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重要的报告警告说,澳大利亚的肥胖流行病正以惊人的速度加速,仅在过去三年中就有近100万人变得肥胖。

全澳数据显示,自2014-2015年以来,估计有90万澳人加入了肥胖症的行列。现在有近三分之一的成年人肥胖,四分之一的儿童肥胖或超重。

根据“肥胖行动集体”(Collective for action on Obesity)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尽管过去十年里肥胖问题和一系列策略一直受到关注,但当局并未出台持久的详细行动。 

“结果,澳大利亚以惊人的速度倒退。”100多家研究机构、企业和倡导组织联盟发出警告。

在过去十年中,全澳肥胖人数增加了一倍(270万至580万)。

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儿童肥胖或超重,16-17岁年龄段中有超过十分之一的儿童肥胖,对他们的身体、神经和心理发展造成了影响。

据报导,肥胖的儿童和青少年在成年后肥胖的可能性是普通孩子的五倍,而且更有可能患上健康并发症和慢性疾病,如二型糖尿病、哮喘和睡眠呼吸暂停等。

婕斯6岁时第一次因为体重问题去看营养师,9岁时,她已经符合临床上的肥胖标准。13岁时,婕斯被诊断出患有多囊卵巢综合症,这是她体重增加的主要原因。

但是,许多人将肥胖与懒惰联系在一起,现在17岁的婕斯仍在超重范围内。“这是最令人心碎的部分……但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在起作用。”她说。

ABS预测显示,在未来十年内,有40%的澳人将属于肥胖(890万人)。

Bupa健康基金会执行负责人施密德(Annette Schmiede)说:“我们正在迅速走上美国的老路,他们已经确切地发现了肥胖带来的医疗和经济成本。”

据报导,肥胖使经济损失118亿元(2017/2018财年的直接医疗费用54亿元,间接费用64亿元)。

“如果我们不大幅度增加解决肥胖问题的努力,那么这个问题将超越政府和社区控制它的能力。”施密德说。

去年12月,澳大利亚肥胖流行病专责委员会提出了22项建议,包括对饮料征收糖税和限制垃圾食品广告。澳大利亚政府健康委员会在去年10月召开会议之后,正在制定国家肥胖战略。

“政府、研究人员、企业界和更广泛的社区必须共同承担这一问题的责任。”澳大利亚肥胖症执行主任辛普森教授(Stephen Simpson)说。

迪肯大学健康转型研究所所长皮特斯教授(Anna Peeters)说,主要的不公平现象意味着原住民、贫困人口以及农村或乡镇社区更容易患肥胖症。

贝克心脏和糖尿病研究所的迪克森教授(John Dixon)说,增长最多的是BMI为40或更高的人群——临床上肥胖最严重的人群,他们给卫生系统带来“巨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