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ooty fan desecrating Aussie meat pie is hard to watch?Cultural difference is vital for your overseas investment

一个女人,优雅地吃个馅饼,竟然让澳大利亚陷入全民口水战,美国也一不小心被牵扯进来,差点弄成”辱澳“事件。

2019年3月29日,快乐周末,有人恼火地发了个推特(twitter), 视频显示:一位女观众,在澳式橄榄球赛上,正拿着叉子,小心翼翼将牛肉馅儿,从馅饼里挖出来吃!

视频一出,全澳大哗。(很快就波及美国,一会儿再说)。很快阅读28万,评论数千,骂战一片。

看到这儿,看官你是不是有点纳闷儿,马上就想按“回放”——等等,发生了什么事儿?没想明白:不就是拿着叉子吃个馅饼儿么?

Footage of footy fan desecrating Aussie meat pie is hard to watch

是的。就是这事儿。让很多澳洲人愤怒了。

《先驱太阳报》加粗加黑的大标题,竟然是:球迷冒犯澳式馅饼,这个视频实在看不下去!

冒犯 (Desecrating ) ?

对一个馅饼?

有一个网友难过地留言说:

“在我的一生中,从来受到这样的羞辱,从未感到这样恶心!””I have never been so insulted and disgusted in my life,” another disgruntled viewer said.

联邦警察(Federal Police) 在社交媒体 Instagram 上,也来一句评语:这算不算犯罪?澳大利亚人民决定吧!

It has since been viewed more than 185,000 times and shared as a story on 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s Instagram with the question: “Australia – is this a crime? You decide”.

这么上纲上线儿?还”犯罪“?还”一生中最难过“?

《马说》看来,这个吃相很文明啊!

明显是淑女范儿,用叉子一点儿一点挖着馅儿,一小口一小口吃,多文明啊。怎么就不行了呢?非要弄得肉馅满手、满身、满地,才算行?

也许下面这句话,算是一个解迷的线索?

一个网友问道:她吃完馅儿,就不要皮儿了吗?”Does she discard the pastry once she’s eaten the mince? So many questions,” one user commented.

《先驱太阳报》的文章,也提到了这一细节:女士吃完馅,留下了皮儿。

我家里就有一个人——不说谁了——吃包子、吃饺子,也是将馅儿扒拉出来吃。屡教不改。后果这么严重?!

《先驱太阳报》评论说:是的,她的这一举动,多数球迷都会做。但问题是:她不是用嘴咬!而是用叉子!牛肉派设计的就是用嘴咬的!

Yes, she’s doing what most footy fans do during a major break in play. But instead of biting into the pie — as it was designed to be eaten — she takes a fork and scoops out the meat and gravy.

这都算啥罪名啊?!

《先驱太阳报》似乎怒气未消,接着讽刺这位女士:还用嘴吹吹,(给包子馅儿)降温!真聪明!She blows on it to cool it down (smart move) before spooning it into her mouth.

用嘴咬,就算合法;用叉子,就犯众怒?

说真的,《马说》作者从90年代中期,作为律师服务可口可乐进中国,就感受到了文化差异,无处不在,甚至匪夷所思;到如今,辅导中国企业家到澳洲发展,甚至还在商学院讲课了,也算见多识广了,但”吃馅饼、用叉子、不用嘴“,到底为什么触怒了澳洲人?这其中,犯了什么文化禁忌?

《马说》是研究了一下午,也没弄明白。那些澳洲网友们,只是愤怒,也没说明白。看来,吃瓜群众,天下一样:只管愤怒,不问原因。

各位看官,如果有知道“有嘴咬,用叉子”的内幕的,也欢迎在本文评论中指点一下啊。

让《马说》略感欣慰的是:虽然是表兄弟,美国人也不懂澳洲人的这一”馅饼禁忌“;也犯了个错误,涉嫌”辱澳“,又引起全澳大哗。

With five remaining finals, including four more to be played at the MCG, last year’s record overall annual figure of 7,286,419 will be smashed during this weekend’s two semi-finals played in Melbourne.

事情的缘起,是一个美国记者,发现的商机,然后弄成了笑话。

大家可能不知:墨尔本MCG体育场,虽然弹丸之地,却是当地生意人的一部印钞机。仅仅一个巴掌大的牛肉派,也成了一个巨大的生意。

作为澳式橄榄球的主场,每年近730万球迷拥入MCG;据MCG统计,仅牛肉馅饼一项,每年就卖掉70多万个,营收近300万澳币(4.1澳币一个), 合着1500万人民币。

其他的,一瓶水,一个面包夹香肠,在这个体育场,都能单独成为年收1000多万人民币的”小企业“。就不说了。

眼馋于这一成功,美国的NBA篮球职业联赛,就决定将被”女士冒犯“的那个馅饼品牌,Four’n Twenty,引入了美国费城76人队主场。但美国人似乎没见过这东西,不知该用嘴咬?还是该?

体育频道ESPN的著名记者,Darren Lovell, 就录了一个小视频,教美国人咋吃。不过,他却不懂装懂,按着美国的经验,一本正经地,用刀将馅饼切开,再用手撕着,放到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含糊哼着:好吃!

这一下,澳洲人民不干了。Darren对澳洲馅饼,刀切手撕,就像切到了澳洲人民的心!

——你们美国人,对Four’n Twenty馅饼都做了什么呀?!

澳大利亚人呼天抢地,拥到他的账号,开始痛骂。其中一人留言道:

“DARREN,你刚刚干的好事,等于是向全澳大利亚人民宣战!我们就战场上见吧!”

昆士兰警察局,也在美国记者的推特上留言:稳!你不能这样对待澳大利亚馅饼!

按说,澳洲人是有多喜欢自己的国产品牌——Four’n Twenty,是有多喜欢自己的国饼,以至于如此上纲上线,不惜破坏两国关系?

他们是表亲,都没弄明白问题出在哪里?《马说》想想,也就放弃了。

其实,很多习俗,根本毫无道理可讲。所以,《马说》一直说:这个世界是唯心,不是唯物的。

文化的差异,完全是唯心的,是感觉的,还很顽固——比如顽固地认为:馅饼设计就是用嘴的,不能用叉的!如果你不知道这些看似荒唐的差异,就常常坏了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