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門為黑社會辯護的出庭律師

為警方提供情報的秘密線人

遊走在法律與道德邊緣的雙面人生

最近澳洲一個源於真實事件的短劇

剛剛立項就得到了全世界的關註:

Lawyer X: The Story Of ­Informer 3838

律師X:線人3838的故事

尤其是女主角Lawyer X的選角

清一色全是好萊塢大牌

Nicole Kidman,Margot Robbie,Naomi Watts,Elizabeth Debicki,Asher Keddie ……

好萊塢女神傾情演出

+

“警察、犯罪、性和背叛”各種元素

光看題材和演員陣容,就感覺會爆火的節奏!

最勁爆的是,這個比《無間道》還無間道的故事,不只是劇本,

而是實實在在發生在澳洲的真實事件!

雖然警方僱傭線人,打入黑社會內部獲取消息的做法很常見,

但是由於辯護律師的身份特殊,黑社會分子對於他們來說不是敵人,而是“上帝一樣”的客戶爸爸,擅自透露客戶信息是嚴重違背律師職業道德的行為。

因此,警方聯繫辯護律師當線人是否符合程序正義,也引起了社會多方爭議。

最近,澳媒曝光了整件事情的始末,大家才發現,這種或許不應該存在的線下信息交易居然持續了20多年!

事情的曝光,不僅引起全澳的激烈討論,更是引發澳洲法律界、警界和和黑社會的巨大震蕩:

Lawyer X的真實身份揭曉,生命安全正在面臨巨大威脅;

因Lawyer X而入獄的罪犯蠢蠢欲動,想要提出“警方當年獲取證據渠道有問題”的上訴,一旦上訴成功,不知道有多少罪犯可能被撤銷罪名…

維州警方更是因此面臨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

事情究竟是怎麼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還需要從頭說起…

史上最年輕的女性出庭辯護律師

律師X,本名Nicola Gobbo,出生在一個律師家族。

全家最厲害的是她叔叔,Sir James Gobbo,前維州最高法院法官,曾經擔任維州總督。

Sir James Gobbo

小時候,Nicola對政治很感興趣,曾經夢想成為澳洲總理,後來轉向學習法律。

中學畢業後,Nicola順利考上墨爾本大學法律專業,同時擔任校報的編輯。

到此為止,Nicola的人生一直是“別人家的小孩”的樣子。

然而一次意外,差點斷送了她的律師夢。

1993年,一次突擊搜查,警方在她位於Carlton的家裡,查獲了

1.4公斤冰毒(市值$82000)

$3000的大麻

還有被盜贓物

這對於當時的法律高材生Nicola來說,無疑是一樁非常大的醜聞。

Nicola當時的男友和室友因此被以販賣毒品罪起訴,並判刑8個月。

奇怪的是,不知什麼原因,警方唯獨對Nicola“網開一面”,只起訴她“吸毒和持有毒品”,並且沒留下定罪記錄。

多虧如此,Nicola得以繼續學業。

很多人相信,正是這次被捕,讓她開始和維州警方建立起聯繫。

後來警方提供的線人註冊記錄,也間接印證了這一觀點:

1995年,Nicola第一次註冊成為警方的線人。

1999年,第二次註冊;

2005年,第三次註冊,成為警方口中的“編號3838”

從法學院畢業後,Nicola成為刑法訴訟律師Alex Lewenberg的下屬,

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女性出庭律師之一

她的工作是為各種法外之徒辯護。

客戶包括把鸚鵡蛋塞到內褲里的走私犯、偷偷在女廁所放相機的變態、謀殺警察的罪犯……

她也因此開始接觸到很多墨爾本黑社會的大佬,

包括墨爾本黑社會的頭號人物Carl Williams,大毒梟Tony Mokbel,因“番茄濃湯”販毒案震驚全澳的Pat Barbaro等等。

通過其中一位客戶,Nicola認識了在她雙面人生中起了重要角色的人,當時的緝毒警察Paul Dale,

Paul Dale

他們是酒友、是知己、是同盟、也是敵人

據Dale透露,還有過更進一步的情人關係

同時,Dale也是這起牽涉眾多的案件中,讓維州警方引起爭議的根源之一。

腐敗的警察和被殺的線人

讓Dale陷入爭議漩渦的,是2004年一樁警方線人被害案。

2004年5月16日,一個平凡的周六晚上,Kew一條安靜的街道突然響起四聲槍聲。

居民TerenceHodson和妻子ChristineHodson在自家客廳里被人槍殺。

早年間Hodson是一名毒販。2001年,他的兒子Andrew和女兒Mandy因為毒品罪被起訴,為了幫助兒女減輕罪名,Hodson註冊成為警方線人。

Hodson夫婦

他在警方的聯絡人,正是Dale和他的下屬David Miechel。

David Miechel

Hodson夫婦倆為人非常友善,跟他們打過交道的警察都很喜歡他們,Miechel還和他們的女兒Mandy談起了戀愛。

作為對Hodson提供信息的回報,警方允許他在自己家販毒。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Miechel和Dale也入伙了Hodson的生意。

緝毒警察居然和手下線人一起做毒品生意!

事情從這裡開始逐漸失控…

Hodson夫婦死亡當晚,他們的兒子趕到現場對調查警探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定是Dale乾的!”

