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前,澳洲一名叫Daniel Morcombe的13岁小男生

在独自出门去商店买东西的路上,突然失踪了。

从那天开始,他的家人以及警方,耗费了数年的精力,寻遍了整个城市,找遍了所有角落,都无法找个这个凭空消失的男孩。

直到5年后,警方在调查一起毒品交易时,意外发现其中一名毒贩子的房屋院子里,有着一处凸起的小土堆。

当警方挖开这个土堆

展现在他们面前是一具完整的白骨

后来经过鉴定

正是失踪了多年的Daniel 

Daniel 的遭遇

无疑是一起悲剧

可正是他的不幸

促成了14年后

澳大利亚一个极具意义法案的诞生——

《Australian sex offender registry》

如果这项法案最终得以通过,那么澳大利亚的性犯罪数量,至少降低50%!

可两年过去了

澳洲的儿童性犯罪

真的有所改观吗

残酷的现实

再次提醒我们

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

要阴暗和肮脏

据每日邮报:

澳洲潜伏着17,000名被定罪的恋童癖者

而由于警察人力不足

但根本没有足够的警察来监控他们

更别说确保我们的孩子安全

警力不足,恋童癖犯罪者无法被有效监控

 

其实许多有前科的儿童性犯罪者

其实就住在学校、托儿所、

公园或游泳池附近…

可能就在你隔壁,或者跟你擦肩而过…

 

在澳洲

超过17000名恋童癖犯罪者

一直潜伏在你身边

然而,由于警察资源非常有限

只有一小部分最严重的罪犯受到监控。

在新南威尔士州的部分地区,每名警察有责任密切关注着多达100名被定罪的儿童性犯罪者。

但其实他们根本没有能力监控这么多人,很多都并没有真正落实下来。

每年都有数十名危险的罪犯逃离监视网络,让警察束手无策。

而几乎有一半被定罪的恋童癖犯罪者在四年内重新犯罪,警方却承认他们不知道数百名名单中的罪犯平时的生活情况。 

有些人甚至在被释放后几个小时就犯下了新的罪行,例如25岁的悉尼恋童癖者Dean Angus Bell。

Dean Angus Bell

随着越来越多的儿童性犯罪者获得假释

还有数千人即将被释放

不断有民众呼吁政府

对这些罪犯公开登记

由于恋童癖犯罪者的监管问题变得日益严重,新南威尔士州警察局发出了绝望的请求,要求政府扩充人手以监控该州4,000多名登记的恋童癖犯罪者。

工会主席Tony King表示,每100名案件中通常只有一名警官,而每名警官最多只能处理30名案件。

他说:“儿童保护登记册是我们关注这些罪犯以防止他们重新犯罪和保护我们孩子的重要方式。”

“现在每天负责这方面任务的警官工作负荷已经达到了极限……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警察去做这项工作。”

全澳儿童性侵罪犯分布公开,西澳最严重

 

