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莫里森政府已将账目从赤字转为盈余,这是12年来首次出现预算盈余,原因是铁矿石价格飙升和税收政策更为健康。

财相弗莱登伯预计的预算盈余数字为71亿元,大大超过了上次预算预测的22亿元。

弗莱登伯昨晚在其首次预算演讲中向议会表示:“12年来,我们的国家能够再次自食其力。”

“我们取得了真正的进展,但我们知道这项工作尚未完成。澳大利亚比六年前我们执政时更强大。”

这一出人意料的乐观前景,是在商业环境更为健康的背景下出现的,更多企业实现盈利,缴纳更多税款,铁矿石价格飙升推高了矿区使用费。自弗莱登伯去年12月发表其主要经济声明以来,铁矿石价格已从每吨51元飙升至81元。

弗莱登伯表示,连续28年的经济增长、越来越多的人找到工作、越来越少的人领取救济金,都有助于支撑这一结果。

政府从公司和资源租金税收中额外获得90亿元,达到1019亿元,而更多的澳大利亚人就业意味着工人缴纳的税收增加112亿元。

预计下个财政年度的盈余将攀升至110亿元,2021- 2020年将达到178亿元。

弗莱登伯说:“这比我们六年前接手的赤字减少了550亿元。”

弗莱登伯表示,尽管未来四年这将带来450亿元的现金盈余,但澳大利亚经济将面临全球增长放缓、国内干旱和房价下跌的压力。“我们每个人都希望看到工资增长更快。”

他表示,在不提高税收的情况下,我们实现了盈利,税收占GDP的比例在2029年至2030年期间保持在23.9%以下。

澳大利亚经济预计将在2019年至2020年增长2.75%,并将从政府的1000亿元基础设施支出中得到提振。

2019- 2020年的总收入为5138亿元,增长3.6%。今年的贸易顺差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4%。

弗莱登伯已经向债务问题宣战,他表示,单是今年账单上的利息成本,就可以在一年的时间里每天建造一所以上的新学校。

有了盈余的预算,财政部长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偿还国家债务,国家债务在本财政年度达到了3730亿元的顶峰。他说,上个财政年度的总债务利息高达180亿元。

这笔钱本可以在每个州和地区建造500所学校或一座世界级的医院。我们正在削减债务和利息账单,”弗莱登伯表示。

他的目标是到2030年消灭政府借款中的赤字。

“我们努力实现到2030年或更早消除联邦净债务的目标。这很重要,因为在过去一年里,国家债务的利息总额为180亿元。”

财相表示,在利率处于创纪录低位之际,如果利率再高一些,账单的金额本来会更大。

自2013年9月阿博特当选澳大利亚总理以来,澳大利亚净债务几乎翻了一番,债务利息从108.4亿元攀升至2018- 2019年的140亿元。

净负债是政府在计入未来基金等资产后的借款金额。

净债务虽然比预期稳步下降,但仍然很大,在2019- 2020年为3610亿元,到2022-23年降至326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