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很多來澳生活學習的小夥伴們,都會給自己起一個英文名。

因為每次上課老師們看着點名冊一臉茫然的時候,

每次點咖啡收銀員要反覆問好幾次「對不起,您叫什麼」的時候,

每次外國朋友們怎麼也記不住我們名字的時候,

那種無奈又無力的感覺,有時會很讓人挫敗。

所以,為了大家都方便,便給自己起了個「白人」的名字,發現,生活瞬間簡單了很多。

可是大家有想過嗎?

自己的中文名帶來的,不僅僅是「不方便」,還有可能讓你在就業市場上處於弱勢地位。

近期,澳大利亞做了一份對簡歷歧視問題的研究。

研究表明:用中文名字、中東地區名字和原住民名字求職的人,在就業市場里處於明顯的不利地位。

2011年開始,澳國立大學經濟學院的研究人員們陸續發送出了4000份教育背景、工作經歷完全一樣的簡歷。

這些簡歷唯一的區別就是申請人的姓名

研究人員們將這些內容完全相同,只有名字不一樣的簡歷投遞出去,應徵服務員、數據錄入員、客服和銷售等崗位。

中文名字遞交申請的人里,只有五分之一獲得了面試資格。

悉尼的僱主普遍比墨爾本布里斯班的僱主更有地域歧視傾向。

墨爾本僱主更傾向錄用擁有意大利裔名字的僱員。

項目的研究人員Andrew Leigh博士表示,在澳洲,歧視不同種族的勞動力的問題仍然很常見。

他希望通過這次試驗,讓大家正視這個問題,從而幫助解決不平等和種族歧視的問題。

而對於澳大利亞來說,種族歧視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社會問題,還拖累了經濟

Leigh博士表示,正面分析和面對這個問題,有助於政府制定政策,維持社會平等和和諧。

2017年,悉尼大學一項類似的研究也發現,澳大利亞勞動力市場對用中文名字的求職者存在嚴重的歧視。

調查顯示:同一份簡歷,將中文名改成英文名後,得到面試邀約的幾率增加了一倍

研究人員表示:「擁有『白人化』名字的申請人,有12%得到了面試邀約。而相等資歷下,擁有『中國名字』的申請人,卻只有4.3%的人獲得面試機會。這樣的種族差異十分明顯。」

就連著名影星汪可盈(神盾局特工女主角)也在一次採訪中無奈地表示,她為她的中國血統感到自豪,可是Wang這個姓在好萊塢給她帶來了太多不利

她說,自從她將自己的姓氏改為母親娘家姓Bennet之後,面鏡機會大漲,得到的邀約也越來越多。

前兩天,News君還說到澳洲嚴重的種族歧視問題。如今,連調查研究也表明,中國人在澳洲,連名字都會被歧視。

在澳洲的各位,你們被迫改名字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