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前,澳洲一名叫Daniel Morcombe的13歲小男生

在獨自出門去商店買東西的路上,突然失蹤了。

從那天開始,他的家人以及警方,耗費了數年的精力,尋遍了整個城市,找遍了所有角落,都無法找個這個憑空消失的男孩。

直到5年後,警方在調查一起毒品交易時,意外發現其中一名毒販子的房屋院子里,有着一處凸起的小土堆。

當警方挖開這個土堆

展現在他們面前是一具完整的白骨

後來經過鑒定

正是失蹤了多年的Daniel 

Daniel 的遭遇

無疑是一起悲劇

可正是他的不幸

促成了14年後

澳大利亞一個極具意義法案的誕生——

《Australian sex offender registry》

如果這項法案最終得以通過,那麼澳大利亞的性犯罪數量,至少降低50%!

可兩年過去了

澳洲的兒童性犯罪

真的有所改觀嗎

殘酷的現實

再次提醒我們

這個世界遠比我們想象的

要陰暗和骯髒

據每日郵報:

澳洲潛伏着17,000名被定罪的戀童癖者

而由於警察人力不足

但根本沒有足夠的警察來監控他們

更別說確保我們的孩子安全

警力不足,戀童癖犯罪者無法被有效監控

 

其實許多有前科的兒童性犯罪者

其實就住在學校、託兒所、

公園或游泳池附近…

可能就在你隔壁,或者跟你擦肩而過…

 

在澳洲

超過17000名戀童癖犯罪者

一直潛伏在你身邊

然而,由於警察資源非常有限

只有一小部分最嚴重的罪犯受到監控。

在新南威爾士州的部分地區,每名警察有責任密切關注着多達100名被定罪的兒童性犯罪者。

但其實他們根本沒有能力監控這麼多人,很多都並沒有真正落實下來。

每年都有數十名危險的罪犯逃離監視網絡,讓警察束手無策。

而幾乎有一半被定罪的戀童癖犯罪者在四年內重新犯罪,警方卻承認他們不知道數百名名單中的罪犯平時的生活情況。 

有些人甚至在被釋放後幾個小時就犯下了新的罪行,例如25歲的悉尼戀童癖者Dean Angus Bell。

Dean Angus Bell

隨着越來越多的兒童性犯罪者獲得假釋

還有數千人即將被釋放

不斷有民眾呼籲政府

對這些罪犯公開登記

由於戀童癖犯罪者的監管問題變得日益嚴重,新南威爾士州警察局發出了絕望的請求,要求政府擴充人手以監控該州4,000多名登記的戀童癖犯罪者。

工會主席Tony King表示,每100名案件中通常只有一名警官,而每名警官最多只能處理30名案件。

他說:“兒童保護登記冊是我們關注這些罪犯以防止他們重新犯罪和保護我們孩子的重要方式。”

“現在每天負責這方面任務的警官工作負荷已經達到了極限……我們根本沒有足夠的警察去做這項工作。”

全澳兒童性侵罪犯分布公開,西澳最嚴重

 

