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工党党魁达利(Michael Daley)此前曾有过“那些有博士学位的年轻亚裔抢走了我们的工作”的论断,没想到这让他在州政府的选举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达利的失利让大家明白,中国的社交网络平台微信在即将到来的联邦政府选举中可能会扮演重要角色。

在达利的言论被公开之后,自由党竞选人、澳洲华裔Scott Yung在微信上发布文章,称达利是“种族歧视者”,Yung表示,这帮助他在初选中赢得了工党竞选者Chris Minns持有的Kogarah席位。

而且工党在2016年联邦选举中遭遇了灾难性的损失,微信在这其中可能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自由党在当时维州的关键摇摆选区Chisholm成功占领了该平台。

将更多注意力放在该平台上对政客来说是一个明智的策略。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澳洲有近120万人有华裔血统。

近51万选民出生在中国,59.7万人在家说普通话。而大部分说普通话的澳洲人更加青睐于把微信作为他们的社交媒体平台。

澳洲的主流政客长期以来都是用类似推特和脸书这样的社交平台来与选民互动,但他们对微信的使用相对来说是从最近才开始的。

今年2月初,在联邦选举即将到来之际,总理莫里森开通了他的官方微信账号。但他可不是第一个开通微信账号的澳洲总理,早在近6年前,陆克文就有了自己的微信账号。

而反对党党魁肖盾则是2017年5月就开通了微信账号。而Chris Bowen则是开通订阅账号的第一个联邦工党政客。2017年10月,他还成为澳洲两个主要党派使用微信直播来与华人社区实时互动的第一名政客。

为了与莫里森展开竞争,肖盾本周第一次参与了微信直播互动,回答了500名微信用户的问题。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主要党派以及联邦、州际当地越来越多政客现在都已经开通了微信账号,包括Clare O’Neil、Craig Laundy、David Coleman、Sam Crosby、Chris Minns、Jodi McKay和很多其他人。

香港移民Gladys Liu(自由党)和台湾移民Jennifer Yang(工党)则都在使用微信来竞选联邦在位置后Chisholm的席位。微信现在不只是主流政客与澳洲华裔接触的一种宝贵方式,也成为具有华裔血统的政治候选人一个重要的竞选平台,他们可以通过微信从华人社区获得支持。

在最近新州州政府选举中担任Kogarah席位自由党候选人的Scott Yung就成为了中国社交媒体的红人,甚至引起了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注意。

他们通过在“时刻”中发布动态和信息来公布自己的政策等,“时刻”功能可以让用户通过“朋友圈”与每个人接触。

政客们还会在微信群组里保持一种动态,微信群组是一种自发形成的群体,可以容纳500名说中文的成员。

不过,究竟微信能从多大程度上帮助联邦候选人赢得中国选民,这还要看这些候选人预备在未来几周投入多少在微信上以及他们的沟通策略究竟有没有效果。

到目前为止,两个党派似乎都没有一个系统的策略性沟通方案。用户们还没有看到他们在关键问题上的政策对比。

其中一个有效使用了中文媒体的政客是工党的Jodi McKay,他在最近的新州选举中保住了Strathfield席位。

除了拥有微信账号之外,McKay还经常通过与意见领袖和中文媒体采访的方式与华人社区互动。而这些被翻译成中文的采访内容通过微信公布之后,在住在Strathfield的说中文的微信用户中广泛传播。

很明显,微信现在对政客们来说是必争之地,而随着联邦大选的临近,这个战场上的竞争只会加剧。怎样最好地利用微信来赢得关键选民是一个不太简单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