根据政府的数据显示,大约1,100名新南威尔士州的恋童癖犯罪者居住在该州北部,中部海岸和昆士兰州边界之间。

在这些地区,没有任何警察全职监控他们,而这些警察只在他们的日常工作之外“临时”地进行一些监控。

警方消息人士告诉Daily Mail,恋童癖者利用新南威尔士州的警察资源有限的弱点,将他们的地址从悉尼搬到中央海岸或内陆城镇等地以逃避监管。

澳洲警方也使用电子监控

这些罪犯通常带有脚踝追踪铐

这有助于警察监控他们的行踪

但这项措施仅限于最严重的罪犯

即便这样,他们仍经常逃脱

南澳有三十人戴着脚踝追踪铐

其中10人因违反假释条例再度被关起来 

而在维州有接近100人被再次关押

虽然新州的数据相对较少,但大多数州拒绝透露有关有多少恋童癖犯罪者在他们的登记册上或他们居住的地方的任何信息。

但是,这些数字有时会在政府新闻稿中公布,不经意泄漏给公众。

澳大利亚最大的恋童癖热点是西澳大利亚州,全州人口不足270万,其登记在册恋童癖犯罪者人数竟然超过了3,500人

西澳总理Mark McGowan承认该监控系统是“失败”的,需要进行重大改进才能充分监控危险的恋童癖犯罪者。

去年,一名男子因强奸他的继子而被判入狱,而出狱后该男子又虐待两名了男孩,这更加突显了该州的监控缺口。

同时,全澳的数据显示
维州和新州都有4,000人,

昆士兰州约为3,500人。

北领地的登记册上有379个,

塔斯马尼亚岛上有大约300个

内政部提议恋童癖犯罪者信息公开

内政部长彼得·达顿于1月份提议将州名单合并为半公共国家名册。

恋童癖者的姓名,出生日期,照片,犯罪以及邮政编码等信息都将包括在内。

达顿先生说:这样可以让父母更好地保护他们的孩子,因为这样他们可以知道有多少儿童性侵犯者住在他们的社区。

他说,这将对违法者产生强大的威慑作用,并使得父母可以确保不会让已登记的恋童癖犯罪者有机会接触他们的孩子。 

西澳大利亚州的登记册允许公众搜索居住自己周边郊区高风险的恋童癖犯罪者。

去年失去州选举之前,维州的反对党也提出了类似的计划。

一位悉尼市长希望在给新州政府的一封信中宣布他的理事会地区为“无恋童癖区”,从而完全消除这个问题。

我们的城市拥有超过52所学校,我希望它成为一个没有恋童癖的区域。”费尔菲尔德市长Frank Carbone写道。

恋童癖:就潜伏在我们身边

 

阳光下总会有阴暗之处

而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

可能永远比我们想象得要肮脏

像我们开头提到了Daniel Morcombe

就是无意间受到的伤害

1变态性侵Daniel Morcombe

2003年12月7日,Daniel Morcombe在前往商店的途中,被Brett Peter发现。

而Brett Peter是一名罪行累累的惯犯!

他此前已经在澳洲北领

犯下了两起严重的强奸男童案

其中一名男童因为伤势过重

最后不幸去世!

可后来他出狱后,就隐姓埋名搬到了昆士兰州,伪装成一名良好公民,并在暗中狩猎着下一个目标!

由于他伪装的很好,邻居们根本就不觉得他是个坏人,还觉得他平时很善良,喜欢小孩子,是个热心的人呢!

在他绑架、强奸13岁的Daniel后,他将这个孩子残忍杀死,并藏尸在自己家中。

Daniel失踪后,

他父母怎么也没有想到是Brett做的,

他还装模作样地帮着寻找,

骗过了所有人!

后来他将Daniel埋在了自己家的后院里,直到一次吸毒行为暴露,警方突袭,这起性虐儿童案才真相大白!

听闻真相的Daniel父母崩溃了……他们万般无奈——

如果早知道自己的邻居Brett Peter是个强奸犯,

他们早就搬走了,

而小Daniel肯定也是不会遇害的……

儿童们往往对这类事件

难以有正确的判断

而且有些伤害是看不到的

是后知后觉的。

根据一些调查的发现,许多恋童的案件是熟人犯罪,恋童者常获取了儿童的信任,随后再进行性侵;

比如层出不穷的校园猥亵事件和西方神父性侵儿童的案件。

孩子是无知的,许多判断思考都非常单纯

他们难以意识到这些致命危险

来自他们信任的人,甚至是崇拜的人。

2澳洲红衣主教George Pell的阴暗历史

红衣大主教George Pell性虐待儿童案前段时间在澳洲闹得沸沸扬扬,他遭到五项指控,并被判有罪。

红衣主教乔治·佩尔被控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强奸了唱诗班的一名男童

并猥亵了另一名,

在泳池抚摸该男童的生殖器。

两名受害者当时均为13岁,就读于著名的St Kevin’s College。

在1996年底的某个礼拜天庄严的弥撒之后,两名男孩不见了,被新任墨尔本大主教Pell抓到了神父的圣衣间里。

Pell最开始狠狠地骂了他们,然后,从他礼服下掏出他的男性生殖器..

一个男孩被强奸,另一个男孩被强迫口交..

这位被无数人视为神祗的主教,

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对那些孩子们来说,

都是一辈子的阴影..

他们不敢相信自己崇拜的主教,

被无数人视为神祗的他,

居然做出这样肮脏下流的事..