根據政府的數據顯示,大約1,100名新南威爾士州的戀童癖犯罪者居住在該州北部,中部海岸和昆士蘭州邊界之間。

在這些地區,沒有任何警察全職監控他們,而這些警察只在他們的日常工作之外“臨時”地進行一些監控。

警方消息人士告訴Daily Mail,戀童癖者利用新南威爾士州的警察資源有限的弱點,將他們的地址從悉尼搬到中央海岸或內陸城鎮等地以逃避監管。

澳洲警方也使用電子監控

這些罪犯通常帶有腳踝追蹤銬

這有助於警察監控他們的行蹤

但這項措施僅限於最嚴重的罪犯

即便這樣,他們仍經常逃脫

南澳有三十人戴着腳踝追蹤銬

其中10人因違反假釋條例再度被關起來 

而在維州有接近100人被再次關押

雖然新州的數據相對較少,但大多數州拒絕透露有關有多少戀童癖犯罪者在他們的登記冊上或他們居住的地方的任何信息。

但是,這些數字有時會在政府新聞稿中公布,不經意泄漏給公眾。

澳大利亞最大的戀童癖熱點是西澳大利亞州,全州人口不足270萬,其登記在冊戀童癖犯罪者人數竟然超過了3,500人

西澳總理Mark McGowan承認該監控系統是“失敗”的,需要進行重大改進才能充分監控危險的戀童癖犯罪者。

去年,一名男子因強姦他的繼子而被判入獄,而出獄後該男子又虐待兩名了男孩,這更加突顯了該州的監控缺口。

同時,全澳的數據顯示
維州和新州都有4,000人,

昆士蘭州約為3,500人。

北領地的登記冊上有379個,

塔斯馬尼亞島上有大約300個

內政部提議戀童癖犯罪者信息公開

內政部長彼得·達頓於1月份提議將州名單合併為半公共國家名冊。

戀童癖者的姓名,出生日期,照片,犯罪以及郵政編碼等信息都將包括在內。

達頓先生說:這樣可以讓父母更好地保護他們的孩子,因為這樣他們可以知道有多少兒童性侵犯者住在他們的社區。

他說,這將對違法者產生強大的威懾作用,並使得父母可以確保不會讓已登記的戀童癖犯罪者有機會接觸他們的孩子。 

西澳大利亞州的登記冊允許公眾搜索居住自己周邊郊區高風險的戀童癖犯罪者。

去年失去州選舉之前,維州的反對黨也提出了類似的計劃。

一位悉尼市長希望在給新州政府的一封信中宣布他的理事會地區為“無戀童癖區”,從而完全消除這個問題。

我們的城市擁有超過52所學校,我希望它成為一個沒有戀童癖的區域。”費爾菲爾德市長Frank Carbone寫道。

戀童癖:就潛伏在我們身邊

 

陽光下總會有陰暗之處

而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

可能永遠比我們想象得要骯髒

像我們開頭提到了Daniel Morcombe

就是無意間受到的傷害

1變態性侵Daniel Morcombe

2003年12月7日,Daniel Morcombe在前往商店的途中,被Brett Peter發現。

而Brett Peter是一名罪行累累的慣犯!

他此前已經在澳洲北領

犯下了兩起嚴重的強姦男童案

其中一名男童因為傷勢過重

最後不幸去世!

可後來他出獄後,就隱姓埋名搬到了昆士蘭州,偽裝成一名良好公民,並在暗中狩獵着下一個目標!

由於他偽裝的很好,鄰居們根本就不覺得他是個壞人,還覺得他平時很善良,喜歡小孩子,是個熱心的人呢!

在他綁架、強姦13歲的Daniel後,他將這個孩子殘忍殺死,並藏屍在自己家中。

Daniel失蹤後,

他父母怎麼也沒有想到是Brett做的,

他還裝模作樣地幫着尋找,

騙過了所有人!

後來他將Daniel埋在了自己家的後院里,直到一次吸毒行為暴露,警方突襲,這起性虐兒童案才真相大白!

聽聞真相的Daniel父母崩潰了……他們萬般無奈——

如果早知道自己的鄰居Brett Peter是個強姦犯,

他們早就搬走了,

而小Daniel肯定也是不會遇害的……

兒童們往往對這類事件

難以有正確的判斷

而且有些傷害是看不到的

是後知後覺的。

根據一些調查的發現,許多戀童的案件是熟人犯罪,戀童者常獲取了兒童的信任,隨後再進行性侵;

比如層出不窮的校園猥褻事件和西方神父性侵兒童的案件。

孩子是無知的,許多判斷思考都非常單純

他們難以意識到這些致命危險

來自他們信任的人,甚至是崇拜的人。

2澳洲紅衣主教George Pell的陰暗歷史

紅衣大主教George Pell性虐待兒童案前段時間在澳洲鬧得沸沸揚揚,他遭到五項指控,並被判有罪。

紅衣主教喬治·佩爾被控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強姦了唱詩班的一名男童

並猥褻了另一名,

在泳池撫摸該男童的生殖器。

兩名受害者當時均為13歲,就讀於著名的St Kevin’s College。

在1996年底的某個禮拜天莊嚴的彌撒之後,兩名男孩不見了,被新任墨爾本大主教Pell抓到了神父的聖衣間里。

Pell最開始狠狠地罵了他們,然後,從他禮服下掏出他的男性生殖器..

一個男孩被強姦,另一個男孩被強迫口交..

這位被無數人視為神祗的主教,

簡直就是豬狗不如!

對那些孩子們來說,

都是一輩子的陰影..

他們不敢相信自己崇拜的主教,

被無數人視為神祗的他,

居然做出這樣骯髒下流的事..