2003年,Miechel和Dale曾經因為在Oakleigh入室盜竊被捕。

被盜房屋屬於毒品大亨Tony Mokbel,他們打算去偷裡面的現金和搖頭丸。

種種跡象表明,Dale當時也在盜竊現場,但是警方一直找不到直接證據。

為了不讓自己的秘密被揭發,Dale決定殺人滅口。他趁半夜潛入警局,偷走了Hodson作為線人的機密文件,裡面記載了Hodson向警方通風報信的31份記錄。

Hodson被殺前,這份機密文件在黑社會被傳播得人盡皆知…

在這期間,Dale曾多次和Nicola私下見面,讓她搭橋去聯繫黑社會Carl Williams和Tony Mokbel,

Carl Williams後來告訴警方,Dale表示他自己已經雇了一個人去殺Hodson,但是要花很長時間,他願意出價15萬,拜託Williams幫忙把Hodson幹掉。

左:Carl Williams,右:Dale

Nicola曾經當過Hodson兒子的辯護律師,和Hodson一家關係很好,但是他們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線人身份。

當時負責調那時查的所有警員、以及Dale都不知道Nicola的真實身份。

由於警察對線人的濫用、內部腐敗以及信息溝通不暢,這一些列碎片直到案發十幾年後才被拼湊到一起。

2013年,澳大利亞犯罪委員會(ACC)正式對Dale的謀殺罪提起指控,相關證據很大程度依賴於Nicola的證詞以及她當年和Dale見面時的錄音。

然而在初步聽證會前,Nicola卻臨時反悔,拒絕出席作證。隨着Nicola的退出,23項指控中約有一半被撤銷。

最後Dale在所有ACC的指控中被判無罪。

Nicola在其中到底扮演着什麼樣的角色,至今仍是謎團。

謎一樣的女人

在眾人口中,Nicola一直都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人,很容易讓人喜歡她,但是讓人捉摸不透。

作為Nicola的老闆,Lewenberg根據很多細節隱隱感覺,他的這位下屬正在跨過律師的底線…

她和黑社會的人走的太近了,

和警方也走得太近了…

但他始終沒想到,Nicola早就是警方註冊的線人。

1995-2009年期間,Nicola利用罪犯辯護律師的身份,向維州警方提供了大量情報。

在警方那裡留下

5500份信息報告

這些情報直接或間接導致

386人被逮捕和指控

其中不乏她的大客戶。

Carl Williams最後死於獄中

Nicola很清楚,作為女性,她和法庭上那些日復一日穿深色西裝的男人們的差別,她更容易取得他人的信任,讓他們開口。同時,她深諳人性。

這一切因素使她成為一位業務上成功的辯護律師,但在職業道德上,她違反了律師的原則。

她的黑社會客戶們很信任她,把所有事都告訴她,然後她轉手就把大佬們的秘密勾當告訴警方…

同時,她和黑社會大佬私下也走得很近,甚至還和其中一個客戶生了孩子。

有時,就連Nicola在警方的聯絡員都沒辦法100%確定,

她到底站在哪一邊。

知己還是告密者?

前文提到過很多次的Tony Mokebel,曾經是她最大的客戶,也是她的鄰居和知己。

2001年,Nicola第一次為Mokbel辯護以來,兩人一直保持密切聯繫。

十幾年來,不管正式還是非正式,Mokbel遇到事情都會想Nicola尋求法律建議。

2007年,Mokbel因為販毒被警方追捕,躲到了希臘雅典,據說還是Nicola建議的。

Mokbel在希臘期間一直通過中間人和Nicola保持聯繫,向她諮詢警方的調查進展,和她溝通。

2012年,Mokbel被抓回墨爾本。

一方面, Nicola和Mokbel保持着良好的關係,指導他和警方討價還價;

另一方面,她又建議Mokbel的手下出賣老闆,從而獲得從輕判罰…

種種看似矛盾的行為,至今讓人摸不清看不透。

跟Nicola打過交道的人紛紛回憶說,她看起來非常享受這種在黑白道之間蹦來蹦去的感覺,並且處理得遊刃有餘。

事實上,這種如履薄冰的雙面人生,給Nicola帶來的除了刺激,還有不可預知的危險。

有一次,她收到一封匿名威脅信,信里寫到

“你死定了!狗的下場只有死!”

(黑社會管告密者稱為“狗”)

還有種種警方線人被黑社會報復殺害的消息,都在時時刻刻刺激着Nicola緊繃的神經,讓她身心俱疲,甚至想過乾脆讓自己也被警方通緝了事。

2010年,Nicola對維州警方提出以$2000萬的報酬為條件交換情報,認為警方在保護她安全方面做得遠遠不夠,這$2000萬是對她職業生涯、名譽甚至生命可能造成的傷害的賠償。

Nicola到底是警方濫用線人的受害者?

還是自告奮勇的雙面嬌娃?

為警方作出重大貢獻的線人,

和嚴重違反律師行業操守的罪人,

哪個身份比較重要?

混亂局面中維州警局會面臨怎樣的罪名?

監獄中蠢蠢欲動的犯人們

又會面臨怎樣的結果?

 

一切都是未知數。

程序正義與結果正義的矛盾,

是個永恆的辯題。

我們唯一知道的是,

Lawyer X的經歷再次證明了,

現實遠遠比電視劇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