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强人、跨国公司总裁、成功人士…

这些都是年仅29岁的Ashleigh Howe在旁人眼里的标签

然而,

在这些浮华的假象背后…

她专挑华人留学生下手,

骗了一大笔钱就逃之夭夭!

上百名华人留学生,纷纷中招!

Howe经营着一家为国际留学生提供住宿的中介公司,并且号称在中国已经拥有三家拓展的分公司。

公司规模不断壮大,

影响力更不用说了…

与那些驰骋在商场的精英一样,Howe一直都是身边人羡慕的对象,甚至身边的人们会以她为豪。

然而再华美的演技都掩盖不了Howe内心,对于利益的贪婪的丑恶嘴脸…

今天这个坑骗国际学生的女骗子登上了外媒头条!

“华人留学生都是土豪!”澳洲女骗子专坑留学生,上百人悲剧了!

在澳洲本地人的眼中,澳洲华人举手投足间,就透露着四个字:壕无人性!!

甚至有的华人学生刚一落地,

就买入了一辆50万澳元的豪车,

又狂掷60万来买家具…

有时候,

只要短短一天,

就能花出去一个普通澳洲家庭,

一整年的收入…

近几年,越来越多中国富翁的孩子们,来到这个国家读书,获取商业经验,享受生活…

之前,一个澳洲华人小哥在抖音上甩出“炫富”视频

直接把所有人吓傻眼了!

短短十五秒视频,奢侈品睡裤,一线华人区小区全景,名牌手表,潮牌衣服,豪车钥匙,整整一柜子潮牌鞋子,停车场的兰博基尼,尽收眼底…

但是其实,

这样生活奢华的留学生,

在澳洲,

真的只是冰山一角…

华人留学生们

如此奢侈高调的生活,

自然引起了Howe的注意…

“呵呵,

那就专门冲你们下手把!”

她利用为留学生提供住宿为名,先后哄骗多名中国留学生的押金等其他费用。

因为深谙中国家长对于孩子教育的重视,更是将手伸向了热衷于孩子教育的中国富人,她的公司甚至开辟了针对中国富人的高达1.25万美元的夏季艺术夏令营项目。

而现在Howe在中国进行的宣传视频还挂在网站上。

继续蒙骗那些,

一无所知的家长们!

她实在是太了解华人家长的心理了

只要为了子女的教育,

花钱从来没有上限!

根据《先驱报》的调查结果表示目前为止已经有100多名中国留学生声讨Howe的欺骗行为。

但是法律人士表示

这钱可能都打了水漂了!!

这些骗款,

根本就要不回来!!

 

“私人订制,尽享奢华!”在UNSW周边招摇撞骗,留学生都坑惨!

Howe是在2015年成立了自己的学生礼宾公司,为悉尼东部的国际学生提供住宿,

主要业务是在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of NSW)周边开展

UNSW的小伙伴们,

很多都被坑过…

之后,它则以“全球教育咨询”的名义提供类似的服务。

打着“澳洲梦”的幌子,

做着坑蒙拐骗的勾当!

在《先驱报》,看到Howe用糖衣包装的宣传开出诱人的的条件:

我们会根据每个学生的想法安排个性化定制,安排清洁,并且说他们会用公司专配的宝马X5从悉尼机场被接到他们在悉尼的新家

高端大气上档次,

私人订制,尽显奢华,

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顾客…

谁能想到,

这居然是个可怕的陷阱!

该公司声称“每年照顾2000多名学生”,有很丰富的经验和口碑。

然而所谓的定制化服务都只是她为了赚黑心钱美化的说辞。

16年,就有20余名中国留学生找到媒体,称与一家名为Student Concierge的租房中介产生纠纷,并建立了一个名叫“Ashleigh Howe维权群”的微信群。

到如今关于这个事件的维权群已经有两个,人数都已经到达上百人。涵盖了中国、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的国际学生。有些人甚至到回国还没有解决和Howe的问题。

一百多名在澳的国际学生向媒体提供了几十份资料,包含签约合同、收据、聊天记录、自述等,来证明Howe的坑骗行为。

推广


百余新南学生上当受骗!签订霸王条款,实在是无耻至极!