去年12月,陪审团认定关于佩尔对这两名男孩犯有五项罪名——一项涉及性侵儿童、四项涉嫌对儿童作出猥亵行为。

但当时,Pell坚称自己无罪并已提出上诉。

但证据已经无可辩驳,澳广(ABC)已经获得了来自投诉人(其中两名男子现今已40多岁)、证人等的8份警方供词:

1、上世纪70年代末,大主教George Pell在Ballarat的公共泳池内触摸儿童生殖器;

2、更衣室内,他经常在儿童面前毫无避讳地赤身裸体;

3、1986年(或者1987年),他在Torquay冲浪俱乐部的一个更衣室内在三名儿童面前赤身裸体。

其实类似猥亵幼童的案件,

实在是数不胜数

而之前的波士顿教会儿童性侵事件

更是震惊了全世界

3波士顿教会神父性侵案,轰动全球

前几年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以真实事件spotlight小组调查波士顿天主教神父性侵儿童案件为蓝本改编;

电影中调查的受害者都已经成年,但是童年的性侵都对他们往后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

有些受害者变得沉默寡言,有一些则变得悲观厌世……

《spotlight》的故事背景是震惊世界的波士顿天主教性侵儿童的丑闻。

而真实的事件是:

John J. Geoghan神父在2003年服刑期间被谋杀,

“spotlight”小组对其进行调查,

发现这位神父在6年神父生涯中性侵过130多名男童;

更意外的是,他的事件并没有得到曝光,她还继续担任神父长达30年。

后续深入调查发现,神父猥亵儿童涉及到整个波士顿天主教系统,甚至全球;

最让人震惊的是,教会为了隐瞒这类案件,将不同教区的神父交换,这等同于让越来越多的儿童受害。

(来源:《spotlight》电影截图)

恋童癖的真面目

我们根本看不出

可能是位高权重的教皇

甚至是身边帅气阳光的小哥

4澳洲帅气游泳教练的背后…

据悉尼先锋晨报3月21日报道,一名悉尼游泳教练被控30多项罪名,涉嫌对8名幼童进行性侵和猥亵。

Kyle Daniels,今年20岁。

在上周三,他被指控性侵和强奸两名6岁和8岁女孩。

而在这一周中,又有6名10岁以下的受害者站出来表示曾经受到了他的侵害!

早在去年8月,Kyle Daniels就曾被指控在游泳教学中曾采用不正当的教学方法,对幼女进行了猥亵。

可当时Mosman游泳中心允许他继续担当临时教练!

目前Daniels被保护性拘留。

而他获准保释,将于5月在曼利当地法院出庭。

他被禁止进入游泳池、海滩、学校和操场,禁止从事16岁以下儿童可能在场的水上运动,禁止花时间或与儿童交流。

5南澳变态性侵罪犯遭审判

据澳洲新闻(news.com.au)报道,55岁的Anthony Sampieri被指控在澳洲南部一家舞蹈中心的厕所持刀对一名7岁女孩性侵

而进一步调查时,侦探指控他在与一名10岁以下女孩发生过两次性关系,严重绑架和利用14岁以下儿童制作虐待儿童材料并故意侵犯她们的身体!

今年年初,他被指控罪名达98项!

其中87项与性骚扰、威胁恐吓有关。

在调查过程中,

越来越多的受害者表示

她们收到了淫秽性电话威胁和骚扰

2018年11月,他还曾掐死一名年轻女孩试图使她屈服,实施性侵犯,并拍摄制作虐待儿童材料!

幼小的女孩们在这名猥琐罪恶的恶魔身下惨叫求救,

而等待她们的却是残暴地殴打,

甚至死亡!

恶魔的手被镣铐锁住,

或许等不到8年10年,

这个恶魔就会挣脱牢笼,

将魔爪再次伸向那些幼小无知的孩童们!

这些孩子原本可以度过一个美好童年,

然而他们的人生在被侵害那一刻便逆转了,

他们的人生从此也改变了。

这些伤害对孩子的创伤是难以估量的,伴随着他们的成长,这些记忆永远地成为一道疤,影响着他们未来人生的每一个决定和行为。

如果保护自己的孩子免受伤害

很多华人家长羞于谈性,认为自己的孩子还未成年,不能接触这些内容。

孩子不懂性,不知性,面对侵害时,怎么可能有能力防范。

性教育,必须从娃娃抓起。

除了基本性教育的知识需要普及以外。

还需要教会孩子对一些潜在的危险进行防范。

培养孩子对父母的信任,有事一定要给父母说,无论是否难以启齿。

但对大人要一定的防范心理。

这些人可能是家庭成员、亲戚朋友、老师教练、儿童保姆以及其他孩子眼中的权威人士。

最后,希望各位爱娃的父母,多把精力花在这些被忽视方面。

尽己所能,给孩子营造一个远离性侵,健康成长的环境。

让孩子拥有一个单纯美好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