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Finn出生的那天起,他就突然爆发了皮肤病,脸颊上、手臂和腿部的皱褶上都因湿疹留下了干燥的红斑。

“他一出生就哭个不停,”他的妈妈Tara Rich说。

Finn(图片来源:《时代报》)

一位医生诊断Finn对尘螨过敏,并告诉Rich女士清理他的卧室,收起他所有的毛绒玩具。但他的湿疹还是恶化了。

Finn后来被误诊为反流、乳糖不耐受,还有一次被诊为蜘蛛咬伤。

Finn 6个月大的时候,Rich女士在护士的建议下给他食用Weet-Bix(一种高纤维、低糖的早餐谷物饼干)。

Finn和他的妈妈Tara Rich(图片来源:《时代报》)

几分钟后,他的身体变得“松软”,嘴唇、眼睛和脸部肿胀,开始大量呕吐。

就在Finn一岁生日前夕,一项皮肤点刺测试揭示了答案:Finn对小麦、牛奶和鸡蛋过敏。

这对他的家人来说是一个打击,他们住在远离儿科医生300公里远的维州西北小镇Goroke的一个种植小麦和饲养绵羊的农场里。

“我们家没有过敏史,” Rich说。“所以他的诊断结果让我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让我们很快就开始担心如何保护和治疗Finn。”

维州卫生部首次整理的数据显示,自2018年11月1日以来,已有1028名维州人因过敏而被送入医院急诊室,这一数据令人震惊。

平均每周有50例过敏病例。

数据显示,超过60%的病例与食品有关。

超过12%是对药物的过敏反应,而近13%是由昆虫毒液引起的。

数据显示,Wyndham和Kingston 市议会地区以及Mornington Peninsula的大量居民出现了过敏反应。

然而,专家提醒道,过敏和一个人住在哪里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当局对这一新数据进行响应,当局已向地方议会发出一宗食物召回及33宗通知,以检查食品经营场所(包括餐馆和咖啡馆)对食物过敏原管理的实践。

急性过敏反应病例

2018年11月1日至2019年3月4日各地区因过敏紧急入院总人数。

(图片来源:《时代报》)

13岁的Louis Tate去世后,整个维州范围内的通知系统开始运行。

Louis对牛奶、坚果和鸡蛋严重过敏,2015年,他在Frankston Hospital吃完早餐后去世,当时他因哮喘发作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Louis Tate因过敏去世(图片来源:《时代报》)

副教授Richard Loh希望这个系统能在澳大利亚的每个州推广,作为国家过敏战略的一部分。

这位著名的过敏专家认为,多年来的误导建议,包括告诉父母不要给孩子吃花生和鸡蛋,是导致食物过敏激增的部分原因。

Loh教授说:“我们现在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在婴儿出生后的第一年里,于饮食中加入花生和鸡蛋等食物可以降低食物过敏的风险。”

导致儿童过敏病例增加的其他理论包括儿童维生素D缺乏症以及接触可能干扰消化的药物,如抗酸剂。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过敏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大约十分之一的新生儿被诊断出食物过敏。

Loh教授说,为Finn(现在4岁了)做诊断被他们搞得很复杂,这是因为农村或偏远地区严重缺乏过敏专家。

Raymond Mullins博士在2016年对过敏性死亡率进行了最全面的研究,发现1997年至2013年间有324例过敏性死亡。

死亡人数每年大约增加7%。

但专家估计,全国因过敏反应入院的急诊人数增加了三倍以上。

他们认为,由于没有每年记录病例或死亡的国家数据库,很难衡量这些过敏案例对卫生系统的影响。

澳大利亚过敏症和过敏反应首席执行官Maria说,她正在力争让联邦政府投资2000万澳元用于全国的病例及死亡登记。

她还希望能有一个针对过敏性疾病的全国共享医疗模式,为所有患有慢性过敏性疾病的澳大利亚人澳洲人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该模式还将为食物过敏管理和青少年教育项目提供一致的指导方针,因为青少年是具有最高致命过敏风险的群体。

她说:“我们是世界过敏之都,但没有人帮助我们获取重要信息,有了这些信息,我们就可以开发资源、制订预防策略、为人们提供信息和支持。”

Finn现在戴着过敏腕带,他的妈妈随身携带着EpiPen(肾上腺素自动注射器)。

上个月,他通过了鸡蛋和牛奶的耐受性测试,这给他的家人带来了一丝希望,他可能不用永远受到过敏的限制。

记者联系了联邦政府,请其置评。