东区租户服务协调员海莉·斯通(HayleyStone)亲眼目睹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根据调查显示,在截至2018年底的四年多时间里,新南威尔士大学约有100名学生向学生礼宾部和全球教育咨询中心(StudentConcierge and Global Education Advisory)寻求住宿,他们发现自己受到了高昂学费和非常激进关于资金扣押的策略。她说,他们还面临着难以讨回债押金和额外的服务费用问题。

斯通表示,她所在的组织处理了84起与豪伊商学院有关的案件,并指出学生们需要在新南威尔士州法律涵盖的标准协议基础上再签署一份附加协议。

这份附加协议迫使学生支付一系列其他费用,这些费用根本不包含在标准的入住协议或住宅租赁协议中,一些条款甚至可以称之为霸王条款。

她说:

“很多被收取的费用实际上都是非常不合法的。”“比如,租赁结束后的清洁服务费用、注册费、断电费等等。”

 

并且记者也从4家悉尼的法律援助中心处了解到,在2018年,各大中心也都收到了大量对这家租房中介发起的投诉,共计近100起。

统计的数字大致为:新南威尔士大学学生会组织ARC收到约50起投诉,悉尼东区租客服务中心(Eastern Area Tenancy Service)收到约20起投诉,新南法学院附属Kingsford Legal Centre约有12 起,以及Redfern Legal Centre约有15起。

其中,大多投诉也是来自UNSW的中国留学生。

面对铺天盖地的投诉,Howe只是将一切推给律师,

通过律师信,她的中介极力否认了来自租客学生们关于“清洁费”、“租客性质”、“押金”3大指控。

不得不说,真是无耻!

“我怕被遣返!”留学生被狂坑,却选择忍气吞声,原因居然是…

2017年,21岁的马来西亚国际学生张建贤(JienTeo)住在环球教育咨询公司(GlobalEducation Advisory)为他安排的金斯福德地址。

在此期间,Howe曾试图让他提前几周支付两个季度租金,即12644澳元。

但由于“中国的货币管制”,最终,张建贤只是提前一周支付6322澳元。

为什么留学生被黑中介坑,却表现得毫无还手之力呢?

张建贤表示:

“我在这里没有家人,所以你会有这种恐惧……尤其是因为不是所有的国际学生都有钱,所以你会有被驱逐的恐惧。”

刚踏上这片土地,

人生地不熟,

生怕一个不小心,

有理也说不清,

到时候落下一个遣返回国的下场!

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他和Howe通过短信进行了几个月的简短交流,最终搬了出去,而且竟然同意支付她要求无理的腾空费。

对许多学生来说,在他们决定离开Howe提供的住所以后,如何能拿回自己的押金是最大的难题。

新加坡学生JasonPoh也表示自己跟室友在试图要回押金时,遇到了极大的困难。Poh说,直到他的室友请了律师,额外的费用才被取消,他们才得可以取回他们的押金。

而现居香港的国内学生何立文(KelvinHo),在被开了一张440澳元的“退房费”发票后,也很难取回押金。

何立文回忆,当时Howe的表现就十分可疑,在和他商讨押金问题时,她总是闪烁其词,反应迟钝,直到他再三要求她归还押金,她才答应。

“我认为她所做的事情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这些学生的英语不够好,他们不知道该去哪里,”

当他们遇到问题时

甚至不知道,

如何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Howe深知这些从国外过来异国的留学生在语言上和生活上的苦难与无助,利用这一点,她不断收取着不合理的服务费和押金。

甚至无端被扣清洁费的情况也屡出不绝。在2018年7月份,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本科生小菁的家人,在同一天内收到4笔165澳元的信用卡扣款,合计660澳元。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

遭遇“被清洁”扣费之后,很多学生表示生气之余更多的是困惑,于是纷纷通过短信、邮件或面对面等方式找中介讨个说法。

而Howe的公司给出的理由,也不尽相同。

“根据第二学期的合同,所有Gardeners Rd的房间都要接受客房服务。”