去年12月,陪審團認定關於佩爾對這兩名男孩犯有五項罪名——一項涉及性侵兒童、四項涉嫌對兒童作出猥褻行為。

但當時,Pell堅稱自己無罪並已提出上訴。

但證據已經無可辯駁,澳廣(ABC)已經獲得了來自投訴人(其中兩名男子現今已40多歲)、證人等的8份警方供詞:

1、上世紀70年代末,大主教George Pell在Ballarat的公共泳池內觸摸兒童生殖器;

2、更衣室內,他經常在兒童面前毫無避諱地赤身裸體;

3、1986年(或者1987年),他在Torquay衝浪俱樂部的一個更衣室內在三名兒童面前赤身裸體。

其實類似猥褻幼童的案件,

實在是數不勝數

而之前的波士頓教會兒童性侵事件

更是震驚了全世界

3波士頓教會神父性侵案,轟動全球

前幾年奧斯卡最佳影片《聚焦》,以真實事件spotlight小組調查波士頓天主教神父性侵兒童案件為藍本改編;

電影中調查的受害者都已經成年,但是童年的性侵都對他們往後的生活造成了嚴重影響,

有些受害者變得沉默寡言,有一些則變得悲觀厭世……

《spotlight》的故事背景是震驚世界的波士頓天主教性侵兒童的醜聞。

而真實的事件是:

John J. Geoghan神父在2003年服刑期間被謀殺,

“spotlight”小組對其進行調查,

發現這位神父在6年神父生涯中性侵過130多名男童;

更意外的是,他的事件並沒有得到曝光,她還繼續擔任神父長達30年。

後續深入調查發現,神父猥褻兒童涉及到整個波士頓天主教系統,甚至全球;

最讓人震驚的是,教會為了隱瞞這類案件,將不同教區的神父交換,這等同於讓越來越多的兒童受害。

(來源:《spotlight》電影截圖)

戀童癖的真面目

我們根本看不出

可能是位高權重的教皇

甚至是身邊帥氣陽光的小哥

4澳洲帥氣游泳教練的背後…

據悉尼先鋒晨報3月21日報道,一名悉尼游泳教練被控30多項罪名,涉嫌對8名幼童進行性侵和猥褻。

Kyle Daniels,今年20歲。

在上周三,他被指控性侵和強姦兩名6歲和8歲女孩。

而在這一周中,又有6名10歲以下的受害者站出來表示曾經受到了他的侵害!

早在去年8月,Kyle Daniels就曾被指控在游泳教學中曾採用不正當的教學方法,對幼女進行了猥褻。

可當時Mosman游泳中心允許他繼續擔當臨時教練!

目前Daniels被保護性拘留。

而他獲准保釋,將於5月在曼利當地法院出庭。

他被禁止進入游泳池、海灘、學校和操場,禁止從事16歲以下兒童可能在場的水上運動,禁止花時間或與兒童交流。

5南澳變態性侵罪犯遭審判

據澳洲新聞(news.com.au)報道,55歲的Anthony Sampieri被指控在澳洲南部一家舞蹈中心的廁所持刀對一名7歲女孩性侵

而進一步調查時,偵探指控他在與一名10歲以下女孩發生過兩次性關係,嚴重綁架和利用14歲以下兒童製作虐待兒童材料並故意侵犯她們的身體!

今年年初,他被指控罪名達98項!

其中87項與性騷擾、威脅恐嚇有關。

在調查過程中,

越來越多的受害者表示

她們收到了淫穢性電話威脅和騷擾

2018年11月,他還曾掐死一名年輕女孩試圖使她屈服,實施性侵犯,並拍攝製作虐待兒童材料!

幼小的女孩們在這名猥瑣罪惡的惡魔身下慘叫求救,

而等待她們的卻是殘暴地毆打,

甚至死亡!

惡魔的手被鐐銬鎖住,

或許等不到8年10年,

這個惡魔就會掙脫牢籠,

將魔爪再次伸向那些幼小無知的孩童們!

這些孩子原本可以度過一個美好童年,

然而他們的人生在被侵害那一刻便逆轉了,

他們的人生從此也改變了。

這些傷害對孩子的創傷是難以估量的,伴隨着他們的成長,這些記憶永遠地成為一道疤,影響着他們未來人生的每一個決定和行為。

如果保護自己的孩子免受傷害

很多華人家長羞於談性,認為自己的孩子還未成年,不能接觸這些內容。

孩子不懂性,不知性,面對侵害時,怎麼可能有能力防範。

性教育,必須從娃娃抓起。

除了基本性教育的知識需要普及以外。

還需要教會孩子對一些潛在的危險進行防範。

培養孩子對父母的信任,有事一定要給父母說,無論是否難以啟齒。

但對大人要一定的防範心理。

這些人可能是家庭成員、親戚朋友、老師教練、兒童保姆以及其他孩子眼中的權威人士。

最後,希望各位愛娃的父母,多把精力花在這些被忽視方面。

盡己所能,給孩子營造一個遠離性侵,健康成長的環境。

讓孩子擁有一個單純美好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