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们认为,因疲软的工资增长和不断下跌的房价对经济增长带来了负面影响,澳储行下月将下调经济增长预期。他们称,随着笼罩在经济上空的乌云越来越暗,未来几个月不降息的可能性正在减少。
早4月1日的月度会议上,澳储行将现金利率维持在1.5%的历史低点。但有一个重大进展,澳储行行长Philip Lowe在宣布这一声明时,更改了结束语,他表示,澳储行将密切关注经济的发展。
这是自两年多前Lowe先生成为行长以来首次在月度声明中更改结束语。

Westpac(西太银行)经济学家Bill Evans表示,这一变化虽然微妙,但却引人注目。
Evans先生说:“这似乎是一个明确的信号,目前的利率政策比自Lowe先生上任的时候要‘活跃’得多。”
在Lowe先生上任的32个月来,现金利率一直维持在1.5%。
摩根大通(JP Morgan)经济学家Sally Auld表示,Lowe博士的声明是这段时间最值得注意的变化之一,在其他声明中,他此前曾强调澳储行对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测是3%,但4月1日,他没有提及这一预测。

她表示,总体而言,这些调整表明,澳储行朝着发出正式的宽松货币政策的方向迈出了虽小但意义重大的一步,这意味着降息的可能性更大了。
Auld女士表示,Lowe博士的声明正式指出,澳人消费支出受到收入增长疲软和住房市场调整的拖累。
Evans先生表示,在关于货币政策的下一份季度报告中,澳储行可能会下调其经济增长的预测。目前,澳储行预计今明两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分别增长3%和2.75%。

Evans先生表示,澳储行很可能将以上两个预测各下调0.25个百分点。
CommSec的经济学家Craig James说:“澳储行目前仍处于观望状态,但其前瞻性指引似乎正朝着明确的宽松政策倾斜。澳储行只有在想发出一些信号时才会改变声明的措辞。”
分析师普遍预计,4月1日,澳储行会维持现金利率不变,因为该行还在等待预算细节,因为大选前的大笔支出可能刺激经济。但近几个月来,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下调了今年的经济预期,原因是通胀低于正常水平、房价疲软以及工资增长乏力。
在4月1日澳储行宣布这一决定后,澳元曾短暂上涨,但随后大幅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