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万患有慢性疼痛的澳人沉迷于阿片类药物,因为他们要等待长达四年才能获得专科医疗服务——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到惊人的1400亿元。

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发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慢性疼痛每天导致三人死亡,导致抑郁和失业,使福利金支出增加了3.6亿元。

德勤(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为澳洲疼痛协会(Pain Australia)撰写的报告显示,超过320万澳人因头痛、背痛、关节炎和其他慢性疼痛而无法正常生活。 

“与处方阿片类药物相关的死亡率上升仅仅是我国无法很好地应对慢性疼痛的一个指标。”墨尔本卫生厅疼痛服务负责人兼Painaustralia主任霍格副教授(Malcolm Hogg)说。

2017-18年度,处方阿片类药物滥用造成823人死亡,3011人住院,使卫生系统损失1340万元。

报告发现,另有10,756名澳人使用药物来治疗阿片类药物的滥用,耗资6000万元。

在疼痛造成的巨大社会和经济成本背后是糟糕的医疗。

全澳只有316名疼痛专家,但却要治疗数百万患有疼痛问题的人,每100名患有慢性疼痛的人中只有1个能够获得他们所需的多学科护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澳洲疼痛协会希望能够获得通常由公立医院经营的专科疼痛诊所的服务,但每年的开销会增加一倍,达到7000万元。

但该报告显示,通过让人们摆脱补贴药品和福利并恢复工作,这项措施实际上可以节省四倍以上的费用

一个专家领导的国家全科医生培训计划耗资4500万元,用于培训全科医生如何更好地控制慢性疼痛。

转为服用医生开具的非典型阿片类药物而不是常规阿片类药物,每年可挽救多达249人的生命,光是服药过量方面可节省的成本就达到2.08亿元。

分析显示,仅去年一年,患有慢性疼痛的人就花费了27亿元用于药物、理疗和其他健康成本来控制疼痛。

卫生系统进一步花费了122亿元用于医院就诊、补贴药品和Medicare退税。另外还有127亿元用于护理、辅助轮椅和家庭改装。

平均而言,与没有慢性疼痛的人相比,患有慢性疼痛的澳人每年多缺勤8.6天,导致2018年经济损失32亿元。

患有慢性疼痛的人比没有疼痛的人的就业率低30%,这使他们付出了代价,而且每个生活在慢性疼痛中的工龄澳人都会导致经济损失$16,338,总额达到361.8亿元。

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也大幅下降,导致经济损失高达661亿元,有将近145万患有慢性疼痛的澳人也患有抑郁症和焦虑症。

“如果不快速实施真正的改革,我们的研究表明,到2050年,慢性疼痛的成本将从目前的1393亿元攀升至2150亿元,给患者的财务状况和已经陷入困境的卫生系统带来更大的压力。”澳洲疼痛协会首席执行官贝内特(Carol Bennett)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