“许多房间在期末退房时房间状况差,因此房东提供了每周客房服务,为了保持房间的高标准。”

对此事件,新南威尔士大学校官方回应学校已经注意到此事,并发布了邮件警告国际学生。

女骗子人间蒸发!可能已经逃往中国,行骗更多人…

Howe还在当地法院的诉讼中被判了一系列的违约,其中包括一项超过10万美元的判决。一些企业表示,她曾承诺付款,但从未兑现。在中国和澳大利亚为她工作过的人也声称Howe一直都在侵犯他们的权利。

遇到麻烦的不只是向Howe租房的留学生。她的供应商在获得报酬和联系的她方面也是遇到了困难。

其实早在2016年,包括高端写字楼业主、律师和一名平面设计师在内的当地企业就已经发现情况不对,追着向Howe要钱。一家簿记公司迫使她的企业进行清算,使她的企业不得不发行债券。2017年10月,清算人在最高法院对Howe提起诉讼,指控其不合理的董事关联交易、资不抵债和非商业性交易。去年9月,Howe被要求在21天内偿还68.9万美元。

Howe的簿记员说他们接到了很多人打来的电话,都是追着她清算的人,虽然她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但还是有几个人到办公室来找她。”

而清算人表示,根据调查Howe的公司一直是资不抵债的状况。

而至今她都没有向她的清算人完结付款。

他们一直未能通知她,因为他们认为她一直在中国。根据Howe透露的信息表示,她的艺术学校业务LookLearn Do已于2018年开始运营,目标客户是中国富人,以及包括豪华旅游和葡萄酒业务在内的其他业务。

清算人对Howe的进一步调查一直受阻,因为他们不知道她现在在何处,人间蒸发。

而对于各方面压力,Howe更是使出了老赖三连,她就是拒不出庭,不认错。不过一些学生表明,因为Howe想要让她们撤诉,所以他们也收到了部分退款。

(韩国学生提供的中介退款转账记录)

(小菁提供的邮件内容)

>>>>

这是针对中国人的吗?

Veritas Advisory的清算人史蒂夫•奈德诺夫(SteveNaidenov)对国际学生寻求住宿的情况并不感到意外。

“这不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与这个行业有关的问题,”他说。“这是一项有利可图并且存有漏洞的业务,众所周知,很多中介利用一些漏洞来坑国际学生的钱。”

仍在澳大利亚学习的张建贤(JienTeo)想把这次事件造成的愤怒抛在脑后,但他很好奇,是不是只是针对中国留学生呢?

“我的生活非常有趣,就像一座房子,但你会有独立的单元和邻居。我看到澳大利亚人也住在那里,我想知道他们是否得到了同样的待遇。

“我从来没有真正问过他们,因为这是私事,你不会到处去问别人。”

直到有一天他的新邻居从新加坡搬来,他才决定向一些人提起Howe的行为。

“我只是警告他,他告诉我Howe对他的行为简直如出一辙”他说。

>>>>

留学生应当警惕非法中介

这次事件暴露了澳大利亚教育部门的一些边缘化的可疑做法,并威胁到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行业的声誉。

据澳洲教育部17年的数据,超过50万国际学生在澳留学,带动210亿澳元的经济,成为澳洲第三大经济支柱。

作为第一生源国,中国留学生数量逼近15万人。

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认为,本次租房风波暴露出一个现象,那就是“某些商家利用海外留学生对于中澳两国之间的法律和日常行业规范不熟悉,来对这一批人群设置圈套。”

“(该事件)是在这几年中我们看到比较严重的,涉及的人数之多,用的方法和文件,是经过精心策划和构思的。”

“我个人认为,中国留学生要团结起来,并且希望中国政府出面,为海外留学生群体提供保护。”

印象结语

而这样的事件最终告诉各位留学生,

在异国他乡还是要小心防范,

遇到侵犯权益的事情,

不要因为怕麻烦

或者对环境的不熟悉

就此罢手。

也希望中澳能出台相关的政策,

来保护留学生这个相对弱势的群体,

而不是让留学生,

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