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警告称,工党出于一种“琐碎的左翼执着”坚持要重新谈判现有的自贸协定,会导致一些协定面临崩溃的风险,损害出口商和经济。

伯明翰参议员周二在悉尼与香港签署了自由贸易协议,工党的回应是承诺要通过更公开地谈判未来协议,消除公众对自贸协定的冷嘲热讽,并消除那些激怒社会大众的因素,如在自贸协定中取消劳动力市场测试。

除了取消劳动力市场测试豁免外,工党还承诺把“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条款”(允许外国公司起诉政府)排除在未来的自贸协定之外,并对当前的协定进行重新谈判。

澳洲在三周前与印尼签署自贸协定,周二又与香港达成了协议。此外,澳洲还与秘鲁签署了协议,国会在大选后恢复之后,需要批准这三项协议,但伯明翰参议员指责工党没有直接回答是否会批准它们目前的形式。

伯明翰参议员说:“如果肖顿放弃这些协议,或者试图重新谈判这些协议,那将是鲁莽和不负责任的,这将危及澳洲出口商的利益。”

“工党是否真的会为了那种琐碎的左翼执着,例如反对投资者争端解决机制,就拿我们蓬勃发展的出口市场冒险?”

“肖顿和工党需要明确说明他们是否会支持澳洲的农民和企业,还是他们会完全听命于工会?”

尽管联盟党强调自贸协议带来的经济利益,但澳洲工商会(ACCI)警告说,企业未能从一系列新协议中获得好处。

ACCI的第四次全国贸易调查发现,大多数企业都认为自贸协定与自身无关。报告称,“相当多的企业不了解也不使用自贸协定。企业了解并使用自贸协定的情况从秘鲁-澳洲自贸协定的2.5%到中澳自贸协定的34%不等”。

反对党贸易事务发言人克莱尔(Jason Clare)周二在ACCI报告的发布会上说,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让企业利用这些协议,出口商面临的挑战包括繁文缛节,难以获得融资和政府激励措施。

克莱尔还将承诺,肖顿工党政府将采取更多措施来建立对自由贸易的支持,并表示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生活水平停滞不前,中国经济崛起和技术变革都带来了对就业保障的担忧。“所有这些都为这种不信任创造了完美的培养皿。我不希望我们在海外看到的情况发生在这里。”克莱尔说。

他还将重申工党反对放弃劳动力市场测试,以便更容易进口外国工人,这滋生了对自贸协定的反对。“这让人们认为这些协议都是关于大公司而不是关于他们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