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反对党领袖Bill Shorten

在中国社交媒体(微信平台)上发表文章

表示他会和前工党领袖

发出的反华人言论划清界限

Bill Shorten 还回答了关于华裔提出的关于

移民与签证、学前教育、

对华关系及外交策略、

经济与工资、企业减税、

社区学校及多元化

以及种族主义等七个方面的问题。

Mr Shorten 说,近日,他收到了很多关于前工党领袖Mr Daley曾发表的错误言论的问题。

针对这一事件

他想向关心此错误言论的人民群众澄清

工党人民会继续效力澳洲的多元文化建设

此次论坛的目标群众总共有500位来自于澳大利亚华裔社区的观众。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在新州大选的前一周,网上流传出一段视频,视频内容是Mr Daley, 前工党领袖,在一次工党活动上告诉观众:

悉尼的年轻人正在不断逃离悉尼,因为他们觉得那些有博士学位的亚洲人把他们的工作都抢走了。

这段视频中Mr Daley的言论被指责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工党的竞选,导致工党在澳洲华裔候选人较多的选区引起了选民的强烈反对。

随着联邦选举的临近

联邦工党们害怕他们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MrShorten 在微信论坛中向观众表示。

我只是想明确我自己的立场,

我作为联邦工党的领袖,

我不同意MrDaley的言论,

这些言论甚至不该被说出来。

“Mr Delay现在已经下台,不再是新州的工党领袖。并且他本人也不想再成为工党的领袖。“Mr Shorten说

在Mr Daley发誓在失败竞选后重新继续将竞选不到24小时后,他正式辞去了作为工党领袖的职位

Mr Shorten让大家在论坛会话开始之前提交了问题,并针对这些问题在论坛期间,他做出了相关的答复。

移民和父母签证

我收到了有关移民的问题以及问及工党的观点。

澳大利亚是一个移民国家,除了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我们都来自其他地方。

以适当的方式把人们带到澳大利亚这很重要,这样一来不会造成任何问题、拥堵或需要动用其他资源来实现这点。

我属于“亲移民”,但我也想确保学校、医院和道路能够跟得上。

我想感谢这位朋友向我提出有关政府对临时担保父母签证处理不当的问题。

现任的自由党(政府)在上次大选中向移民社区承诺了一项临时担保父母签证,然而到现在都不能用。

现在自由党和Morrison先生已经宣布了给临时担保父母签证的新条款——将其限制于一家人中的一对父母。

为什么人们必须要在公婆和岳父岳母之间做出选择?

我们希望看到的政策是上次选举中我们提出的一项倡议,即没有费用转而支付押金。工党还想保证你不必在父母之间选择与谁团聚。

工党的学前教育政策

我有一些关于托儿(补贴)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澳大利亚华人爱他们的家庭。

所以托儿或说早教是非常重要的。

首先,现任政府削减了四分之一父母的托儿补贴,这是灾难性的。

自这个政府上台以来,托儿费越来越贵。

工党将做的是为所有三岁和四岁的孩子创造普及性的幼儿园教育。

如果你投票给我们,我们将给所有三岁和四岁孩子每年40周,每周15小时的补贴。

我们希望确保澳大利亚的孩子们能够获得最好的人生起点。

对华关系及外交政策

人们问到关于澳大利亚的对华外交政策。

他们提到中国的“一带一路”。对我而言这很直接。

澳大利亚需要站稳脚跟,为自己思考。

美国对澳大利亚的安全始终是重要的。

但是如果我是总理,我欢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

就澳大利亚的对华外交政策来说,我不把中国视为战略威胁,我认为这是一个战略机遇。

我想看到的是我们能更好的相互理解彼此。

难民和医疗转移法案

这里有几个问题,我很愿意谈一谈。

是关于如何对待我们强大的边境(保护)并确保我们正确对待难民。

请允许我直接谈一谈问题的核心。

工党不会支持乘船到这里的人,我们会把他们离岸处理。

我们将确保在我们照顾范围内的人能得到医生要求他们做的合理治疗。

涉及到难民政策,我想向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确保:

一些非常无知的人讲的我们帮助生病的难民看医生,就意味着来自中国的家庭成员或技术移民签证申请人会从(移民)清单中置换的说法不是真的。

这是谎言。澳大利亚可以照顾生病的人并将他们再送回去。

经济与工资

谢谢大家还一直在群里(听)。

人们一直问我自由党和工党之间在经济方面有什么区别?

如果我们工党获选,我们将处理“除你的工资之外一切都在涨”的问题。

我们将降低你去看医生的花费。

我们将帮助给能源价格施加下行压力,因为我们会投入更多可再生能源。

我们也将处理“除了你的工资一切都在涨”的问题。

我们将支持合理和适度的加薪。

这样一来数百万工薪阶层获得加薪时,剩下的每个人也会变得更好。

我们还将帮助5000万澳元以下的小企业减税。

我们也将给农民提供更大的支持。

我们将建立新的基础设施,以确保人们在城市的出行可以更容易。

大企业减税?

有人问我,我们是否会支持政府给大企业减税。

不,我们不支持。

我不认为一些在澳大利亚的最大的公司需要减税。我只是想让他们付他们本应该缴的税。

Facebook和谷歌在澳大利亚不用交很多税,考虑到他们的业务量很大,这并不公平。

但是我可以对澳大利亚人承诺的是,对于近1000万年收入12.5万以下的挣工资的人来说,工党会提供更大力度和更公正的减税。

当数百万人手里有更多钱时,这会有益于生意。对来自维多利亚州,特别是住在Box Hill的朋友来说我还有另外一个好消息:

(联邦)工党将支持Andrews(州)政府建设新的地铁线,这将几乎把Box Hill打造成墨尔本的一个中心。

关于种族主义

我被人们问及我对种族主义的看法。针对任何人的种族主义都是不可接受的。在种族主义问题上,我对政府有三点看法:

他们应该把One Nation和其他极端右翼党派放在(“如何投票卡”)的最后位置,但是Morrison不这样做的原因是他无法说服自己的党派。

工党会把One Nation和其他相似的右翼党派放在(“如何投票卡”)的最后位置。

第二个问题是,Morrison先生和自由党已经两次试图削弱“反种族主义歧视法”,

这让我说什么好?工党已经两次在国会阻止他们的改动。

第三个问题就是Morrison先生和Peter Dutton先生想让澳大利亚华人(入籍)变得更难。

他们计划引入一项大学英文水平测试,我们阻止了这项测试。

我认同的是每个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人都应该学习对话英语,可是大学水平的测试正说明这个政府已经做了让部分人更难(入籍)成为澳大利亚人的事。

社区语言学校与多元文化

大家好,我想谢谢你们给了我半个小时的时间。

我们现在还剩时间回答最后一个问题,请将您的问题通过微信公众号发送给我,这样我们也可以再次沟通。

我希望把最后一个问题留给我们澳大利亚一所中文学校的校长。

我希望华裔背景的年轻人成长中爱着这个国家,但同时要接触他们父母祖籍国的价值观和传统。

因此,工党将提供额外资金给社区语言学校,其中包括中文语言学校,每所学校多至2.5万澳元。

这样一来,家庭可以确保他们的年轻一代能够保持家庭传统。

半个小时的直播时间不算久,但Bill非常感谢每个人愿意花时间参与这个和他讨论社区关注点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