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在过去的12个月中,在18至55岁的澳洲男性中,有二分之一的人经历过性行为困难。

调查结果来自澳洲男性健康的纵向研究,其中包括1.2万多名男性。总体而言,在有性生活的男性中,54%报告至少有某个特定的性问题持续了三个月或更长时间。

这些人报告了一系列困难:

3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过快地达到了高潮;

15%的人无法达到高潮或需要过长时间才能达到高潮;

17%的人性趣缺缺;

11%的人在性行为中感到焦虑。 

勃起功能障碍——定义为难以勃起或难以保持勃起——往往成为媒体和公众讨论男性性“问题”的焦点。

但是在这项研究中,只有20%的45-55岁男性报告了勃起功能障碍,而在所有年龄组中更只有14%。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男性报告性生活困难?

男性性生活困难与一系列身体、心理或社会因素有关,包括焦虑、压力和情感关系出现问题。

在澳洲男性健康纵向研究中,自称整体健康状况糟糕的男性更有可能报告一种或多种性生活困难。残疾、心理疾病、肥胖、嗑药和饮酒以及每日使用止痛药都会增加某种形式的性行为障碍出现的可能性。

无法获得令人满意的性生活会对生活质量产生负面影响。讨论对男性性生活的担忧应成为一般临床护理的一部分,特别是对于罹患可能导致性生活困难的其他疾病的男性。

性能力重要还是快感重要?

男性性困难或性问题的医学诊断倾向于从性能力出发(勃起功能和高潮能力),而不是快感或亲密感。

这取决于以下假设:男性性快感的主要来源(如果不仅仅)源于插入式性行为的表现——这才需要勃起和性高潮。

然而,研究表明,许多男性会使用其他术语来定义性快感和性满足。

这包括渴望、放松、平静幸福的体验,以及给予他人快感和感觉与他人亲密相连。

虽然达到性高潮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它并不一定是主要目标。

男性气质和男性性欲

描述男性性欲的主导文化形像是男人们随时随地都兴致勃勃。人们觉得男性活力和男子气概离不开性欲高涨,而且往往认为应该由男性主动发起性接触。

性交(插入式性行为)被当成异性恋伴侣之间最理想和最重要的性行为。

这些形象通过媒体信息——广告、电影和电视——以及医疗“解决方案”的营销来创造并加强了男性性问题。越来越多“伟哥”类的药物出现,把持续勃起打造成了男性获得性满足的终极目标。

但男性性快感和欲望的个人体验却要比这更加细致或被动,但性的文化形像却为人们理解自己的身体、性欲和性经历的方式设定了规范标准。

这也难怪男性可能会对自己的性表现感到焦虑,并担心自己性趣缺缺,无法以正确的速度(或根本无法)达到高潮,或者无法维持勃起了。

这并不意味着这些问题对这些人来说不是真正的挑战或问题。相反,它体现了文化对男性必须表现出特定类型性行为的压力。

2014年澳洲一项研究调查了这些压力对140名男性参与者性功能的影响。研究人员发现,接触传统阳刚之气文化形象的男性对性的看法,导致他们更容易出现性功能障碍。

挑战刻板的性别印象

对男性气质的期望塑造了男性理解性和身体的方式,就像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影响了女性对性和身体的体验一样。

对男性气质的期望也模糊了性别或性别认同不符合传统男性/女性二元性别的人的性行为和经历。

女权主义思想和行动主义暴露了不切实际的女性性别刻板印象造成的情感和社会影响,也提供了一个质疑男性性别刻板印象影响的平台。

如果超过一半的澳洲男性都在为自身性生活的某些方面感到担心,我们就需要仔细研究男性性行为的文化和政治背景。男性性困难的医学或心理定义只能说明问题的一部分。

 

本文译自澳广(ABC)Jennifer Power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