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向年轻澳人发出了一个可怕的警告,指出了一个如此糟糕的问题,它可能将澳洲变成一个他不愿居住的国家。

肖顿在珀斯的竞选巴士上接受了news.com.au的采访,称拥有有钱的父母几乎已经成为决定哪些澳人可以获得成功的最重要因素。 

“有对有钱的爹妈总是有用的;它永远不会过时。但是,我们不能建立一个贫富分化的社会,让拥有富裕的父母成为获得成功的唯一途径。”他说。

这位联邦工党领导人表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不平等加剧已成为澳洲年轻人面临的“真正威胁”。

“最近几年,自GFC(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生的事情是,全世界的国家都印刷了更多的钱。收入变得越来越低,财产——固定资产——变得更值钱,”他说,“如果你有很多财产,那么自那时起你就过得很滋润,但如果你没有很多财产,依靠每周的收入,你就会倒退。”

肖顿指责全球力量、莫里森政府和“双速”税收结构,让富人可以通过减税和补贴(如负扣税和红利抵免)来选择要支付哪些税款。

“我们必须成为一个更具流动性的社会。教育质量不应该取决于你所住的地区,而医疗质量也不该跟你的信用卡有关。”他说,“我不想住在这样一个国家。”

民调显示,肖顿有望在六七周后接手莫里森的工作——他说,不平等现像日益加剧,这违反了让澳洲“脱颖而出”的哪些东西。

“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们可以白手起家的国家,但如果我们看到社会中人群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人处于不利地位,越来越多的人被推到谷底,而爬上顶层的人越来越少,那么这就威胁到了澳洲的杰出。”他说。

他对这种不断增长的威胁的黑暗警告听起来可能有点夸大其词,但是年轻澳人正感到一种绝望——他们没有那些可以自动生钱的资产可以依赖,或者继承,而且可能永远无法获得它们。

一代年轻人放弃了这辈子拥有住房的希望,而那些能够在方式站稳脚跟的人越来越依赖父母的金援。

只靠依靠工资收入的年轻澳人正在竭力储蓄买房首付,但生活成本正在上升——特别是电力价格——工资根本跟不上。

去年抵押贷款比较网站RateCity发布的分析发现,50%的千禧一代求助父母帮他们买房,而20年前的首置业者只有27%这样做。

那些无法获得“父母银行”赞助的人被抛在了后头。

那么,那个能够很快管理国家的人打算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肖顿表示,如果当选,工党将努力解决澳大利亚不平等加剧的“威胁”。他警告说,没有快速解决方案,但解决不平等问题是他所有政策的核心。

首置业者

工党计划收回给房产投资者的税惠,肖顿表示,这将“让你更容易买到你的第一套房子”。如果当选,工党政府将废除现房的负扣税优惠,并将资本利得税优惠减半。

已经从负扣税中获益的人将不会受到影响,但在工党上台后,投资者将无法在购房时享受优势。“这将使你更容易买到自己的房子,因为在我们当选后的下一次拍卖中,你不必与正在买第八套房子还能获得税收补助的人竞争。”肖顿说。

“这将减少(首置业者面临的)不公平竞争,因为税收制度不应扭曲住房市场,而这正是现在发生的事。”

恢复加班费

肖顿表示,他将恢复加班费,“开始给予人们更好的待遇”。他计划废除公平工作委员会关于降低零售、酒店和快餐行业加班费的决定,并防止进一步削减加班费。

而联盟党则为该委员会的决定辩护,并计划保留变化。

工党也打算提高最低工资。而联盟党再次为现状辩护。

能源价格

肖顿表示,他希望“结束所有关于气候变化和能源的吵嚷,并提出降低电费和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

他说:“到2030年,我们必须将50%的能源转移到可再生能源上。因为可再生能源更便宜,更清洁,并将为澳大利亚创造就业机会和新兴产业。”

工党还设定了到2025年,在澳洲家庭内安装100万个家用电池装置的目标,理由是智能能源委员会估计电池将使家庭能够节省60%的电费。

莫里森政府也承诺降低电价。法律草案包括强制电力公司解体的惩罚和权力,政府认为这是确保电力零售商和发电商不故意抬高电价所必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