?難道壞人是好人嘍?

Lawyer X 是誰?一時間成了澳大利亞全社會的懸念。

警察不得不使出渾身解數,運用各種法律程序,來拖住法院,不讓Lawyer X 的真面目暴露。據報道,維州公安廳為了打這一場官司,已經花掉了4百萬澳幣!

警方說:如果向全社會披露Lawyer X 的真實身份,無疑將她和她的家人生命,置於危險境地!

但是,在2019年3月,警方真的就輸了官司——維多利亞州最高法院裁定:公開這位律師名字!

困擾社會一年多的Lawyer X, 露出了真面目:Nicola Gobbo(高寶),一時轟動整個澳大利亞,照片也登的到處都是!

女律師Gobbo,曾經與她的黑幫客戶,甚至手牽着手。黑幫大佬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如此信任的律師,原來是警方的線人。

最高法院認為:女律師Gobbo將面臨的危險,是真實的。但是,這一危險,並不能與法律公平面臨的危險,相提並論!

最高法院說:如果不讓她的客戶(毒販)們知道——他們的律師破壞了“律師與當事人特權“,暗中對抗、而不是幫助他們,那麼法治的危險,遠遠大於線人律師的個人安危!

Victoria Police have spent more than $4m in legal fees trying to protect her identity, saying that her life and that of her family would be at risk if her identity were to be published. In November, the high court ruled that the risk to Gobbo’s life was real but did not outweigh the risk to the integrity of the justice system if her past clients were not informed that their lawyer may have breached legal privilege and worked against them.

法治的危險?

法治,不就是打擊罪犯的嗎?怎麼律師幫警察抓壞蛋,反倒讓”法治危險“了?

其實,馬說要說的是:法治也好,法律也罷,出發點並不是打擊犯罪的。這一點,聽着彆扭?我們後面再說。

先看看這女律師怎麼樣了。

其實,這女律師早在1995年——她法學院最後一年時,就登記成為警方線人;而且不斷努力,將自己打造成”專門為黑幫辯護的專家“。

在真實身份被揭露後,身心疲憊的Gobbo說起“為啥這樣做”:

“我個人非常惱火一些罪犯,比如Carl Williams (澳洲黑幫與毒品集團的核心人物,2010年死於獄中),常常利用法律的公平程序,而逍遙法外“。

這位女律師成為警察線人後,一共將22位黑幫客戶,送進了監獄。在一起案件中,她身藏竊聽器,會見一位被懷疑為內鬼的前輯毒探長。

這怎麼看,都是一位勇於跟犯罪做鬥爭的女俠啊,怎麼就成了醜聞主角了?

維州皇家警察行為調查委——專門為此案而設——說:

“公眾可能不理解:法律界人士——法官,律師,還有我們調查委,幹嘛對 Lawyer X 這麼大火氣?

“但是”, 該委員會主席說:法治 (the rule of the law), 要求所有人——不論他是富人,或是被剝奪了公權的人,或是窮人,或是有勢力的人,無論是個人,還是政府,無論是警察,還是私人機構——都有權運用同樣的法律!

But the rule of the law, said Commissioner Margaret McMur­do, “requires that everyone (the rich, the disempowered, the poor, the mighty, individuals, governments and their agencies, police officers and corporations), everyone is answerable to the same laws”.

正因為如此,即便是涉嫌犯罪的人,也有同樣的權利,去使用同樣的法律規則。

10多年前,第一次聽見我的導師——著名的刑法學者——說:刑法的制訂,並不是打擊犯罪的。這句話讓我嚇了一跳。但很快就恍然大悟。

他說:因為如果沒有刑法,打擊犯罪更容易。制訂了刑法,打擊犯罪反而束手束腳了。在我們的文、革、期間,沒有任何法律,隨便一個縣城的革委會主任,都可以隨便編一個罪名,判處一個可疑的人。

因為那時,沒有法律,官家可以隨心所欲打擊犯罪,所以社會治安好得不得了!

