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澳大利亚一项调查显示,国内中学生使用摇头丸的比例在三年内增加了一倍多,这促使一位著名的毒品教育家对年轻人使用摇头丸的正常化提出警告。

澳大利亚毒品和酒精研究及培训机构的创始人Paul Dillon说,澳大利亚中学生最新的酒精和其他毒品研究显示,学生服用摇头丸的数量出现了“惊人”的增长。

Paul Dillon表示,他对学生们对MDMA(摇头丸的主要成分)的漠然态度感到担忧。

他说:“所有药物都有风险,一旦你忽略药物的这种特性,你就会开始做更危险的事情。我们将看到年轻人死去。”

这项针对澳大利亚近2万名中学生的调查发现,2017年,16%的17岁男孩尝试过摇头丸,而三年前这一比例为9.2%。

17岁女孩服用这种派对毒品的比例从2014年的4.7%升至2017年的9%。

总体而言,研究发现,12岁至17岁学生中摇头丸的使用比例从2011年的2%升至2017年的5%。

该研究称:“无论是年轻学生还是年长学生,服用摇头丸的比例都高于2011年和2014年。尽管自2011年和2014年以来,过去一个月年轻学生使用摇头丸的情况也有类似的增长。”

然而,Dillon表示,维多利亚癌症委员会癌症行为研究中心(的这项研究是在一年多前进行的,“说实话,我认为现在的这个数字应该比研究调查的时候更高”。

2014年至2017年间,16岁至17岁青少年吸食可卡因的比例从3%升至5%,但其他违禁物质的使用似乎较为稳定,烟酒消费量有所下降。

研究发现,学生同时大量使用多种药物,如酒精和大麻(58%)或大麻和摇头丸(43%)。研究还发现,被诊断患有精神疾病的中学生使用药物的比例要高得多。

卫生部的一位发言人说,任何药物使用的增加都令人担忧。她说:“没有证据表明青少年中摇头丸的使用正日益正常化。中学生使用其他违禁药物的比例在各个年龄段都很低。”

其他研究发现,新南威尔士州的年轻吸毒者正在转向更高纯度的摇头丸,MDMA中毒病例数量也在增加。

Dillon从事毒品教育超过25年,他说中学生很容易通过朋友之间的渠道买到摇头丸,只需10元就能买到。

他采访的一些学生似乎错误地认为MDMA是安全的,服用大量摇头丸几乎没有风险。

Dillon还对使用EZ测试等自制药丸测试工具来找出药丸的成分表示担忧,他质疑年轻人是否能够准确地解释测试结果。

他说,年轻人在除了夜总会和音乐节之外的场合也越来越多地服用摇头丸,有时候甚至因此而死亡。

一直以来,禁毒改革人士和一些政界人士呼吁在音乐节上引入毒品测试。

Dillon支持毒品测试,因为它提供了被测试药物的含量信息,但他不认为这是防止节日上人们死亡的高招

Dillon表示,该研究揭示了学生中有关毒品趋势的三个方面:摇头丸的正常化、大麻使用量的增加以及一氧化二氮等吸入剂的使用。

Dillon表示:“当人们不尊重毒品,或认为其中存在某种风险时,悲剧就会发生。”

Melinda Lucas是酒精与毒品基金会的发言人,她说中学生使用摇头丸的比例很低,但“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明白,使用摇头丸并不安全,任何使用都会增加伤害的风险,比如会造成受伤和死亡。”

她说:“重要的是,年轻人要明白,吸毒不应该作为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