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最怕的可能就是那方面的“难言之隐”了,

 

得了难言之隐,正常男人的反应肯定是求医问药,努力治好;

 

如果难言之隐导致心理不正常,那就有点难说了,可能做出一些常人难以想象的事……

咱们在小说或影视剧里看过不少这样的故事了。

 

但现实总是比故事更加精彩,最近悉尼发生了一件真人真事:

 

一个华人老者,为了摆脱自己“难言之隐”,

竟然脑洞大开,

竟然想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治疗”方法。

 

这个方法可以说很不体面,甚至触犯了法律,最后果然受到法律制裁。

Daniel Ko,今年61岁,之前在著名的施乐公司(Xerox)工作,岗位是印刷技术员。

 

今年1月21日早上10点左右,

Ko被派到悉尼Picton一家房屋中介公司修理打印机。

 

原本是正经的工作时间,可是Ko似乎早有预谋,居然利用这个时机做出了“下流”勾当。

他的恶行败露,是因为中介公司一个女员工发现了他的作案工具:

 

她上卫生间时,在一个垃圾桶上发现了一个袋子,

 

袋子里面,

居然放了一个GoPro摄像机!

一检查,发现摄像机拍下了两个女性上厕所的情形,

 

除此之外,

还有Ko偷偷放置GoPro摄像机的全过程……

 

这就尴尬了……

 

不过是不是也说明这是Ko第一次“作案”呢?

 

否则怎么可能这么不小心?让作案工具拍下自己作案全程?

 

本周二,

Ko的案子在Picton地方法院开庭审理,

Ko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结婚40年的妻子以及两个已经成年的小孩也到场旁听。

 

最后,

法官Ian Guy判决Ko某从事250小时的社区服务,

接受为期两年的社区矫正令,

责令他参与康复治疗(rehabilitation)。

 

可是,像Ko这样的行为,法律规定最高可判两年。

但法官之所以只判了社区服务,是考虑到Ko的健康状况,原来:

 

Ko的“性欲”(libido)出了问题,他之所以偷拍,是想看一下偷拍女性能不能让自己有“反应”。

 

对此,法官评价说:

 

“使用电子设备偷拍他人是严重的罪行,应该严惩让这类人蒙羞并出丑。”

 

法官还说,

Ko做出这种事,

只是为了自己的性欲。

Ko的辩护律师则说:

 

Ko一辈子都堪称典范,可是这件事却让他的人生蒙羞。

 

“这是很不体面的事情,

他丢掉了工作,

也丢掉了名声。”

澳媒还拍到了Ko从法院出来时的情况:

 

出法院时,他一边急速前行,一边打电话,

 

看到有记者和摄像机后,他加快脚程,快速跑进一辆车里,落荒而逃。

好吧,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不过小编还是有一事不解:

 

如果真像他自己说的,是为了测试自己有没有“性反应”,

 

有那么多不同类型的片子可以看,为何还要亲自下场偷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