當年刑法老師講過這樣一個真實案件:一位小夥子,暗戀上了一個國營商店的女店員,又不敢表白,就老去看。女店員就報了警。公安一查,這小夥子家裡出身地主,於是就來了靈感,縣長大筆一揮,給定了一個“反革命老看罪”,判刑,很快就解決了這個問題。

沒個法律,全憑官大人感覺,這顯然也不行。社會治安好了,但普通人也不安全了。所以,中國就有了後來的法治建設。

所以,你現在應當看出來了:

法治,不是打擊罪犯的,而約束公權力,約束公權力不能濫用的。

馬說不止一次提醒:公權力的隨意,雖然會讓社會治安變好,但是,公權力猶如老虎,一旦從籠子里放出來,在嚇跑小偷、毒販的同時,對普通人也是威脅。很快一發不可收拾。所有的公權力獨大的國家,都發生過“和平年代大規模平民死亡”的現象。

兩害相權取其輕。與可能放縱某個罪犯相比,公權力的放縱,後果更可怕。納粹政權,可以在和平年代,殺掉600萬猶太老百姓;而放縱一個黑幫,累死他們也殺不了這麼多人。

所以,這位女律師,幫助警方抓自己的客戶,結果是好的,但談不上是維護法治,反而是對法治的破壞。

因為律師告密,就破壞了——犯罪嫌疑人於律師之間的信任關係。為什麼一個罪犯和律師之間的信任,這麼值得保護?

明白了法治的目的,對此就很容易理解:因為不懂法律這一套,犯罪嫌疑人只有毫無負擔,與自己的律師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而不必擔心後果,他才能充分地、平等地使用這一法律系統。作為個體,才能與強大的國家機器,在一個平等的競技規則下,公平地對抗,從而防止公權力的恣意。

如果律師是可以向公權力告密的,那麼這一套宣稱“程序公平”的法治,就失去公信力了。

一個社會,如果法院也失去了公信力,後果將是非常可怕的。

看起來有點扯的是:

對於女律師告發的22個已判刑當事人,負責調查此事的“皇家委員會“,到監獄挨個通知:當初你們的辯護律師,實際是警察線人,因此,當年對你的審判,程序上不公平,你有權上訴了!

這尼瑪,對罪犯也太好了吧?

這其實,是基於這樣一種理念:如果手段是不當的,即便結果是好的,也是要丟棄的!因為”不擇手段“,總是讓人不服,尤其是國家機器,如果只重結果,而”不擇手段“,實際更會污染社會空氣,讓民眾更以流氓作風為榮。而一個以流氓作風為榮的社會,還會安寧么?

相反,對罪犯,也講公平,看起來有點扯,看起來嬌寵罪犯,卻在社會中樹立一種君子風範,不但不會放縱罪犯,反而可能消滅犯罪。

君不見,當年芝加哥黑手黨橫行,警察費半天勁抓來,到了法院,這個證據不好,那個證據不行,法官敲個槌就給放了。這看起來多放縱犯罪啊。但你看,這黑手黨,反而在美國慢慢絕跡了!

馬說有時開玩笑說:這是不是跟七擒孟獲似的——法律程序這麼講公平,一來二去,黑手黨也不好意思了吧?

除去消滅“貧困”等犯罪誘因,允許壞人平等運用法律,甚至允許壞人鑽法律空子,看似“政治不正確”,但是,壞人在鑽法律空子時,每次都要認真研究法律,一來二去,反而培養了他們對法律的敬重——因為有用啊——反而讓全社會,都知道了法律是多麼重要,這反而培養了全社會的守法意識。

而那些為了一時的“大快人心”,而經常地“拋開法律、追求正義”,只能讓大家越來越看不起法律,看不起規則。而一個沒了規則的社會,還會消滅犯罪?消滅特權?

靠情緒治國,靠補素正義感治國,看起來蕩氣迴腸,其實都是老土。可能還害了我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