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房屋建筑商表示,现在不是限制永久移民的“恰当时机”,因为这可能会加剧建筑业的放缓。

权威人口统计学家也警告说,莫里森的新人口计划将导致“巨大的劳动力供应紧缩”。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的12个月内,人口增长率稳定在1.6%,估计居民人数增加了395,100人,达到2510万人。 

净海外移民率下降了7.5%,有240,100人进入澳大利亚,而前一年为259,400人——这一下降部分是由于大量留学生离境所致。

维州是所有州和领地中人口增长率最高的,为2.2%,其次是澳大利亚首都领地(ACT),为1.9%,昆州为1.7%。在政府宣布计划实施16万的年度移民上限,并且推出新签证以确保至少2.3万名移民在乡镇定居之后,ABS公布了这些数据。

住房产业协会(HIA)的首席经济学家里尔顿(Tim Reardon)表达了对该计划的担忧。他告诉《澳大利亚人报》,在过去的五年里,经济一直受到住房建设行业的推动,削减长期移民吸纳量可能会导致该行业的就业减少。

他说:“如果我们看到周期中的人口增长萎缩,那将加速房屋建筑活动的下滑,并对更广泛的经济产生更大的影响。十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受雇于建筑和施工行业……现在不适合在周期中对人口增长踩刹车。”

澳大利亚移民委员会(Migration Council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威尔希尔(Carla Wilshire)表示,澳大利亚移民框架的重点似乎正从永久性移民转向临时技术工作者。

“我认为削减永久性移民项目使钟摆更倾向于临时移民,”她说,“它可能会围绕社会凝聚力和移民融合创造出各种其他问题。”

威尔希尔还对政府宣称改革永久移民摄入量是旨在减少主要城市拥堵的说法表示担心。

“我担心的是,每当我们关注人口问题时,我们都会通过基础设施和拥堵的视角来看待它,而不是通过更广泛的产业政策、全球竞争力和(地缘战略)定位框架。”她说。

墨尔本大学人口统计学教授麦克唐纳(Peter McDonald)告诉《澳大利亚人报》,由于总理承诺再创造125万个工作岗位,并且约有200万婴儿潮一代将于2024年退休,因此减少永久性移民是不明智的。

他说,这325万个工作岗位“绝对不可能”只“来自澳大利亚工作者”,当中的缺口需要由临时技术工作者来填补。他们认为差距需要由临时技术工人来填补。

“考虑到澳大利亚目前面临的劳动力供应紧张,削减移民人数并没有经济意义。”麦克唐纳教授说。

艾伯特(Tony Abbott)的审计委员会主席谢泼德(Tony Shepherd)支持人口计划作为合理的政策,他认为“人口增长超过了一些城市的服务和基础设施的增长”。

不过,他表示,熟练劳动力的供应问题“只能通过全面改革我们的技能和培训政策和流程来解决”。“与此同时,对我们所缺少的技能提供临时签证对于保持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无法培养足够熟练的技工是一种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