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A(澳储行)目前最大的担忧是,澳大利亚的家庭将进一步削减支出,以应对收入增长放缓和屋价下跌的影响。
鉴于消费支出约占澳大利亚经济活动的60%,消费支出出现任何问题都可能导致澳大利亚整体经济出现放缓。
这种情况在过去的两个季度里已经发生了。ABS(澳大利亚统计局)发布的GDP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出现大幅下滑,人均经济活动在过去两个季度实际上就已出现了下降。
不过,澳储行助理行长Luci Ellis则淡化了屋价下跌在家庭减少消费支出的决策中所起的作用,指出这是澳人捂紧钱包是因为可支配收入增长停滞不前。

在3月26日上午对房地产和建筑行业的演讲中,Ellis博士透露,澳储行的研究显示,屋价下跌主要影响的是汽车和家具、电器等家庭用品的销售量。
Ellis博士还淡化了自全球金融危机后不久矿业建设热潮结束以来,澳大利亚工资增长疲弱的影响。她表示,有迹象表明,由于失业率的下降,工资增长速度已开始加快。
相反,Ellis博士指出,从家庭收入中扣除的一系列基本生活成本,拉低了他们的可支配收入,是他们决定捂紧钱包的一个关键因素。

Ellis博士说:“2018年,澳人的可支付收入增长近6%,这明显快于家庭总收入的增长。”
其中扣除的最主要的一笔费用是个人所得税,Ellis博士表示,目前个人所得税正以历史上最快的速度增长。
她指出:“在过去的一年里,澳大利亚的家庭缴纳的税收增长了约8%,是其家庭总收入3.5%增幅的两倍多。”
Ellis博士补充说:“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6年里收入增长本身就比较缓慢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的税收的增长就一直都超过了收入的增长。”
简单地说,在过去的五年里,普通家庭的税收增长速度比他们的收入增长速度快得多。

个人所得税上涨的原因
Ellis博士表示,有几个因素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所得税税率没有提高的情况下,税收份额却增加了。
她指出:“目前,投资性房地产贷款的利率高于自住者的利率,但总体而言,抵押贷款的利率结构比几年前要低。而过去10年,一些城市的屋价大幅上涨,投资者出售房产所缴纳的资本利得税也将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