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霍華德政府部長史密斯(Warwick Smith)是為數不多的可以從政壇完美轉身開始從商的澳大利亞前政治家之一,並且在兩個領域都擔任過各種各樣的職務。兩段經歷的共同之處在於,史密斯都需要與中國打交道,他擁有數十年在中國做生意的經驗,也能夠適應不斷變化的政治環境。

最近,他被任命為商業委員會(Business Council)的新中國領導小組(China Leadership Group)的主席,與澳大利亞最大的公司就澳中雙邊關係及其對他們的影響進行定期討論。

政治關係中的緊張局勢——特別是過去18個月中的這種緊張局勢已經成為一種固定條件——使這成為澳大利亞公司和澳大利亞經濟面臨的一個特別敏感的問題。  

根據史密斯的說法,儘管壓力點變得更加明顯——包括澳大利亞煤炭出貨延遲產生的日益嚴重的壓力點,但澳中商業關係仍處於合理的狀態.

「這變得越來越令人擔憂,」史密斯說,「我只是對我們煤炭出口的延遲感到擔心。」

他仍然堅持認為,如果沒有目前的緊張局勢,澳大利亞和中國有可能相互適應。所以他辯稱,澳大利亞部長們在訪問中國後在新加坡發表強硬言論的習慣——正如國防部長派恩(Christopher Pyne)最近所做的那樣– 並沒有幫助。

「他們需要仔細斟酌自己說的話。這是澳中關係的一個極其重要的因素,」他說,「有些話說得太隨意,這會導致攻擊和損害,並且會產生日積月累的影響。因此,變化看起來似乎比實際情況更加戲劇化。」

「我說的是現實主義和平衡,要認識到我們的利益處於一個主要涉及亞洲垂直市場的經濟體中。」

「沒有人要求我們以任何方式犧牲我們的價值觀,但是要承認我們的利益和長期關係建立在協作模式的基礎上,要加強服務和商品貿易。」

史密斯仍然警告說,外交困難使得澳大利亞企業想要在中國擴大或銷售其產品和服務變得更加困難,而且面臨中國企業的更大競爭。

「它們不只是試圖阻止你,但他們的設備越來越好,他們的融資越來越好,他們的競爭模式越來越好,」他告訴《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因此,由於中國企業的競爭力不斷增強,澳企在中國的運營存在很大困難。」

這也導致中國歡迎澳大利亞企業的熱情冷卻。

「他們不像從前那麼寬容或熱情了。合作初期的新鮮度已經過去了。」他說,「我們僅僅是許多想要在中國做生意的國家之一,中國變得更加謹慎,要求更高,因此困難程度也在上升。

「政治概述是,中國人正在對企業進行更加強有力的政治監督和監管。」

另一名前政治家、前財相柯斯特洛在《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的商業峰會上指出,與澳大利亞不同,美國商界並不強烈支持加強對華關係。中國公司越來越多地被視為美國公司而戰略競爭對手而非潛在客戶。

但史密斯認為,中國認為澳大利亞正在改變自己的立場,以更加迎合一些來自美國的「好戰」觀點。

但這並不是單方面的。史密斯承認,中國在習近平領導下的做法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在促進自己的國家利益和世界觀方面變得更加自信和積極。

這使得許多國家對中國的長期意圖以及地緣政治影響或「一帶一路」倡議更加不安。但是,這些項目所涉及的資金和投資仍然是一種強有力的誘惑,反映在從意大利政府到維州政府都願意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

澳大利亞企業——以及政府——恐怕都會發現,要找到不同利益之間的平衡點並不會變得比較容易。

 

本文譯自《澳洲金融評論報》Jennifer Hewett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