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和临时签证持有人数量飙升将使今年的海外移民水平达到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这引发了人们对莫里森政府通过削减3万永久移民配额来缓解城市拥堵的计划的疑虑。

2019年,超过27万名移民将抵达澳大利亚,超过去年的25.9万。这个数字比去年预算案的预测高出4万,相当于爆棚15%。

联盟党在3月份发布了期待已久的人口计划,该计划承诺减少永久性移民,以便在联邦大选钱平息选民对城市拥堵的担忧。

虽然政府试图吸引更多移民到乡镇地区和较小的州,但周二晚上的预算案显示,大部分新移民很有可能还是会去墨尔本和悉尼。维州人口预计在未来三年内增长7.3%,新州料将增长5.4%,昆州预计增长5.1%。

预计西澳和南澳只会增长2.3%至2.6%。

财相弗莱登柏(Josh Frydenberg)表示,移民刺激了经济活动,但历史最高水平的移民给卫生服务、教育服务和公共交通带来了真正的压力。

“我们的人口增长速度比原先预测的要快得多,而且我认为,可以说政府未能妥善规划这一人口变化。”他在周三的预算后发言中表示,“但这一点现在正在改变。”

弗莱登柏自己的预算数据显示,政府的人口计划不会减少入境移民人数,实际上还会使之增加,要到2022年之前才会略微减少到26.4万,但仍比目前高出5000,主要原因是许多大学留学生和临时签证持有人入境。

商界领袖警告说,将每年的永久性移民从19万减少到16万的政策将加剧技能短缺,在经济疲软时期阻碍高技术移民来澳定居。

澳大利亚商会(Australian Chamber of Commerce)首席执行官皮尔森(James Pearson)说:“它忽略了技术移民带来经济利益的证据,并假设澳大利亚的需求将保持不变。”

“支付退休人员医疗保健和老年金的成本随着人口老龄化而不断增加,而年轻技术移民为筹集这些成本作出了贡献。”

经济学家表示,澳大利亚经济预测的一半都由人口增长推动,如果没有高移民水平来推动家庭消费和税收收入,预算的前景将十分可疑。

“这就像一场骗人的打赌游戏,他们不断试图分散你对正在做的事情的注意力。”工业退休金(Industry Super)首席经济学家安东尼(Stephen Anthony)说。他是前财政部官员。

更广泛的预测显示,如果从国内生产总值(GDP)和其他关键指标中减去1.7%的全国人口增长率,澳大利亚已经远远低于在《2015年代际报告》中的30年生产率目标。

“我们已经低于这个目标七八年了,”安东尼说,“这对未来的人均生活水平有着巨大的影响。”

影子财相鲍文说,新预算呈现出各种“恐吓宣传的矛盾”。

“政府说了很多关于移民的事,他们说他们会对移民设置上限,结果预算案中的净海外移民人数还上升了。”他说,“他们的政策向来不太一致,前后矛盾。”

工党表示,如果它在5月赢得大选,它将保持每年16万的永久移民上限。

该措施在周二的经济声明中被评估为不会对预算造成影响。但此前财政部的简报称,每年的永久移民人数减少3万,将导致预算每年损失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